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67章 你也要好好爱他

第567章 你也要好好爱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书兰忍不住笑道:“夫人,您冲着这毛笔撒气是没用的。”

    心禾瞪了她一眼,书兰讪讪的闭了嘴。

    心禾气了一会儿,果然到最后还是得捡起笔杆子,继续冥思苦想。若是她今日交不了“作业”,恐怕明日就得翻倍了。她真的是见识到了这幼稚男人的厉害了。

    “早知今日,当初您就该听听奴婢的劝,别写这些情信,还,还写的这么······咱爷的脾气,夫人又不是不知道,这会儿不生气才怪了呢。”书兰想想都忍不住唏嘘。

    好容易夫人把爷给哄好了,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沓情信,好容易给压下去的火气还会爆发了。

    小玉突然道:“不过,宋家五小姐怎么会突然把这些信给送回来?”

    若是没有宋家五小姐这不按常理出的一张牌,她们家爷只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事儿的。

    书兰心里默默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这说明人还是得活的坦荡点,不然哪天就倒霉了。

    心禾抿着唇沉思了起来,小玉便道:“夫人,这是不是宋家五小姐故意的?”

    心禾却是轻嘲的笑了笑:“你觉得她有这个脑子?”

    小玉抿了抿唇:“说的也是。”

    宋雅兰若是有这个脑子,怎么可能被人耍的团团转?还落得这么个下场?

    心禾淡声道:“以宋雅兰的脑子,将这些信件送来,为的无非也就一件事,垂死挣扎。”

    书兰愣愣的道:“什么意思?”

    “名义上是送还信件,其实是为了让她的情郎睹物思人,念及旧情,即便她和别的男人的丑闻已经传遍了禹州,但是她还是抱有小小的期待,希望她的情郎能够出于对她的情意,能够包容她,甚至娶她。”心禾勾了勾唇:“这个宋雅兰,说她蠢吧,她倒是还有几分小聪明,可说她聪明吧,她又确实蠢。”

    “呸!”书兰没好气的道:“就凭她,也好意思妄想咱爷?什么玩意儿嘛,提鞋都不配。”

    心禾揉了揉额角,淡声道:“罢了,不搭理就是了,左右她马上也要嫁给孙耀文了,这个事实也改变不了的。”

    不过不得不说,这宋雅兰无形之中摆了她一道,最怕的就是这种蠢到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还真得感谢她,不然穆侯楚现在哪儿那么大脾气?

    心禾想想自己接下来三个多月的苦难情书日,真的是想哭。

    “这个女人,的确愚蠢。”向来寡言少语的小玉,现在都还是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心禾笑道:“是啊,若是我,我就不会傻傻的将这些情信给送还回来,而是直接宣告天下,她的穆郎和她有染,逼的穆侯楚不得不娶她。”

    书兰却笑道:“即便她这么做了,可这情信不是咱爷写的,最后没脸的人也只能是她。”

    这场局,从一开始,她们家夫人就赢了,不论是宋雅兰,还是艺灵,都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心禾却是叹了口气:“但是没想到,就这么个蠢女人,最后这出其不意的一招,还真是把我给摆了一道。”

    心禾现在最苦恼的事情,就是这一纸情书了。

    书兰抿着唇忍住笑,小肩膀都跟着一抽一抽的。

    心禾没好气的冲着她们两道:“你们站在这儿我写不出来。”

    书兰笑着福了福身:“是是是,奴婢这就先行告退,让夫人好生想想。”

    说罢,便和小玉两个一起出去了。

    心禾继续坐在窗前,咬着笔杆子想。

    不能太肉麻,不能太敷衍,也不能用话本子上抄袭来的情话,这臭男人要求多的要命,这几****绞尽脑汁才勉强交差,昨儿交上去的那一封他竟然还不满意,说要重写!

    心禾现在是真的犯了难,她还能想出什么东西来?她都已经把他里里外外的夸了三圈儿了!

    心禾现在真心后悔啊,早知今日,就不该写这劳什子的情书,现在真的是害人害己!

    心禾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莫名的想起前年在杨罗湾的那一场大雪,冬日里的村庄满是静谧,他们两去了地里,回来的路上,雪地不好走,她体力又不支,走路东倒西歪,他背着她回去的。

    那时候她还没有决定和他在一起,也没有想过她会和他成亲,会为他生孩子,会陪在他身边一起经历这么多的风雨。

    那时候的她,趴在这个男人坚实的背上,莫名的脸红心跳,即便风雪那么大,心里却还是暖融融的,那一路很短,只是从村庄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却也很长,一步步的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她的心房,她却还后知后觉。

    心禾眸光都柔和了几分,唇角掀起一抹浅浅的笑,提笔写道:“这个坏脾气的男人,曾经在雪地里背着我回家,担心我湿了的鞋袜,记挂回家之后要给我煮的姜汤,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但是我觉得他就是最好的,好到,连那一点别扭的坏脾气都那么可爱。”

    心禾行云流水的写下了一封情书,这才搁下了笔,轻轻舒出一口气来,看着窗外的小雨不禁出神,她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低头轻声道:“阿乖,你爹爹虽然是幼稚了点,脾气坏了点,霸道专横了点,但是他对娘亲好,以后也会对阿乖好,娘亲很爱他,你也也要很爱他,知道吗?”

    肚子被轻轻踢了一下,心禾笑了:“阿乖真乖。”

    ——

    此时的宋家,算是一片愁云惨淡。

    真的没有比今年更倒霉的日子了!

    大皇子和宋雅琳的亲事前脚出问题,这宋雅兰紧接着又闹出这么一桩丑闻来,宋二老爷现在是又气又急,头发都多了几根白发。

    而宋家当家人都是心急火燎,作为当事人的宋雅兰,现在也差不多着急,但却不是为了这丑闻着急,而是为了自己送出去的东西。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那些信我都已经送出去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是没有音信传回来?是不是那办事的小厮根本没把信送出去啊?”宋雅兰着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