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97章 我相公怎么这么可爱?

第597章 我相公怎么这么可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怎么了?”心禾问道。

    小柴火垂着眸子,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担心,夫人这次被人察觉了身份,只怕会引来很多的祸患,而那些人又是朝廷里的人。”

    小柴火说着,顿了顿,才道:“夫人太冲动了。”

    心禾笑道:“原来是这事,可我方才若是不出来阻拦,那人只怕已经用暗器取你的性命了,我当时也没想到,我只是说一句话,他就能把我认出来,到底是我大意了。”

    小柴火闻言却是有些诧异的抬头:“是么?谁的暗器?”

    “是那位段大人的,”心禾说着,便摇了摇头:“他现在心思也是毒辣的很,只不过因为你不应下他的要求,便直接杀人灭口。”

    她想起段澜曾经对她说,穆侯楚杀人无数,未来是要遭报应的。

    顿时觉得讽刺,他现在,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小柴火的心情竟莫名的好了许多,得知她是为了他才露面的,总觉得满足了,说到底,她还是在乎他的。

    小柴火难得的露出了笑脸:“那我以后随时保护夫人,不能让夫人落单。”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将段澜的事情告知王爷,他已经到了禹州境内,咱们不得不设防。”季心禾道。

    小柴火点点头:“我去赶车。”

    说着,便已经钻出了马车。

    小柴火就算是赶车都赶的比别的车夫要稳要快,季心禾有时候都有些好笑,怎么他似乎样样都拿手,唯独学业是一天比一天差。

    季心禾有时候想想也是无奈的很呐。

    忽而,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即便听到小柴火的声音:“是王爷。”

    心禾诧异的掀开了车窗帘子,果然,迎面策马奔来的正是穆侯楚。

    穆侯楚一看到季心禾的马车,便一拉缰绳,马儿骤然停下,嘶鸣一声,高高的一跃,随即才落地。

    与此同时,穆侯楚已经翻身下马,身形一闪便已经到了马车里来了。

    心禾惊呆了似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穆侯楚眸中还藏着几分怒意,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胸口起伏了几下,到底还是压制下去了:“你去见段澜了?”

    心禾眨巴了下眼睛:“你怎么知道?”

    穆侯楚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季心禾很敏锐的察觉,某人的忍耐力已经要破功了。

    季心禾连忙按住了他的手:“我也是去了才知道是他的。”

    穆侯楚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却也有些自责:“我今日才发现他已经到了禹州,这狡猾的老狐狸,用障眼法把我都险些骗过去了。”

    “那你·····”

    穆侯楚冷哼一声:“我先是查到了他已经到了禹州,随后便让人去探查他来禹州之后做的手脚,谁知才得知他对绾绾阁变相出手了,后来又知道,你为了那一批货亲自去见他了。”

    心禾好笑的道:“我是为了那批货去的,又不是为了他去的,你生什么气?再说了,我去了也只是公事公办,把货拿回来了而已,我一开始都不知道是段澜,我还以为他还在京城根本没出发呢,他也不知道是我,他这次对绾绾阁下手,其实就是为了探查绾绾阁背后的东家是谁,谁知竟然是我,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穆侯楚皮笑肉不笑的道:“的确够误打误撞的。”

    心禾抬起头在他的唇瓣上轻轻啄了一下,眨巴了下眼睛:“这样行了吧?消气了没有?”

    就知道这男人若是晓得了肯定要闹脾气,果不其然。

    还好季心禾早就掌握了对付他的办法。

    穆侯楚眸光微微缓和了一点,却还是板着脸道:“没有。”

    心禾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就没有!那你就当我是故意去见他的好了!”

    说着,便转过身子去不看他。

    谁知她身子刚刚转过去,便被一双大手给掰了回来,穆侯楚强势又霸道的压住了她的娇唇,扣着她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一通,把她那一双娇唇都吻的红肿了这才放过她。

    穆侯楚微微松开她,摸了摸她红肿的娇唇,这才轻哼一声:“消气了。”

    心禾原本还想生气呢,这会儿被他这副故作傲娇的样子给逗的“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咯咯笑的前仰后合,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忍不住拽着他的衣襟道:“我的相公怎么这么可爱呢?”

    穆侯楚脸色又黑了几分,这小女人现在无法无天,还敢取笑他?!

    他捏了捏她的小脸,在她耳边低声警告道:“晚上回家我让你看看我更可爱的样子?”

    “可爱”二字被他咬的格外的重,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这一辈子,什么样的形容词没有听过?形容他的词要么冷傲,要么无情,要么手段狠辣,可到了他家小媳妇的嘴里,成了······可爱?!

    他穆侯楚是能用“可爱”来形容的生物吗?!啊呸!人吗?

    季心禾果然一听这话就老实了,立马收了笑,一本正经的道:“段澜现在已经到了禹州了,他行动很快,一下子就知道从绾绾阁开始着手查,我觉得若是再不做出点防范来,只怕他查出更多东西来。”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道:“你现在知道他动作快,手段不一般了?那你还让他察觉到你,你可知道你在禹州做出的这些动静,一旦被朝廷那边知道,朝廷那边怎么也不可能放过你的!”

    心禾无辜的道:“我原本也没想路面的呀,我也的确没露面啊,谁知道这段澜这么敏感,我带着帷帽,遮着面容,只说了一句话,他就给听出来了。”

    穆侯楚闻言眸光又冷了几分,季心禾说是段澜敏感,他却不见得是真的敏感吧,只是对她敏感而已!

    时隔六年,一句话就听出了她是谁,这六年来估计没少惦记他媳妇儿!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脸,脸色难看的道:“以后不许见他。”

    心禾连忙乖巧的点头:“我不见,你说不见我就不见,好不好?”

    穆侯楚这才消消气了,说起了正事儿:“至于段澜在禹州的动静什么的,你也不要多管了,一切有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