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76章 你敢!

第576章 你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晞倒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季心禾竟然会如此突然的问他这个问题。

    宋晞却也只是怔了一瞬,便道:“因为我们觉得他会赢。”

    心禾笑了一声:“赢?兴许他从来没想过去争。”

    宋晞抿了抿唇,一双灵动的眸子鲜少的多了几分倔强:“他会赢的!”

    心禾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似乎在打量一个很新奇的东西。

    宋晞被季心禾看的有些心虚了,便强自镇定的从太师椅上跳了下来:“罢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就不久留了,先行告辞。”

    心禾勾唇一笑:“好,书兰,送客。”

    “是。”

    宋晞直到走出了穆府的大门,提起的心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来,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个女人的目光像是能看透人心一般。

    他不敢自诩重生一次,就随便瞧不上任何人,毕竟他上一世死的时候也才十二岁,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开始,他就觉得她不是池中之物,今日她对他的那一番打量,宋晞莫名的觉得紧张,总觉得似乎下一秒她就会猜出什么似的。

    再者,她突然问起他选择穆侯楚的原因,他也是意外的,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不过突然想起她笑说的那句话“兴许他根本没兴趣赢呢?”

    宋晞突然感觉紧张了,他回答说“他一定会赢”,这明显就是孩子气的话,今生和前世完全不一样了,他看的出来,比如这个女人的出现,还比如穆侯楚如今退到禹州。

    兴许今生的穆侯楚,真的已经没有了前世的野心,那他还会赢吗?

    宋晞突然有些迷茫,不知眼前的路该如何走。

    “少爷?”

    宋晞一下子回过神来,眸光骤然也坚决了许多,不论如何,他既然都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绝不能再回头了!

    前世的老路绝不能继续重蹈覆辙,今生赌一把穆侯楚,兴许还有些许希望可言!

    宋晞神色平静了不少,随即便上了马车。

    阿奈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少爷方才情绪还这么奇怪呢,怎么一下子就好了?

    正想着呢,便忽而瞧见不远处迎面驶来的一辆马车。

    阿奈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连忙道:“不好,少爷,宋家的马车!”

    宋晞挑开车窗帘子一瞧,果然是。

    宋晞眉头一蹙:“快走吧,别跟他们撞上,省得麻烦。”

    “是。”阿奈连忙赶着马车掉转方向,策马走了。

    宋晞的马车前脚刚走,宋家的马车便已经到了。

    小玉进来通报道:“宋家来人了。”

    心禾好笑的道:“他们一个个就这么着急?全上赶着来找我,难不成多看我一眼就能多得点好处?”

    “这次是宋三夫人和宋二夫人一起来的。”

    “宋三夫人?”心禾蹙了蹙眉,她都几乎能猜得到,这个宋三夫人要说什么,为她的女儿求情?或者趁机拉拢关系?更有甚者,想要塞几个宋家女进来当妾?

    这种事她完全做的出来。

    “宋二夫人的来意是什么?”心禾不耐的问道。

    “好像·····是被宋三夫人拉来的,毕竟听说二夫人和夫人的关系好。”

    心禾冷笑一声:“直接对外说我闭门谢客,谁也不见,我就不信了,今儿我还安生不了了。”

    “是。”

    宋三夫人得知季心禾不见人,便是一阵气恼,回去的路上都叽叽喳喳的说了她好些坏话,宋二夫人充耳不闻,只当做没听到,只是这一路上却也常常出神,她在想,先前在穆府门口的那一辆马车到底是谁。

    其实在宋家的马车远远的快要到穆家门口的时候,她掀开车窗帘子往外瞧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身形和宋晞差不多大的孩子爬上马车。

    当然这只是一瞬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或者是认错了人。

    宋晞现在病入膏肓,至今还缠绵病榻,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好了?还能出门?

    宋二夫人压下了心底里的怀疑,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

    穆侯楚晚上回来的时候,心禾便和他说了今日宋晞来过的事情。

    “所以他的意思是,皇帝这次是要借助大皇子这次剿匪的事情,趁机将我除掉?”

    心禾点点头:“确切的来说,应该是直接让那些匪徒来除掉你。”

    穆侯楚眸光泛上了森森寒意,唇角牵扯出一抹轻嘲的笑:“我就说皇帝怎么会派个皇子特意来剿匪,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心禾道:“我看,此事你还是小心一点,大皇子是冲着你来的,那群匪徒搞不好也是皇帝专门为了你准备的圈套。”

    穆侯楚看着心禾小脸上写满了担忧,便轻轻勾了勾唇,将她带入了怀里:“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心禾窝在他的怀里,小脸都皱巴巴的:“穆侯楚,我其实特别不放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产前焦虑症,我总觉得不踏实,现在咱们的孩子也要临近出生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事情接二连三的冒出来。”

    穆侯楚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不要总是担心这些,嗯?”

    心禾扬着头看着他:“我不是担心这些,我是担心你,我只怕你有事。”

    “我也不会让我有事,我若是出事了,谁来照顾你和孩子?”穆侯楚说着,还挑了挑眉:“难不成你还想改嫁?”

    季心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的道:“你若是敢出事,那我就立即带着孩子改嫁!”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脸:“你敢!”

    心禾定定的看着他:“所以你一定不要让自己出事好不好?穆侯楚,你得答应我。”

    “我答应你,不要担心,嗯?”穆侯楚轻叹一声,让她这么不安,也有他的责任:“心禾,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不再有任何的不安,我要让这世上不再有任何难题,值得你皱一皱眉。”

    因为她是他心尖尖上的宝贝,他怎么舍得?

    心禾扬唇咯咯的笑了,看着他道:“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