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80章 内心强大的女人

第580章 内心强大的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觉得嗓子有点堵,似乎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微微嘶哑的回答:“好。”

    随即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在家乖乖等我回来。”

    心禾点了点头,他便转身出门离去。

    心禾正在门口,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空落落了下来。

    “夫人,外面风大,进屋吧。”书兰道。

    心禾轻叹一声:“到底也躲不过。”

    分明知道是个火坑,却还是得往里跳,她的确早就察觉此事了,但是她也知道穆侯楚不愿她知道这些,怕她胡思乱想,怕她心里难受。

    可有些事,不是她不知道,就可以当做没发生的。

    从她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必然还藏着无数的后续,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火坑,穆侯楚是无论如何也都避不开的。

    “夫人,不要想太多了,爷的本事咱又不是不知道,一定不会有事的。”书兰宽慰道。

    心禾淡笑一声:“我不会想太多的,我说过会等他回来,就会安心等。”

    她低头摸了摸肚子,轻声道:“阿乖,你爹爹让我们等他回来,你乖一点,我们一起等好不好?”

    穆侯楚离开已经有半个月了,季心禾每日都派人前去打听消息。

    这群匪徒,季心禾是早有耳闻的,听说这群匪徒个个儿精明狡诈,难缠的很,而且还有大皇子这么个搅屎棍在里面故意的引导,穆侯楚这次去,明显就是两面夹击,要想脱困又是何其困难?

    听说情况一直都很僵持,季心禾虽说面上没表现出来,但是心里的不安却是一日比一日的浓烈。

    季东和小翠这几日时不时的来看她,但是因为小翠也有身孕了其实也不是很方便,其实他们来也没什么用,季心禾身边不缺伺候的丫鬟婆子们,他们也只是担心季心禾心里不痛快,毕竟怀着孩子,还都要生了,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了。

    期间宋二夫人也登门拜访过几次,无非也就是些宽慰的话。

    眼看着预计的要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可穆侯楚那边依然也没什么确切的消息,心禾这几日都明显的开始走神了。

    书兰瞧着都觉得心疼:“夫人,要不先歇一歇吧。”

    心禾微微垂下眸光,看着手上的小肚兜:“没事,多做一点,以后孩子有的穿呢。”

    兴许是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好,连一向爱闹的小北都乖巧了起来,一下学就拉着小柴火到季心禾屋里来做功课。

    其实也就是想要多陪陪她。

    心禾看着这两个孩子这么懂事,倒是也觉得欣慰的很,心里就算有些抑郁难当,却也是强自打起精神来。

    “书兰,那边可有消息传来了?”心禾几乎每日都要问一遍。

    书兰正给心禾倒茶,手上微不可查的轻轻一抖,笑道:“说是还在僵持着呢,夫人别担心了,那些匪徒的好像也就数千人,但是朝廷这次派的官兵却有足足一万,怎么会连这小小匪徒都对付不来?不会有事的。”

    心禾一听便觉得不对劲,眸光微沉:“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不傻,她心里再清楚不过,这次穆侯楚真正的威胁根本就不是那些所谓的匪徒,而是朝廷的人,与其说穆侯楚这次是去帮助大皇子剿匪,不如说,穆侯楚是跳入了一个两面夹击的火坑,想要脱身,何其困难?

    书兰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没什么事啊?”

    心禾捏着帕子的手骤然一紧,“噌”的一下站起来,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到底怎么了!?”

    书兰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我,我······奴婢听说,听说爷突然失踪了,还,还有人说,他死了,奴婢觉得这可能是道听途说的,兴许是假的·····”

    书兰话还未说完,季心禾的身子便是一个晃悠,直接摔回了椅子里,面色都惨白,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梗了许久,才缓缓的道:“你说什么?”

    小玉连忙上前来:“夫人不要听书兰这个丫头胡说!这道听途说的怎么能信?越是传的越凶的谣言,越是假的厉害!如若不然,起码也要见到尸体了再说啊!”

    心禾一把抓住了小玉的手,眼睛都红了,却强忍着没有让泪珠子滚下来:“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玉只能如实道:“昨天夜里,爷带着人闯上山去解救大皇子,当时似乎也是一片混乱,具体的情况奴婢也不清楚,但是今早就传言说,爷出事了。”

    “那到底是失踪了,还是死了?”心禾声音都嘶哑了,一个“死”字,咬的格外的重,不知是费了多少力气,才艰难的说出口。

    小玉咬了咬唇,终究也只是摇头:“目前还不知道。”

    书兰现在已经哭了起来:“爷一定不会有事的,夫人千万别动气,当心动了胎气可怎么好?现在这种时候,夫人万事也要以肚里的孩子为重啊,不然爷到时候回来了,可得多伤心?”

    心禾垂着眸光,挡住了眸中的神色,她袖中的手已经紧握成拳:“立即让人出去打探消息,不论如何,务必要知道爷的下落!”

    “是!”小玉立即应下,转身便匆匆出去了。

    小北这会儿也是吓坏了,一张小脸皱的机会要哭出来,牵着心禾一个劲儿的安抚:“姐姐别怕,姐夫那么厉害的人,肯定不会出事的。”

    小柴火向来不善言辞,此时抿着唇站在一边,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或许他心里知道,季心禾其实并不需要安慰,她从来都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这种自我调节的能力她是完全具备的,她现在只是需要一个真相,一个穆侯楚是死是活的真相。

    季心禾面上的慌乱却也只是一瞬,转眼便强自恢复了平静,若非是那一双眸子还是红的,隐隐闪着泪光,只怕连小北都要怀疑,方才那一瞬间虚弱又悲伤的姐姐,是他看花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