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05章 离他远点儿

第605章 离他远点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晞看了一眼段澜,面上的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心里却已经开始暗暗警惕,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着阿乖就走:“走吧。”

    阿乖抱着他的脖子眨巴着眼睛问道:“晞晞哥哥,他是好人吗?”

    宋晞抿了抿唇:“不知道。”

    阿乖歪了歪头:“那我去问问娘亲好了。”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回廊的转角处,段澜这才收回视线,偏了偏头问自己身边带路的小厮:“那个男孩子是谁?”

    那小厮笑着道:“那位啊,是咱们镇上文家的小公子,大人应该不认得,因为两家来往密切,所以这位小公子也在咱们王府里和小郡主还有表少爷一起念书。”

    段澜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却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走了。

    段澜走到前厅,穆侯楚果然不在,他意料之中,倒是难得十分耐心的坐等了起来。

    直到换了两杯茶,穆侯楚才总算现身了。

    段澜站勾了勾唇,起身拱手道:“多年不见,平阳王一如当初啊。”

    穆侯楚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并不理会他的客套,直接走到他主位上坐下:“六年不见,段大人倒是变了个彻底。”

    段澜随意的坐下:“时过境迁,就算有些变化,也不足为奇,尤其逆境之中,变化都是出其不意,王爷这些年日子过的和美,还喜得一女,算是过的安乐了,没什么特别的变化自然也是正常。”

    穆侯楚淡声道:“段大人说起来这成婚的日子和本王也差不太久,这天伦之乐,你也享得起。”

    说着,唇角还隐隐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看的直教人浑身发麻。

    段澜眸中一闪而过的戾气,唇角的笑意染上了几分凉意:“来日方长,现在志得意满,未免太早了些,谁知道明日又会发生些什么?”

    “等你有机会改变我的明日的时候再说吧,”穆侯楚冷哼一声:“你这次登门难道就只是为了说这么几句废话?”

    “我这次来禹州的目的你应该再清楚不过,禹州有什么猫腻,你心里自然也是清楚的,若是你想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自然也不怕什么。”段澜不轻不重的将茶杯搁在了桌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穆侯楚眸光微微一抬,看着段澜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意:“禹州的猫腻,你有本事查出来,就查,没本事查出来,就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瞎说话。”

    段澜弯了弯唇角:“我自然知道我是查不出来的,禹州是你的地盘,我现在时时刻刻的在你的眼皮子低下,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若是之前穆侯楚还未发现他已经到了禹州,恐怕还有点机会,现在,呵,他还真没这个必要白费力气了。

    “查不出来就走人。”穆侯楚淡声撂下一句,直接起身就要走。

    段澜却淡笑一声:“可你怎么就觉得,我这次来就真的是为了查出什么来的呢?”

    穆侯楚脚步一顿,冰冷的眸光扫在他的身上,让人不寒而栗。

    段澜却浑然不觉一般,他早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少年了,谁也不知道这六年里他发生了什么,改变了什么,才能够如此沉着的面对这个强大的男人的凌厉气势,平视他。

    段澜唇角的笑意又多了几分戏谑的味道:“其实我何必查出什么来?若是我真的查出了什么东西,回去给皇帝交差,他一下子将你给除掉了,依着皇帝多疑甚至容不下沙子的性子,必然也会如同当初容不下你一样,容不下我,何不将你这箭靶子留下?”

    穆侯楚冷冷的看着他:“所以你来禹州的目的是什么?”

    段澜挑衅的勾了勾唇:“我来,自然有我来的目的,我说过,来日方长,最后结果如何,谁知道呢?”

    段澜话中的语气,都带着几分狠色。

    风轻云淡的面色之下,藏着一颗已经风起云涌的心,这些年他在这场败局之中苟延残喘,殚精竭虑,穆侯楚却在这千里之外过的如此顺心,这一切对他,似乎都太不公平了些。

    穆侯楚面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寒冰,袖中的手已经捏的青筋暴起,感觉随时可以一拳砸出去了。

    在面对季心禾的事情上,他向来没有太多的理智可言。

    就在气氛僵持之际,便见心禾匆匆赶来,扯出一抹笑来:“我听说有贵客来?”

    穆侯楚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心禾一双小手包住了他紧握着的拳头,轻声道:“我听阿乖说来贵客了,所以来看看。”

    她脸上微红,说话还有点儿喘,可见是一路赶来的。

    她不赶来怎么办?只怕这两人直接打起来!

    到时候明日一早,这满禹州都得传遍了去,甚至当年在京城,她和段澜的几番纠葛也得被翻出来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尚且是小事,只是段澜是皇帝派来的人,不论怎么说面子功夫得做足,不然这把段澜给整出个三长两短来的,只怕正好给了皇帝一个整治穆侯楚的由头。

    段澜看着她如此自然的紧握着穆侯楚的手,面上的笑意微微僵了一僵,看着心禾道:“好久不见。”

    心禾已经能感觉到穆侯楚周身的冷气压了,扯出一抹笑来:“说起来我们夫妇也的确是有些年头没见段大人了。”

    一句“夫妇”倒是让穆侯楚心情好了不少,冷哼一声,大手直接搂住了季心禾的腰:“虽说多年不见,理所应当好生款待,可惜我府中事务繁忙,只怕也只能怠慢一回了。”

    段澜掀了掀唇:“不妨事。”不知是不是冷笑。

    阿乖站在一边眨巴了下眼睛,总觉得这气氛怪的很,便忍不住软糯糯的道:“爹爹今天不是不出门吗?为什么会很忙?”

    穆侯楚被自家女儿当众戳穿,倒是半点不脸红,直接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爹爹有没有说过不要和坏人接触太多?”

    阿乖呆呆的道:“这个叔叔是坏人吗?”

    “对,以后离他远点儿。”穆侯楚摸了摸她的小脸,随即睨了段澜一眼,这便抱着闺女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