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85章 没这好福气

第585章 没这好福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轻瞪了她一眼:“这还不算受委屈?我都快委屈死了!”

    书兰笑着道:“是是是,夫人这一个月来躺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真是委屈坏啦,奴婢这辈子若是能这么委屈一次,真的做梦都要笑醒啦。”

    心禾虎着脸道:“不然把你嫁出去,让你生个孩子感受一下?”

    书兰整日里被季心禾这么调侃,现在脸皮也厚了,闻言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道:“夫人可算了吧,奴婢可没这么好的福气,嫁个相公,天天操心操肺的伺候我的月子,大半夜的都能爬起来给夫人准备吃的,唉,奴婢这辈子呀,也就只有劳苦命咯。”

    这话说的心禾倒是脸上一红。

    小玉笑道:“你可少说两句吧,整日里嘴巴就没个把风的,快去看看小主子是不是醒了?抱来和夫人一起晒太阳。”

    心禾轻瞪了书兰一眼,便道:“我直接去看阿乖吧。”

    阿乖还真醒了,正窝在摇床里咿咿呀呀的,似乎现在还挺开心,踢着两个小短腿玩的很是欢快。

    心禾拿着个拨浪鼓来逗她,她就咿咿呀呀的叫的更大声了,还用两只小胖手来抓。

    “小主子可真是一天比一天精神,和谁都不认生,奴婢真的是没见过这么乖巧可人儿的小娃娃了。”奶娘笑着道。

    心禾笑了笑:“喂过奶了吗?”

    “刚喂过呢,夫人放心吧。”

    心禾原本打算自己喂的,但是前阵子坐月子,也没办法,穆侯楚也找了奶娘,说是自己喂的话太辛苦了,毕竟小孩子夜里也会要吃奶。

    心禾便也随穆侯楚了,不喂就不喂吧,听说自己喂的话,开奶又得疼一遭,季心禾真的是生孩子这次给疼怕了。

    心禾笑了笑,便孩子抱了起来:“阿乖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娘亲带你出去晒太阳好不好?”

    阿乖呀呀的叫着,心禾便抱着她出去玩儿。

    “爷呢?”心禾随口问道。

    小玉道:“爷今儿一早就出门了。”

    心禾抱着阿乖一边拿着拨浪鼓逗着她玩儿,一边道:“对了,大皇子半个月前就回京去了,之后就没什么消息了?”

    她记得他和宋家三小姐的联姻的事儿似乎还没完吧?

    “大皇子在这次匪患的事情里,受了重伤,这回去也得养养伤什么的,一时半会儿没有消息也是正常的吧,更何况,这大皇子这会儿应该也才刚刚到京城吧。”

    心禾摸了摸阿乖的小脸:“我只是担心,上次的事情还没完。”

    小玉一怔:“夫人这话什么意思?”

    “皇上处心积虑准备的一场大局,就这么轻易的被穆侯楚给化解了,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没伤到,皇帝能这么善罢甘休吗?”心禾淡笑一声:“我就怕,这后面还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呀呀!”

    兴许是季心禾的手抬的太高了,阿乖抓不到拨浪鼓了,便着急的叫了起来。

    心禾这才连忙打住了话头,笑着将拨浪鼓塞到了她的手里:“是娘亲的不是,差点忽略了阿乖了。”

    阿乖终于重新拿到了拨浪鼓,满足的抱在怀里玩。

    小玉看了看阿乖,便笑道:“此事还没有定论,夫人也别猜了,最难熬的一劫都已经逃过来了,还怕什么?”

    心禾弯了弯嘴角:“说的也是。”

    她现在看着阿乖在她的怀里,就觉得什么都满足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书兰进来道:“夫人,绾绾阁的金掌柜来了。”

    “请进来吧。”心禾依然低着头在逗着阿乖玩。

    金掌柜一进来,便连忙行礼:“给东家请安了,还没恭喜东家喜得贵女呢!”

    心禾笑了一声:“金掌柜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金掌柜苦着一张脸道:“哎哟,这可不是我今儿得空突然来的,是我今儿才总算是能见着东家了!前些日子我来了不少次,连门都不许进。”

    心禾诧异的抬头看向小玉,小玉面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却还是尽量淡定的道:“爷吩咐的,夫人坐月子的时候不许人来打扰。”

    心禾瞪圆了眼睛,难怪她觉得她这一个月怎么过的这么清闲,府上连个门客都没有!

    心禾揉了揉额角,这才道:“那这一个月有什么事儿没有?”

    金掌柜讪笑着道:“东家放心,倒是没出什么大事儿,也不能总是事事都依赖东家不是?不然东家还要我干什么?”

    心禾笑了一声:“你倒是会说话。”

    “那是应该的,”金掌柜呵呵的笑道:“这个月,咱绾绾阁办了夏季秀场,只不过这次,东家没来,我就一手操办了,好歹也算是没出什么大差错,不然今儿我真是没脸来见东家了。”

    “嗯。”

    金掌柜连忙将账簿送上来:“这是这次夏季秀场的新款衣裙首饰卖的价钱,东家过目,还有上个月的账簿汇总账簿。”

    心禾将阿乖送到了小玉的手上,便拿起那些账簿翻看了一下,笑道:“这次夏季秀场拍卖价钱倒是很不错,压轴的那条裙子卖到了一千两?谁这么大的手笔?”

    “这事儿吧·····额,其实也是咱们绾绾阁的运气好,正好碰上两位千金斗气,互相比高价,最后,就被抬到了这么个高价。”

    心禾挑了挑眉:“谁啊?”

    “就是那个孙家的五少奶奶,东家应该知道这个人,宋氏,之前和那个孙家五少爷在清水寺······的那个人!”当初这事儿闹的满禹州都知道了,季心禾不可能不知道。

    现在在禹州,几乎所有人提起孙耀文,或者宋雅兰,都得提一提当初在清水寺的“佳话”。

    心禾嗤笑一声:“原来是她。”

    难怪,这么没脑子的事儿,也只有她干的出来。

    “所以最后这裙子也是被她得了?”

    “是的。”

    书兰忍不住道:“这孙家能准许她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孙耀文可没分到多少家产啊。”

    季心禾淡笑一声:“你还真以为孙家会舍得掏钱给她出去乱花?想必就是她自己的嫁妆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