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96章 不许动她分毫

第596章 不许动她分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一晃神,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似乎突然变的熟悉了几分,他此时面上扯出的那一抹勉强的笑,和藏着痛苦的眼神,似乎让她想起当初她大婚那日,他说要带她却被拒绝的时候。

    那时他也是这样,可怜又无助的像个孩子。

    这些年过去了,季心禾其实对他当初的那一点点朋友情分都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唯独磨不掉的,就是一丝丝愧疚,因为那样一个眼神,让季心禾头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是个罪人,之后传来段澜改变,他为了利益不折手段,甚至牺牲自己的婚姻,甚至将自己的一生准备葬送在这个他从前最厌恶的权势争夺囚笼里。

    外人都在说,段家三公子总算开窍了,一鸣惊人,如今在朝野之中也算是一等权臣,前程似锦,权利滔天。

    可她却知道,现在的他其实已经失去了太多。

    她有时候会想,他变成这样会不会是因为她,是不是也有她的原因在里面,所以她会因此自责,这一点点自责和愧疚藏在心里,几乎连她自己都要忘了。

    可当看着他这样的神色,季心禾却不由的想起来了。

    小柴火突然听到这样的对话,似乎知道了什么,看着段澜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敌意。

    季心禾却也只是一瞬间的恍惚,随即便被理智给拉了回来,不论如何,现在都不可以和他有分毫的纠缠,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处在了对立面,这种关系不可能化解,她还没有蠢到和敌人坐着一起谈心叙旧的心情。

    “段大人的一声老朋友我不敢当,况且段大人这次前来禹州,大概也不是想要找我叙旧吧?既然你先前说明人不说暗话,咱们还是别来那些虚的了,今日之事敞开了说,我的货,你到底还不还。”季心禾眸光锐利的看着他。

    段澜早已经料到了她会是这般答复,此时反而有些自嘲的掀唇笑了笑:“还,既然是你的东西,我自然会还。”

    他深深的看着她,这话中明显还带着几分别样的意味。

    季心禾却直接转身就走:“多谢。”

    随即还对着小柴火道:“让人去提货吧,我们现在就回。”

    小柴火微微点头:“是。”

    季心禾已经回了马车上去了,小柴火吩咐了花满楼的小厮去搬货,便也紧跟着她去,临走前却还是转头看了一眼段澜,眸中的敌意毫不掩藏,像是一只随时可以发威的小狼。

    小柴火跳上了马车,一策马鞭,马车便绝尘而去。

    随着马车渐渐驶出了段澜的视线之外,段澜却依然定定的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似乎在出神想着什么事儿。

    他身边的一个手下抱拳道:“大人,这些货就这么还给他们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段澜淡声道:“无事。”

    “是。”手下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低头应下。

    段澜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来,语气里染着几分轻嘲的味道:“还打算秘密的来,谁知还是一下子就被撞破了,这难不成,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大人,方才这个女人,属下没猜错的话,是不是就是穆侯楚的夫人?难怪呢,原来这绾绾阁和花满楼竟然是她的产业,这女人果然不一般,穆侯楚这么个帮手,难怪这些年顺风顺水。”

    段澜抿唇不言,袖中的手却是紧了几分。

    那手下便是试探着接着道:“这个女人这般厉害,而且还是穆侯楚的女人,留着就是咱们的最大的绊脚石,不如还是先······”

    他话还未说完,段澜的眸光便骤然凌厉了起来,一眼扫过来,冰冷冷的几乎要将戳穿。

    这手下猝不及防的被吓的腿肚子一抖,险些跪在地上。

    段澜声音森寒的道:“不许动她分毫。”

    那手下连连点头:“小的,小的知道了!”

    段澜依然冷冷的看着他:“今日之事,半个字不许透露出去,如若不然······”

    段澜在手上掂了掂那枚银晃晃的暗棋,一双眸子凉薄到了极致。

    那群手下哪儿还不懂?连连“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属下不敢!”

    段澜冷哼一声,随手将暗器收入了袖中,转身便走:“走。”

    “是!”手下们不敢耽误,匆匆的从地上爬起来跟上。

    跟着段澜办事,不单单行事机敏,这看脸色的本事也得厉害一点,因为段澜除了权势和地位以及容貌上的大名声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大名,那就是喜怒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他会突然之间为了什么生气,为了什么暴怒。

    而你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尽量让自己不要撞到了枪口上,不然下场······也是很惨的。

    ——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着,季心禾背靠着马车车壁,微微合着眸子,在脑子里梳理今日的情况。

    眼下的情况,其实算不上太坏,她在段澜那里暴露了身份,但是她也发现了段澜的存在,他们现在算是彼此都过到了明面上来。

    虽说她是绾绾阁幕后东家的身份暴露了,恐怕引来杀身之祸,但是她身在禹州,穆侯楚如今在禹州的势力也是越来越稳固,朝廷的人想对她下手也不一定那么的容易的,而且,她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样一想,今日倒是也不亏,至少知道段澜已经到了禹州,可以让穆侯楚开始严加防范,否则真的被他闷不吭声的就敲一闷棍,那才是倒霉了!

    现在想问题,也就是要在段澜身上下大功夫了。

    季心禾心里思量着,思绪也就渐渐飘远了。

    直到小柴火突然出声道:“夫人和这个人很熟?”

    季心禾微微睁开眼:“算是吧,从前熟,现在······我也不是很了解他了。”

    小柴火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心里有些闷闷的:“哦。”

    季心禾倒是觉得有趣,这孩子几乎没有闹情绪的时候,也正是因此,他真的是从来不像个小孩子,如今都已经十六了,却还突然多了点儿小孩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