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63章 生气了,得哄!

第563章 生气了,得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站在夜色里,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有寺庙大门口挂着的灯笼散发出来的灯光,能隐约看到他的脸是板着的,但是在看到季心禾的那一刻,即使依然刻意的板着脸,眸中的森寒却早已经被暖意替代。

    季心禾瞧着他不说话,就知道这男人肯定是生气了,闹别扭呢。

    嗯,生气了,得哄。

    心禾笑嘻嘻的走到了他的跟前,两只手抓着他袖中的一只大手捏了捏:“你来接我回家啦?”

    穆侯楚面色依然沉着,没有说话,他觉得他有时候就是太好哄了,这小女人撒个娇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可天底下哪儿能有这么好的事儿?这次是非得让她长长教训不可。

    “我知道错了,”心禾耷拉着小脑袋,一副知错能改的样子:“我也是迫不得已嘛,你看看,我只是借用了一下你的大名,根本都没让你出面不是?能有这么简单的办法解决掉几个大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心禾这话中的意思,似乎还有几分求夸奖的味道,她这次事情办的这么漂亮利索,其实也有小小的功劳的呀。

    不过这话心禾只敢在心里说,她是知道的,这男人现在火气大着呢。

    穆侯楚凉飕飕的看着她:“怎么?难不成你先前还打算让我亲自出面演这场戏?”

    心禾瞪圆了眼睛,这男人,也太会抠重点了吧!她说这么多,他就听到这一句了?!

    心禾立即虎着脸,很是坚决的道:“怎么可能?!我的男人,能随随便便拿出去给人演这种偷情的戏码吗?穆侯楚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这话对穆侯楚果然很是受用的,穆侯楚的唇角微不可查的轻轻一勾,面色缓和了许多,轻哼一声:“我看你无所谓的很。”

    心禾连忙狗腿的道:“我怎么无所谓?我的夫君让人多看一眼我都舍不得的!”

    虽然知道她这话是故意哄他的,但是穆侯楚心里还是不可抑制的甜了几分,扬了扬头,睨着她道:“还在这儿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家?都这么晚了,都要当娘的人了,一时半会儿都不能安分。”

    心禾笑嘻嘻的应下,这个傲娇货,得了便宜还得卖乖,现在她理亏,不跟他计较!

    “那你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什么事儿都得先跟你商量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不行?”心禾连忙趁热打铁。

    穆侯楚这才“勉为其难”的应下,沉着脸道:“下不为例。”

    心禾扬着头甜滋滋的笑了:“我知道啦。”

    “回家。”穆侯楚直接扶着心禾上马车去。

    马车上有穆侯楚陪着,书兰和小玉自然是没必要上去当这个电灯泡的。

    书兰悄悄凑到小玉耳边咬耳朵:“说到底还是咱夫人技高一筹啊,咱爷这事儿多生气啊,夫人三言两语一哄,这就好了!啧啧,咱爷也就看起来脾气大,实际上脾气来的快消得快。”

    小玉面无表情的道:“爷脾气这么好,你下次可以惹他试试,看看他是不是也这么好说话。”

    书兰闻言便是浑身一个激灵,抖了一抖,连连摇头:“我疯啦!”

    小玉笑着摇了摇头:“你也知道疯了?”

    爷也就在夫人面前好说话而已,她们跟在夫人身边,见多了这个冷血冷心的男人的万种柔情,却并没有忘记他对旁人的铁血手段。

    所以对她们来说,适度的保持清醒,能够时刻提醒自己,千万别惹上这位主子,下场会很惨。

    就在穆侯楚扶着心禾上马车的时候,宋家的人也看送着宋雅兰出来了,宋家人丢不起这个脸,今日连夜要将她送回府城去。

    而宋雅兰远远的就看到了季心禾悄悄拉着她心爱的穆郎撒娇,这个冷面冷心的男人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似乎是对她最大的讽刺,今晚她受到的伤害是一而再再而三,此时此刻,宋雅兰只觉得自己恨的要吐血。

    他抿着唇对着她笑,他温柔的扶着她上马车,他轻声嘱咐她当心脚下,几乎没有一刻视线从那个女人的身上移开过。

    宋雅兰呆呆的站在那里,痴迷的看着这个如同仙人一般丰神俊朗的男人,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穆侯楚扶着心禾上了马车,便注意到了自己身后的视线,微微偏头,一双冰冷入骨的冷眸扫过她的脸,森寒的眸光之中,还夹杂着凌厉的气势,让宋雅兰吓的浑身一个哆嗦,腿肚子一软,就险些摔在了地上。

    穆侯楚并不想多看一眼,转身便随着心禾上了马车。

    宋雅兰眼睁睁看着那辆马车徐徐启动,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只觉得自己脖子像是被人死死的掐住,呼吸都艰难了,她不明白,方才还对着那个女人柔情似水的一双眸子,瞬间就可以变的那般阴冷森寒,变的那么的让人心生畏惧。

    难道方才他眸中对季心禾的片刻柔情,是她看花了眼了?

    宋雅兰呆滞的站在原地,脸色已经惨白,她不知是不是自欺欺人,某些事实似乎已经摆在了眼前,她却宁愿不信。

    “五小姐还是不要耽误功夫了的好,等到明日天一亮,这清水寺里来看热闹的人可多了,到时候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宋家的管家冷声道:“也别想着耍什么花花肠子要逃跑,宋二夫人特意交代了,您这次若是逃了,就千万别回来了,宋家会对外说,您已经死了。”

    说罢,便冷哼一声,径直上了后头的一辆马车。

    宋雅兰满肚子的火气,却不敢发泄,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她落魄了,连府上的一个管家都敢对她使脸色了!宋雅兰愤愤然的咬了咬牙,最终也只能低着头上了前面的那一辆马车。

    宋家的马车队伍也在夜色之中远去,这喧闹了一整个晚上的清水寺,终于再次回归宁静。

    当然,这点小小的宁静,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假象罢了。

    等到明日一早,只怕整个禹州都得被这桩丑闻给轰动的震上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