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50章 提前睡躲着我的?

第550章 提前睡躲着我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么大的利益,季秀兰不要才真的是傻子。

    “你回去告诉孙耀文,让他明晚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就去清水寺一趟,哪里有一个美人在等着他,他只要大大方方的接受,那个美人就是他的了,而且绝对会嫁给他。”心禾勾唇笑道。

    这话一出,季秀兰的脸色就不好了,瞪着季心禾道:“你什么意思!这是要给他塞女人,还是想给我什么好机会?”

    心禾似笑非笑的看着季秀兰:“你就不先问问看,这个美人是谁?”

    “是谁有关系吗?”季秀兰很是不忿的道。

    “这个女人,叫宋雅兰,是宋家三房所出的千金,宋五小姐,也就是孙家太夫人都得巴结着的一个女人。”

    季秀兰瞪圆了眼睛:“她?她怎么可能······”

    “你别问怎么可能,也别问我这个消息从哪儿来的,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希望那个泼辣到杀过人的郭家千金嫁给孙耀文,在这样一个当家主母的脚底下苟延残喘呢,还是想换成一个家世高贵,但脑子愚蠢的宋雅兰?”

    心禾幽幽的说着:“以孙耀文的本事,想娶这样的贵女,除非是祖坟冒青烟了,他是完全没可能够得上的,但是真的给他够上了,从此孙家可就有了宋家当靠山,他以后这一路可不要走的太顺风顺水啊,这个消息是你告诉他的,这个机会现在也是你给他的,你说,他会不会好好儿记着你这样的功劳?更加善待你?”

    季秀兰的眸光亮了几分,有些心动了。

    心禾接着道:“孙耀文娶妻,那是迟早的事儿,前些日子在孙家不是定下了那个郭家千金?那郭家千金的恶名你是知道的,杀过人的女人,这样一个暴躁性情的女子嫁进来,你这个小妾还能有容身之地?对你来说,就该乞求当家主母是个性子和软的,或者是个脑子愚蠢的,这宋雅兰虽说家世金贵,但是正好占了后一条,你以后好生哄着,她其实好拿捏的很,当然了,这个选择也是由你来做。”

    季秀兰闻言自然是欣喜的,之前在孙家的时候,太夫人一怒之下给孙耀文定下了郭家千金的亲事,可真是把她给吓坏了,她们这些小妾,其实就是依附于夫君和当家主母生存的,如今没有正妻,所以她日子还算舒坦,一旦正妻进门,而且还是个性情暴躁霸道的,那根本没有她的活路。

    所以她一直都很排斥郭家千金,现在虽说订了亲,但是到底还没进门,事情就有转机,而这个转机若是宋雅兰的话,的确比那个劳什子郭家千金要好太多,更何况,这个机会还能讨好到孙耀文。

    那个艺灵,可是拼了老命的在外面到处给孙耀文找机会往上爬,不就是为了讨好孙耀文?

    现在她轻易的就得了这么个好机会,帮助孙耀文娶了这么个大靠山,以后必然更上一层楼,孙耀文日后必然对她越发的珍惜看重。

    季秀兰已经完全心动了,但是她还是勉强不表现出来,反问一句:“可你先前说,还能整到艺灵那个贱人,我怎么感觉这件事儿根本和她没有关系呢?”

    心禾勾唇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和她的关系在哪里了,放心吧,此事一成,以后艺灵不用你来对付,她就会活的很惨的。”

    心禾眸中分明带着笑意,可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覆盖着一层森森然的寒意,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好!”季秀兰干脆的应下。

    这件事对她来说,百利无一害,她没理由不答应。

    “送客。”

    书兰便领着季秀兰出去了。

    心禾却还坐在那里,垂着眸子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夫人,别想了,大夫说过,现在不好忧思忧虑的,对孩子不好。”小玉端了一杯茶上来。

    心禾今日一整天其实也够忙的了,小玉虽说平时都纵着心禾,但是看着她操劳过多的时候,还是会提醒一下的。

    “嗯。”心禾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我其实也没有想什么,只不过在想明日的事情,该如何收场。”

    “收场那不都是她们自己的事儿了吗?夫人何必担心?”小玉道。

    心禾笑了笑:“说的也是。”

    “夫人别想了,歇一歇吧。”小玉道。

    心禾突然道:“我只是突然觉得世事无常,我和季秀兰从前算是势同水火,现在却也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合作,呵。艺灵呢,从前是我一手提拔起来了,我给她最好的,按着道理,她应该感谢我,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如今也走到了这么一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小玉道:“她们对于夫人都是一样的,因利而聚,利尽而散,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伙伴,夫人不该把这样的人放在心上。”

    心禾微微一愣,随即看着小玉笑了:“你很多时候,看的比我通透。”

    小玉笑了笑:“奴婢可不敢和夫人比,只不过有些事情,夫人身在其中,看的没有局外人清晰罢了。”

    “罢了,不说了,我去歇着吧,累了一天了,早些睡,明儿还有一场硬仗呢。”心禾笑了笑,心情却是舒坦了不少。

    穆侯楚回来的时候,天色刚刚擦黑。

    脚步急促,气势压抑,脸色很黑,小玉和书兰远远的瞧着,心里警铃大作,不会是他知道了什么了吧?!

    穆侯楚还没进屋,便见小玉和书兰守在门外对着他福了福身,轻声道:“给爷请安,夫人已经睡下了。”

    穆侯楚脚步一顿,点点头便推门进去,脸色虽然依然很臭,脚步却放轻了许多。

    屋里照例还亮着一盏微弱的烛光,小女人虽然大腹便便,窝在松软的棉被里,却依然显得娇小可人,穆侯楚轻声坐到了床边,大手摸了摸她巴掌大的小脸,怀孕之后她其实胖了不少,脸上也多了点肉,但是还是这么小,不过摸起来手感好多了。

    “是不是故意提前睡躲着我的?”穆侯楚压低了声音,隐隐带着磨牙的声音,语气里几分无奈和憋屈,捏着她小脸蛋的手都忍不住微微加重了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