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02章 吃力不讨好

第602章 吃力不讨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送走了宋夫人和宋雅琳,心禾便开始看秀坊那边送上来的设计稿,这是为了下一季度的设计稿征集的绣娘们的设计想法。

    绾绾阁的秀坊现在经过五年的发展,不论是绣娘还是精工巧匠们,都被季心禾带动的思路都活跃了很多,现在想法和设计心思其实都很多,有一些想法和设计甚至季心禾有时候都会觉得惊奇和新颖,心禾给他们打开了一道门,他们自然会学着自己去摸索,甚至摸索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比季心禾想的差。

    心禾对于现在绾绾阁的状态还是很满意的,它现在成为整个禹州的流行风向,绾绾阁的每年四次的秀场也成了禹州名流贵族圈子里最受瞩目的一次盛会,几乎是贵家千金和贵妇们象征身份的一次出席场合。

    其实不单单禹州,禹州周边很多地区都有绾绾阁的盛名在外,可惜隔得远,最多也就只能听听名声了,不少人都翘首以待的盼着绾绾阁几时能在禹州以外的地方开设分店,但是绾绾阁五年来毫无动静,除了将禹州的绾绾阁再三扩张之外,连想要开分店的心思都没有。

    季心禾当然不会开设分店,绾绾阁现在就是禹州最大的商业巨头标志,她要的就是禹州的经济单方面的高速提升,至于其他的地方,她宁愿自己少赚点也不会帮着拉动经济的。

    这次的设计稿件很多,心禾一看一下午都没看完,估摸着要仔细评判的话还得费几天的功夫。

    阿乖早就跑出去和小北他们玩儿了,心禾倒是也不担心。

    倒是想起今日宋夫人来说的话,让心禾不禁秀眉微蹙,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事儿似乎有些古怪了。

    等到晚上,季心禾才总算和穆侯楚提起了此事。

    “大皇子和宋雅琳的婚约?”穆侯楚挑了挑眉:“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心禾无奈的揉了揉额角:“今日宋夫人登门来找我了,宋夫人这些年都没有求过我什么事,这次看着她一脸憔悴的样子,来说这事儿,我也是不忍心拒绝。”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若是真要传个什么信儿,倒是也不算什么事儿,下次给大皇子的去信里,我直接提一句就是了,只是这事儿,怕是吃力不讨好的,我是担心你。”

    心禾哪里不知道?

    她比谁都清楚现在大皇子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就是想退婚,就是不想继续妥协,不然到边关去呆五年干什么?

    这么强烈的决心,哪里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承诺就能改变的?说不准还能刺激大皇子做出更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到时候她帮了忙,出了力,事情的发展反而更差了,自然就是吃力不讨好的。

    心禾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的道:“我知道,不过宋夫人向来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她今日来求我的时候,也算是走投无路才来的,估计本来也没有抱很大的期待。”

    若是宋夫人当真是那种蛮不讲理一心索求回报的人,季心禾这些年也不会和她一直关系都还保持的好好的。

    其实心禾交朋友都无所谓你到底是个什么性情,宋夫人的脾性和观念其实和季心禾格格不入,宋夫人的眼里,就该以夫为天,是个十分传统又和知书达理的女人,季心禾虽说不认同,但是宋夫人真心带她,她便也真心来换,所以这些年她们关系也一直都不错。

    穆侯楚点点头:“那就好,这事儿我记下了。”

    心禾却还是歪在床头出神,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穆侯楚看出了她似乎有心事。

    心禾抱着他的胳膊,将头枕到了他的肩膀上:“没事,我只是觉得这个宋雅琳······嗯,心思有些太沉了吧,这姑娘素日里话也很少,瞧着倒是乖巧沉静,但是总觉得让人瞧着都猜不透,这次的婚约,其实我看的出来,宋夫人都想直接解除婚约算了,大概也是宋雅琳一直坚持,拖到二十岁,就为了拖着这一纸婚约,真的值得吗?”

    穆侯楚轻嘲的牵唇笑了笑:“你看来不值得,她却不一定,大皇子再如何,那也是嫡出的皇长子,若是真的有心争皇位,也不是没有机会可言的,这个宋雅琳大概野心也大的很,放不下这份执着吧。”

    心禾蹙眉道:“可大皇子无心皇位,更何况他现在也不讨皇帝喜欢,都已经自行请命去了边关了。”

    穆侯楚笑了一声:“他就算有心皇位,我看他也不是那块料,宋雅琳的算盘大错了。”

    心禾想了想,也的确,大皇子的身上似乎具备了一个皇帝不该有的所有缺点,他性子执拗,认定的事情半点也不愿妥协,就算情势所逼的稍稍让步也不肯,可以说是很古板了,他脑子也不怎么好使,不聪明不懂谋略,轻易能中计,更重要的是,从大皇子至今这么多年的表现来看,对皇位是根本没有半点心思的。

    唉,这么想想,这宋雅琳的算盘的确打错了。

    季心禾觉得这事儿乱的很,索性也不管了,直接道:“罢了,这事儿你看着办就好了,就给大皇子去一封信,别的事儿我也懒得多想了,麻烦!”

    穆侯楚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早这样多好,都是别人的事儿,想这么多干什么?”

    ——

    自从那日得知了段澜已经进入禹州境内的事情之后,穆侯楚便已经调动了禹州布置多年的暗线和暗哨,将段澜随时盯的死死的。

    “段大人来禹州第一件事就是查绾绾阁的幕后东家,也算是雷霆手段了,可自从那日见了王妃之后,却是再无动静,这几日都是在禹州山山水水的地方游玩,倒是没有要办正事儿的打算。”凌风抱拳道。

    穆侯楚冷冷的将手上的探报扔到了桌上:“前脚在我这里露了现行,现在自然没胆子再继续调查什么东西了,也只能做出一副假象来迷惑人,下,吩咐下去,给我继续盯紧他,一刻也不许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