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65章 杀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夫人在想些什么呢?”书兰问道。

    心禾道:“宋家现在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二房那边的大皇子的婚事出问题,再是三房这边宋雅兰出问题,也不知道宋家大房那边,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夫人不是说这些都有爷的人盯着嘛,夫人就别操心了,夫人现在最该想的,就是咱们未来的小主子,还有自己的身子,这再过两三个月,可就要生了!”书兰又念叨了起来。

    心禾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话多了,还是早早的把她嫁出去才是。

    心禾心里这么想着,却又觉得有些不舍,这丫头嫁出去了,以后谁来提醒她保持天真呢?

    心禾忍不住笑了。

    今日连安镇,乃至整个禹州都是动荡着的,毕竟宋家是禹州最大的世家大族,这宋家出了点什么问题,自然是引发热议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热闹的日子里,心禾今日一整日都没有出门,闲散的歪在家给花花草草浇浇水,或者听书兰念念话本子,困了就小睡一会儿,外面的什么风浪都似乎和她无关似的。

    这日子过的倒是也还算惬意。

    穆侯楚今日回来的也很早,兴许是知道她今日在家,怕她无聊,便想着早早的回来陪她。

    谁知刚刚到了府门口,忽而不知从哪儿又窜出来一个小厮,往他怀里塞了几个信封便转身撒腿就跑。

    穆侯楚脸色一沉,只是一个闪身,便挡在了那想要逃跑的小厮面前:“你什么人?”

    那小厮都傻眼了,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见了鬼!

    “我,我,我······小的,小的是宋家的奴才。”小厮磕磕巴巴的道:“小的只是奉命来送还信件,并无他意啊,求穆老爷饶过小的吧!”

    上次连四来传一句话,就被这位脾气很大的穆老爷一脚踹的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下不来床,这次换他来,他也很害怕啊!所以本想直接送了东西就赶紧走人,谁知这个男人竟然像个鬼一样,一下子就挡在了他的面前,这小厮又怕遭到“毒手”,现在怕的要命,就差跪下了。

    穆侯楚眸光微微一凝,扬起手上的几封信件道:“你说,这是送还的信件?送还给谁?”

    穆侯楚眸光微眯,已经有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这小厮讪讪的道:“啊?这,这,这就是送还给穆老爷您的呀。”一边说着,还一边看着他的脸色,心里已经开始突突的跳了。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比如,这位大爷好像要发火了。

    穆侯楚看着这信封上写着的字:兰儿亲启。

    他隐隐似乎猜到了这是个什么信,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修长的手指一转便将那信封给撕开,扯出了里面的信。

    “吾爱兰儿。

    一日未见,如隔三秋。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连梦里都是你的倩影。

    ······”

    穆侯楚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脸色已经黑如锅底,目光直接从那些肉麻到反胃的词句上面跳过去,看到信封的落款——穆郎!?

    穆侯楚的面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若是必须要想一个形容词,那估计也只能用铁青来形容了,额上的青筋都隐隐在跳。

    捏着那信封的手噼里啪啦的响,似乎下一秒这些信就要被捏成灰烬了。

    那宋家的小厮看着那些扭曲的信封,都有些怀疑下一个被捏的就是他自己,连忙哭嚎着做最后垂死的挣扎:

    “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些信,这些信都是我们家五小姐让我送来的,她说物归原主,我,我,我根本都不识字,也不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我只是听说,这些信都是穆老爷从前写给我们家小姐的,您若是觉得哪里不对,就去问问我们家小姐,我真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最后,这小厮都要语无伦次了。

    只是穆侯楚的脸色却是依然在继续阴沉,隐隐还听到了磨牙声,一双眸子阴沉的几乎像是要杀人。

    那宋家小厮终于抵抗不住压力,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跟前,嚎啕大哭着磕头:“我错了!您饶了我吧!”

    可就在他磕头的一瞬,穆侯楚便已经身影一闪,大步流星的往府内疾驰而去,捏着那些“情书”。

    凌风单单站在那里,都似乎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浑身都忍不住一个哆嗦,心里默默的为夫人祈福,该来的躲不掉,夫人,您保重啊!

    至于那宋家小厮只感觉到自己面前似乎一阵狂风吹过,再次惊恐的抬头,面前哪里还有人?人影子都没了!

    宋家小厮呆呆的跪在原地,面色依然惨白,显然是还没有恢复过来,心里怕的要死,身子都的跟个簸箕似的,呆滞的看向一旁还站着没动弹的凌风,哆嗦着手指向穆侯楚离去的方向:“这,这,这是······”

    这是什么意思?

    凌风板着脸道:“还不走留着挨揍?”

    宋家小厮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脚底抹油似的跑的飞快,片刻都没了踪影了。

    凌风看了一眼穆府的大门口,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呆在外面好了······

    心禾这会儿正在后院的小花园里晒太阳呢,春日里的太阳暖而不晒,躺在太阳底下别提多惬意了。

    可季心禾正惬意着呢,便感觉到一阵压抑的气息似乎正冲着自己扑面而来。

    季心禾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蹙了蹙眉,歪着头对着书兰道:“你有没有感觉到······”

    书兰正在做绣活儿呢,盼着在小主子出生之前给他多做几件肚兜儿什么的,闻言便呆呆的抬头:“感觉到什么?”

    心禾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小花园的尽头,穆侯楚脸色漆黑的大步冲着这边疾步走来,这沉重的脚步昭示着他情绪上的火气。

    心禾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近,呆呆的道:“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