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84章 自由,是多么的可贵!

第584章 自由,是多么的可贵!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弯了弯嘴角:“我就当你在夸我好了。”

    “所以你帮助那些土匪击败了朝廷派来的官兵?”

    “朝廷的官兵如果不退,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我真是假死,他们没有找到我的尸体,不会放心,甚至最后会选择放火烧山,所以必须击退他们,大皇子在这次的事情之中也是身受重伤,而我在这次失败的剿匪活动之中,险些惨死,不过命大,没死,放出去的消息就是这样,皇帝愿不愿意相信,都无所谓,左右他看我不顺眼很久了,也不怕再多让他忌惮一点。”穆侯楚淡声道。

    他现在扎根禹州,皇帝就算真的想要贸贸然的对他下手,那也得掂量掂量清楚。

    穆侯楚甚至觉得,如果皇帝真的怒极之下撕破脸,他也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分庭抗礼,只不过他觉得皇帝大概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心禾一颗心松懈下来,躺在了穆侯楚的怀里,微微舒出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了。”

    “我说过不会有事,做什么还非得替我担心这么多?”穆侯楚轻叹一声。

    正说着,便见书兰进来了,笑着道:“夫人醒了?醒了就先吃点儿东西吧,厨房刚刚熬了小米粥,夫人吃一点,还有这碗参汤,夫人也吃了补补元气。”

    季心禾这次为了生个孩子,真的是把所有的力气都透支干净了,现在就算已经睡了一觉醒来了,却依然浑身乏力,看来还得好生休养一阵子。

    “放下我来吧。”穆侯楚从书兰的手中接过来。

    书兰便十分识趣的笑着福了福身,转身退下。

    穆侯楚将那小米粥放在小炉子上热着,端起那参汤一勺勺的喂给心禾喝。

    心禾嫌参汤的味道实在难喝,便干脆从穆侯楚的手里把碗夺过来,一口灌下去了。

    穆侯楚笑了笑,拿帕子给她擦了擦嘴:“我看你力气还挺大。”

    心禾没好气的道:“我昨儿可疼了一夜,力气不大怎么把阿乖生下来?不过这生孩子也太受罪了吧,我从前怎么不知道生个孩子要遭这么多的罪,我都快疼死了,产婆还一个劲儿的让我用力。”

    穆侯楚摸了摸她这皱巴巴的小脸,轻声道:“太辛苦了就不生了,以后咱们再也不疼了。”

    他一想到她昨儿疼了整整一夜,他还不在身边,他心里就不是滋味,总觉得亏欠了什么,今日匆匆赶回来,看着她脸色惨白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却还不在身边,单单这件事,就让他在心里记挂一辈子,悔恨一辈子。

    她说疼,那就不生了,以后都不疼了。

    心禾却道:“其实我疼了一夜,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生孩子这么辛苦,我以后再也不要生了,可当我看到阿乖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了。”

    心禾一边说着,一双眸子里都泛起了柔意,扬着头对着穆侯楚笑道:“我看着阿乖的时候,就在想,我以后一定要让她幸福,为了她,我就算疼了这一夜,也值得的。”

    她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怎么能不放在心尖尖上宠?

    穆侯楚轻轻勾唇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脸:“她是我们的女儿,应该宠。”

    心禾却突然笑了起来:“今儿小北还说呢,幸好是个女孩儿,不然你给她娶的这么个女孩子气的小名儿,若是个男孩子,那得多别扭啊。”

    穆侯楚勾唇一笑:“小名就叫阿乖,大名你想了吗?”

    “我想等着你回来取,就一直没定。”心禾笑道。

    穆侯楚给她拨弄一下额上碎发:“你取吧,她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你那么辛苦生的孩子,你来取。”

    心禾歪着头想了想,便道:“我这些天倒是想了很多,我现在觉得吧,欢颜这个名字还不错,她一生平安欢喜,好不好?”

    “欢颜,穆欢颜,”穆侯楚在嘴里念了一句,便扬唇笑了:“好,就叫这个名字。”

    “嗯!”

    ——

    心禾在床上好生休养了一阵子,因为家中没有长辈帮忙看护,所以穆侯楚特意请了几个有经验的婆子来帮忙照料季心禾的月子。

    小玉和书兰毕竟都没有嫁过人,这方面的确也是生疏的很。

    心禾现在心里的一颗石头落下了,就安心休养,调养身子,不过她恢复起来也快,在床上躺了几天其实就可以下床走动了,但是那几个婆子一见她要下床便大惊小怪的叫嚷阻拦。

    “哎呀我的夫人啊,这可下不得床啊!这女人坐月子得坐一个月才行的,这月子不坐好啊,以后得留下病根儿,那这以后可有的受的呀!”

    这些婆子大惊小怪的,季心禾也是没办法,后来在床上歪了十多天了,实在是呆不住,她觉得她浑身的骨头都痒了!便偷偷下床走动。

    结果还是被那些盯的死死的婆子们给发现了,最后还惊动了穆侯楚。

    穆侯楚一听说这月子坐不好以后容易落下病根,就虎着脸让她乖乖躺在床上哪儿都不许走。

    心禾真是要哭了,她又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养在闺阁之中的贵妇,她身子恢复的本来就要快一些的。

    不过她的话在穆侯楚那里几乎是没有用的,那些个经验老道的婆子嘴里的话就是真理。

    心禾被迫歪在床上哪儿都不能去,吃饭还得各种忌口,真的感觉这日子过的没指望了,干脆就气呼呼的闹起脾气来。

    她这一闹脾气,穆侯楚就得哄,这小女人现在越来越难哄,不过好在现在有女儿了,穆侯楚便干脆抱着孩子来哄她,阿乖有时候咔咔的叫两声都能一下子把季心禾的脾气给叫没了。

    日子就这么吵吵闹闹的度过了一个月。

    季心禾终于解放了,一大早起来,就穿衣梳洗,到园子里晒太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忍不住感叹道:“自由,是多么的可贵啊!”

    书兰“噗嗤”一声笑出来:“夫人这话说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