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95章 她觉得他会对她怎么样吗?

第595章 她觉得他会对她怎么样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微微挑眉:“你知道我是谁?”

    小柴火看着他:“我不知道,但是王家与绾绾阁打交道多年,王家是个什么样的秉性,我心里还是清楚的,如今王家受贵人胁迫,不得不对绾绾阁故意出难题,看来这个贵人来头似乎也不小。”

    “好,现在你我也算是交了个底,不如就交代的更彻底一点吧,明人不说暗话,我对绾绾阁很感兴趣,阁下应该可以和我细谈。”段澜勾唇道。

    段澜从前也很爱笑,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的一个深深的梨涡,藏着无限的美好。

    如今也笑,只是笑的深不见底,总让人觉得藏着什么深意,甚至算计。

    小柴火淡声道:“可我并没有兴趣和你谈。”

    段澜面色微变,面上的笑意却没有淡:“什么意思?”

    小柴火抬眸看着他:“我的意思就是,我愿意来,只是想来要回我的那批货,而不是来给你得寸进尺的机会。”

    “得寸进尺的机会,”段澜唇角的笑意染上了些许寒意,缓缓的道:“既然如此,那你只怕要失望了。”

    话音刚落,他便是抬了抬手,他身后的近十个侍从立即拔刀,齐刷刷的指向了小柴火。

    “现在,你还想和我谈吗?”段澜看着他道。

    小柴火的面色却未变分毫,只是声音冷了几分:“不想。”

    随即身形一闪,骤然闪出这群侍从的包围圈子,那群侍从立即挥刀向着他杀来,小柴火往腰间一摸,旋即一把短刀出鞘,招实利落的和那帮人缠斗了起来。

    坐在马车里的心禾秀眉微蹙,面色有些凝重了,她挑开车窗帘子看着这一场混乱的打斗,好在小柴火这些年虽说课业落下了,但是功夫却是半点不落,而且精进的飞快,如今便是凌风,也只能堪堪胜过他几招而已。

    所以这一场打斗,他倒是没有太落下风,反而有几分游刃有余。

    心禾一颗心微微放了下来,她知道小柴火不是莽撞的人,想必也是摸清楚了对方的实力才敢出手的。

    可旋即,季心禾便被段澜手中的一个明晃晃的暗器给惊的面色一变,就在段澜要出手之际,季心禾骤然掀开车帘子下了马车:“南儿,不得无礼!”

    小柴火立即停止了打斗,兴许是季心禾这一声出来气势太强,便是段澜的人也都暂时的住了手,警惕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季心禾带着帷帽,让人看不清脸。

    小柴火看着她下车来,眉头都跟着一蹙,走到了她的跟前,低声道:“夫人。”

    心禾抬眸扫了一眼段澜。

    却见他不知何时竟怔在了原地,那一双原本深不见底掩藏着所有的情绪的眸子,此时意外的泄露出了一抹惊诧和慌忙。

    他死死的看着季心禾,袖中握着的那枚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暗棋,几乎要割破他的手心,可即便是这样的疼痛,却也压不住心口那道撕裂的疼。

    六年未见,这六年来,他****夜夜的想过无数次,他们何时能再重逢,他能再见到她,他该和她说什么样的话,你过的好不好?你想过我吗?甚至——你后悔吗?

    可他从未想过,再见的这一天,会是这般情景。

    他们彼此赤裸裸的站在对立面,遥不可及,分明彼此熟悉,却似乎已经成了最陌生的人。

    季心禾一眼就扫到了段澜死死盯着她的目光,那复杂的情绪表现的再明显不过,他认出她来了。

    季心禾秀眉微蹙,她都带着帷帽了,怎么他还认出来了?方才她也就说了一句话而已,还故意把声音放的凌厉几分,时隔六年,他还记得这么清楚,也太敏锐了些吧?

    她先前听他说话都没能想起来。

    段澜却只有苦笑,六年来****夜夜的思念,她的一颦一笑都没有忘却过,怎么会忘记她的声音?

    既然他认出来了,季心禾倒是也不必隐瞒什么了,果决的迎上他的目光,冷声道:“既然你先前已经说的清楚,要绾绾阁的东家亲自来提货,现在绾绾阁的东家已经亲自来了,你却二话不说直接拔刀相向,阁下这么做,未免太过分!是真的不把我们绾绾阁放在眼里?”

    她声音清冷,带着几分恼火和凌厉。

    甚至说话之际,便已经不自觉的摸向了自己腰间的佩刀。

    这点小动作,别人或许发现不了,但是段澜怎会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她的习惯他记得清清楚楚,她在警惕的状态下,就会摸刀了。

    她警惕?她分明认出了他,又何须警惕?难不成她觉得他会对她怎么样吗?

    时过六年,他在她的眸子里已经看不到丝毫对往昔的留念,只有警觉和防御。

    段澜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他心心念念的盼了留念的相见,却是这幅场面。

    季心禾话已经出口,段澜却迟迟半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视线依然落在她的身上,即便看不清她的脸,却从未挪开分毫。

    季心禾蹙了蹙眉,正要说话,便见小柴火已经先一步挡在了她的跟前,声音又冷了许多:“要么交货,要么走人,我们绾绾阁从来不怕事大,别废话!”

    段澜的视线别她小柴火打断,这才终于回神一般,飞快的整理好了情绪,转瞬之际,便已经再没有分毫方才的失神之态了。

    反而看着小柴火的目光多了几分意味深长,唇角勾起一抹凉凉的笑:“我说过,我只和绾绾阁的东家面谈。”

    眼下的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绾绾阁真正的幕后东家,是季心禾!

    呵!他早该想到的,这样的商业神话,除了季心禾还有谁能做到?可他却差点信了她五年来深居简出默默无闻的假象。

    季心禾从小柴火的身后走了出来,冷声道:“没有需要谈的,要么给货,要么走人,这禹州是谁的地盘,你心里应该清楚,这件事闹大了对你没好处。”

    段澜看着她眼中的森森寒意,心里倏然一痛,有些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来:“多年不见,就当老朋友叙叙旧,也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