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47章 喜怒哀乐挂在脸上的人

第547章 喜怒哀乐挂在脸上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们怎么来了?”心禾这才将注意力回到了小北和小柴火的身上。

    小北兴冲冲的道:“我今日下学了,就去了一趟青禾小铺,找大哥了。”

    心禾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去给大哥添乱了?”

    “才没有!我只不过是去看看大哥,而且我这次没看到嫂子,大哥说嫂子又怀上了!”

    心禾一愣:“又怀上了?怎么我都不知道这事儿。”

    “是昨儿刚刚得的消息,大哥本来想今儿来告知姐姐的,但是铺子里的生意忙,还得早点赶回去照顾嫂子,正好去了铺子上,就让我来说了。”小北喜滋滋的道。

    心禾不由的笑了:“大哥也是好福气。”

    小北摸了摸心禾的肚子:“姐姐的福气也很多啊。”

    随即还对着季心禾的大肚子小心翼翼的道:“你好,我是你的小舅舅,我叫小北,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书兰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北还拉着小柴火道:“你也赶紧和阿乖打招呼呀,先生之前好像说,这胎儿现在就能听到咱们说话了。”

    小柴火面容的神色有些僵硬,酝酿了好久才勉强开口:“我,我是李南,我以后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心禾笑道:“行了行了,你可别把小柴火给带坏了。”

    小北很是不服气的道:“我才没有呢!”

    “嫂子怀了身孕,我也该去看看她,等晚上你姐夫回来了我再跟他商量一下好了。”

    小北连忙道:“大哥特意嘱咐我了,说姐姐现在怀着身子,可千万被随便走动,万一伤了身子可怎么好?还说过几日会带着小翠一起来看望姐姐的,姐姐现在大着肚子,别出门了。”

    心禾正要说什么,便见小玉从外面进来,沉声道:“夫人,那边来信了。”

    心禾眸光一闪,摸了摸小北的头:“乖,你先去玩,姐姐要忙事儿了。”

    小北爽快的应下,便飞快的跑出去了:“那我去找狗蛋玩了!”

    小柴火没走,季心禾也没让他走,现在他时常会帮着季心禾办事,有些事季心禾也不必避着他。

    心禾打开了那信封,首先入目的便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书兰看到那一道血痕都吓了一跳,连忙将那信封从心禾的手上夺过去:“夫人别看这个!不吉利!”

    心禾淡声道:“我都看到了,拿来吧。”

    书兰只好又将信封给送上去,气恼的道:“这宋雅兰在搞什么鬼?送信就送信,还在信纸上留血痕,是想吓唬谁?”

    心禾看了一眼那信纸上的内容,便冷笑一声:“自然是想吓唬她的情郎。”

    小玉沉声道:“夫人的意思是,她这次以死相逼?”

    心禾随手将信递给了她:“宋雅兰说,她一心想要见情郎,可谁知情郎却不见她,她这几日在寺庙住的郁郁寡欢,心情复杂,现在一心求死,说明日晚间若是不见情郎,便自杀。”

    小玉道:“她自然不会真的自杀的。”

    “当然不会,宋雅兰怎么舍得死?看来艺灵已经开始替她出主意了。”心禾冷笑一声。

    “那夫人觉得应该如何?”小玉道。

    “自然是要去了,人家都以死相逼了,咱们好歹得顾忌一条命啊。”心禾话虽这么说着,唇角却挂起了轻嘲的笑意。

    什么以死相逼?这封信其实说白了和警告有什么区别?

    宋雅兰在告诉她,或者说艺灵在告诉她,一旦宋雅兰死在了寺庙里,宋家必然彻查,而目前和宋雅兰有往来私交的,也就只有“穆老爷”,倒是宋家必然不会放过她。

    “穆老爷”此时收到了这样一封信,哪里还敢躲着不见?必然是要如愿赴约的。

    因为宋雅兰死了,那就会留下一个大麻烦。

    任凭哪个男人,此时收到了这样一封信,都会又惊又怕,义不容辞的立即赶去。

    “喏,你来写一句话,就说,我明日一定赴约,让她不要做傻事。”心禾对着小柴火道。

    小柴火点点头,低头便开始写。

    这次的信只有三言两语,小柴火倒是写的很快。

    心禾拿着那信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问题,便让书兰收好送出去了。

    “好了,没什么事儿了,你也去玩儿去吧。”心禾看着小柴火道。

    小柴火却有些犹豫的道:“你明日真的要去?”

    “信都送出去了,自然是要去的。”心禾笑道。

    “但是这极有可能是艺灵安排的阴谋,不是宋雅兰的一时头脑发热,这背后肯定有宋雅兰在操控着。”小柴火道。

    心禾摸了摸他的脑袋:“放心吧,我没这么傻。”

    小柴火还是担心,便道:“让我跟着你去吧。”

    心禾想了想,笑道:“随你。”

    小柴火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眉眼里都染上了几分欢喜:“好!”

    看着小柴火轻松出门的身影,心禾忍不住笑道:“素日里总觉得这孩子心思沉,可仔细想想却也觉得他心思并没有多沉,毕竟他的喜怒哀乐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一个会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的人,心思再沉,也沉不到哪儿去。

    书兰道:“夫人,信已经送出去了。”

    “嗯。”

    心禾拨弄着茶杯的盖子,沉思了片刻,才道:“你觉得这次艺灵会是打的什么算盘?”

    书兰歪着头想了想:“奴婢也想不出来,艺灵千方百计的帮着宋雅兰见情郎,可见了又如何呢?最终的目的不应该是让穆老爷休妻娶她吗?这单纯的见一面,能成什么事儿?她千方百计的让宋雅兰随着她来到连安镇,必然不可能只为了办这么点小事的。”

    “宋雅兰千方百计的来到连安镇上,自然也不可能单单只为了见一面这么简单,她必然是······打定了主意让情郎娶她的。”心禾幽幽的道:“那什么办法,才是让她嫁给情郎的最好办法呢?”

    书兰脑子突然一轰,瞪圆了眼睛道:“生米煮成熟饭!?她约的时间是明晚啊夫人!是晚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