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89章 羡慕不来的

第589章 羡慕不来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眸光微眯:“段澜?”

    “不知王妃对这个人了不了解,这些年来,这位段家三少爷,如今已经一步步手握重权,成了皇帝身边的重要心腹之臣,如今在京中也算得上一位风云人物,此人心思诡诈,不是好对付的人,若是真的是他来,只怕要做好万全的防范措施才是了。”宋晞正色道。

    心禾听着宋晞对段澜的描述,似乎在听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她这辈子唯一猜错的人,恐怕就是段澜,而且错的离谱。

    心禾沉思了片刻,才道:“大概何时会来?”

    “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段澜离京的话,必然京城那边会有察觉,应该不难发现,不过这次段澜是秘密来禹州,若是不设防的话,不知道他会探查到什么。”

    私自养兵,这件事只要捅出来,几乎就定下了一个谋反的帽子了,朝廷和禹州,也就到了不得不完全撕破脸的地步。

    和朝廷完全撕破脸,那是迟早的事,但是却需要一个必要的契机,而不是这样处于被动状态的被捅出来,这样的话,也会让他们处于一个被动的地步,难以掌握主动权,很多事情就会受到影响的。

    况且皇帝这次让段澜秘密前来禹州,必然也是准备了后招的,一旦查出了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会立即主动出击,压制他们,所以这次是绝不能让段澜查出什么东西的。

    心禾沉声道:“我知道了,此事等我和王爷商量过后再说吧。”

    “是。”

    心禾扯出一抹笑来:“无论如何,今日是阿乖的生日,也不多耽搁什么了,不然这小丫头受到忽略了恐怕是要委屈了。”

    宋晞笑道:“王妃说的是。”

    心禾和宋晞一出去便看到阿乖已经在外间巴巴的等着了,心禾一出来便扑到了她的身上:“娘亲,都要开宴啦,咱们赶紧出去吧。”

    心禾笑道:“是是是,没忘记今天我们小寿星过生日,走吧。”

    宋晞摸了摸阿乖的头,道:“等吃过了饭我再带你去玩。”

    阿乖欢喜的应下:“好!”

    今日阿乖的生辰宴算是大操大办了一次,禹州数得上来的名门望族基本上都来了,所以规矩也严格,一律男客都在前院摆宴,女眷则都是在屏雀台摆宴,得分开吃。

    其实阿乖不怎么在意这些,她向来都是被宋晞小北小柴火带着玩儿,季心禾也是下意识的不怎么希望她接触太多其他的千金名媛,倒也不是说那些孩子们不好,只是如今阿乖的身份摆在这里,是平阳王府唯一的郡主。

    她在禹州的身份,那就相当于是公主的存在,就是因为这样的地位差别,所以她和别的贵族千金一起玩,别人总会下意识的捧着她一点,这不知不觉之间,就容易养成骄纵的性子。

    心禾虽说对阿乖向来宠溺,但是也不希望把她给养歪了,有些东西该严格的还是得严一点,不然以后养成下一个宋雅兰,季心禾真的是有的愁了。

    不过因为阿乖也的确更喜欢和宋晞小北他们玩儿,倒是也不用季心禾多操心这些,尤其宋晞跟个小大人似的,让他带着阿乖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阿乖五年来,是头一次这样大操大办生辰宴,其实真正的目的还是借此宴席,聚集一下禹州的名门望族,顺带了解各个家族的势力,做一点疏通和引导。

    五年过去,穆侯楚在禹州的声望和威严几乎是****攀升,在众多民生和民望的事情上都做了很多事,如今的禹州,除了“匪患”太多,几乎没有什么别的大问题,甚至可以说,是远远好过京城的,不论是经济上,还是民生上。

    也是因此,禹州的百姓对平阳王府是非常崇敬的,平阳王府的威望,甚至隐隐压过了朝廷,这也难怪皇帝如今这般坐不住,派出段澜这个心腹前来探查。

    今日聚集禹州的名门望族,其实也是让他们明白,在这禹州,真正的主人是谁,或者说,能给他们的家族长久盛行不衰以及更好未来好处的人是谁。

    穆侯楚无疑是已经准备敲山震虎了。

    这些内情,阿乖不知道,她也不必知道,反正她只要明白,爹爹娘亲今年为她过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生日就是了。

    宴席就摆在屏雀台的临仙阁内,季心禾牵着阿乖进去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女眷都已经入席了,随着她进来,便齐齐清脆的屈身行礼:“给王妃请安,给小郡主请安。”

    心禾笑了笑,牵着阿乖坐到了主位上:“都不必拘谨了,各自就坐入席吧。”

    “谢王妃。”众女眷这才纷纷落座,还不忘不时的抬头打量一下主位上的季心禾,隐隐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平阳王妃果然生的美,从前也只是听说过大名,还真是没怎么见过。”

    “若非是个顶顶的美人儿,怎会让平阳王娶妻六年来依然没有纳一个妾?”一个少女笑道。

    “说的也是,只是这位平阳王妃甚少露面,素日里低调的很,我在京中的一位堂妹曾经给我来信说,这位平阳王妃可是个厉害的角色,说是当初在京城,也是曾经搅弄风云的人物,却没想到,她如今低调至此。”

    “当真?你还知道她曾经在京城的事?”

    “也只是一点点,她好像只在京城呆过不足一年的时间,我也只是听说而已,确切的我也不晓得。”

    却是有人轻叹一声道:“不论如何,如今能嫁得如此如意郎君,享受崇高的地位,还能守住丈夫独一无二的心,即便至今只得一位郡主,这诺大的王府也没有纳一个妾,这便是我等艳羡不来的。”

    因为心禾极少在人前露面,这次难得现身,自然引来诸多的讨论。

    心禾倒是也不在意,只装作没听到,现在就到了献礼的时候了,书兰手边上堆着一摞的礼单,都是这些名门望族送给阿乖的生辰礼,书兰一边念着,一边便有下人将礼物给送上来,给季心禾和阿乖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