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51章 还不是他惯的

第551章 还不是他惯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这几日忙于京中的一些事情,所以也没怎么去注意其他的事,毕竟一旦有季心禾盯着的事儿,他都十分放心的交给她,基本上都不会多问,因为他知道自家小媳妇的能耐,比如宋家那边的事情。

    可他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把自己的夫君都给“贡献”出去当鱼饵!他今日骤然听到宋家那边的探子来汇报情况的时候,提到宋家五小姐现在在连安镇的清水寺上住着,就是为了会情郎的时候,他也就随口问了一句,是哪个情郎。

    然后探子说:连安镇穆老爷。

    穆侯楚当时端着茶杯的手都跟着一抖,险些把滚烫的茶水撒在重要公文上,立即让凌风滚进来回话。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他穆侯楚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那个劳什子宋家五小姐的情郎了!还已经有了半个月的私情!

    他这些年来真的是头一次被气成这样,真的是气的心肝儿肺疼!这背后的罪魁祸首竟然还是这个小女人!

    手头上的事情没忙完就直接策马赶回来了,一路上积压的火气已经要爆炸了,谁知一进门便得知这小女人竟然已经睡下了的消息!

    吵醒她,又舍不得,不吵醒她,他自己憋屈的难受,看着眼前睡的没心没肺的小妖精,他真是气的肝疼。

    正僵持着的时候,心禾突然翻了个身,便面朝着他了,一双小手还抱住了他捏着她的小脸的大手,闭着眼睛却喃喃的道:“阿楚。”

    一声“阿楚”,把穆侯楚的心都要叫化了。

    穆侯楚身影一僵,原本满肚子的火气此时都消散了大半,他心里暗骂自己太没原则,面上还是虎着脸道:“你别以为装睡来这一招我就能这么算了。”

    季心禾装没装睡,穆侯楚是能察觉出来的,此时她呼吸均匀,必然是在睡梦之中的,他故意这样说,其实也就是想让自己消消气。

    穆侯楚都觉得好笑,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幼稚了?

    季心禾若是醒着,此时肯定要忍不住说一句:你一直这么幼稚好吗!

    心禾似乎睡的有些不安稳,抱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依然呢喃的念着:“阿楚。”

    穆侯楚一颗心化成了水,哪儿还有半点火气,她素日里再坚强不过,看到她在睡梦之中对自己还是如此的依赖,穆侯楚说心里不欢喜是假的。

    而且,这小女人几乎不喊“阿楚”这个名字,她总觉得不习惯,就喜欢穆侯楚穆侯楚的喊着,上一次喊他阿楚,还是被他压在床上要的时候逼着她喊的。

    穆侯楚幽幽的叹了口气,看着这睡梦之中的小女人的睡颜,无可奈何一般的道:“罢了,谁让我拿你没办法。”

    世人曾流传的一句话是,惹谁都不要惹穆侯楚,因为这个人手段狠辣,而且素来无情,你犯他一次,他必然百倍奉还。

    可到了她的面前,他似乎越来越好说话,以至于这丫头现在胆子越来越大,连这种事都敢背着他偷偷乱来!

    今日他满肚子的火气怒气冲冲的回来找她算账,却因为这么一句梦话和睡梦之中的依赖就把一肚子的火气烟消云散,穆侯楚才真真正正的知道,这丫头敢对他得寸进尺的原因在哪儿了。

    还不是他惯的!

    穆侯楚无奈的揉了揉额角,那不惯着还能怎么办?

    书兰和小玉守在门外,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

    书兰都有些着急了,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回事?都没动静,爷方才那么黑的脸,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了,怎么可能到现在反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呢?”

    小玉也觉得奇怪的很,忍不住道:“那要不要去问问凌风啊?”

    “你没发现今天爷回来都没有凌风的影子?我估摸着是已经挨了板子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儿趴着呢,你还想去问他?”

    “那夫人现在······”小玉隐隐有些着急。

    “哎你别多想,这会儿半点动静都没有,兴许没事儿呢。”

    两小丫头提心吊胆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穆侯楚神清气爽的出门,季心禾朝气蓬勃的起床。

    书兰一边给心禾梳头,一边讪讪的问道:“夫人,昨晚······没发生什么吧。”

    心禾这会儿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发生什么?”

    “就是昨晚,爷回来了之后。”

    心禾揉了揉眼睛道:“我早早的就睡下了,哪儿还记得什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儿出什么事儿了吗?”

    书兰和小玉对视一眼,这话意思是,昨晚什么事儿都没有?!

    爷昨日可是怒气冲冲的回来的呀!

    “到底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做什么。”心禾道。

    书兰咬了咬牙,才总算说出了口:“昨晚,爷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上去很火大的样子,奴婢猜,是不是那事儿被他知道了。”

    心禾心里咯噔一下,瞪圆了眼睛:“当真?”

    小玉道:“奴婢没看错,的确挺生气的,应该也只有那件事能让他这么生气了,而且今儿一早,奴婢特意去答应了一下凌风的下落,听说是犯了错,挨了板子,现在趴在床上养伤呢。”

    心禾感觉自己眼皮子一跳,心都慌了一慌:“不会吧。”

    “不过说来也奇怪,昨儿爷怒气冲冲的回来,进了屋也没什么动静,今儿早上他走的时候,反而平静的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书兰奇怪的道。

    心禾却是心有余悸的抚了抚心口:“还好还好,我昨儿幸好睡的早。”

    书兰,小玉:“······”

    您不是说不怕的么?

    心禾现在其实心里也有点儿打鼓,要知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这事儿他既然知道了,那迟早都得找她算账啊。

    心禾闭了闭眼,算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那夫人今日的计划·······”书兰试探的道。

    “照常进行!”心禾睁开眼,豁出去似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