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06章 我还要你干什么?

第606章 我还要你干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僵硬的扯了扯唇角,这幼稚鬼!

    随即便要跟上穆侯楚的脚步出去。

    段澜突然道:“你过的好吗?”

    他似乎有些痴痴的看着她,六年未见,他做梦都是她的影子,书房里挂着她的无数幅画像,今日才真正见到她,段澜觉得一秒钟都不想错过。

    季心禾回头,迎上了他那满是执念的眸子,神色沉静的道:“我很好。”

    说罢,却也不问他如何,转身便走了。

    她知道段澜在想什么,她也知道他一心求什么,可他所求的东西,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给,也给不起的,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更狠心一点,断了他这份执念。

    段澜苦涩的牵了牵唇角,她很好,即便没有他,她也一样很好,可她为什么不问问他呢?他这些年,过的一点也不好。

    ——

    心禾一出去,便瞧见穆侯楚阴沉着脸站在外面了。

    阿乖小声的道:“爹爹生气了吗?”

    心禾将阿乖抱给了书兰:“娘亲和爹爹有话说,你先去找宋晞哥哥和小舅舅玩。”

    “嗯。”阿乖乖巧的点点头,这才让书兰抱走了。

    心禾这才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也不想来的,但是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脾气,万一被他给伤出个好歹来,朝廷那边你也不好交代啊,段澜这次来的身份,没准儿就是钦差,这钦差大臣就相当于皇帝,咱总不能太过分是不是?”

    今日若非是阿乖跑去告诉她,她都不知道段澜来府上了,吓的她连忙赶来了。

    穆侯楚冷哼一声:“我看他这次来的目的,已经司马昭之心了。”

    心禾笑眯眯的道:“就算是司马昭之心了,那又如何?咱们还怕了不成?你干嘛生气嘛。”

    穆侯楚眸光凝重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缓缓的道:“若是我说我真的怕了,你信吗?”

    心禾微微一愣,万万没想到这是穆侯楚能说的出来的话。

    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连死都不怕,却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怕了?

    穆侯楚拨弄了一下心禾额上的碎发,轻声道:“心禾,但凡涉及到你的事情,我总也免不得多许多顾虑,段澜······他又尤其不一样一些。”

    穆侯楚顿了顿,眸光又黯然了几分,他其实无数次的后悔过,从前他从未后悔自己做的任何事,除了七年前的那一次“逃婚”。

    他后悔面对大局和她的情况下,到底还是选择了放下她,后悔其中缺少的这几个月的陪伴,后悔给了段澜趁虚而入的机会。

    那几个月,他到底还是残缺了,段澜到底在她心里曾经种下过什么样的种子,他全然不知,为什么他这么介意段澜,也正是因此,这种未知的恐惧让他不得不感到害怕,让他不得不开始顾虑很多。

    顾虑到连她见他一次都会不由的患得患失。

    他分明应该知道,她爱的是谁的。

    心禾圈住了他的腰身,埋在他的怀里道:“穆侯楚,你怕什么?你觉得我不爱你会和你成亲为你生儿育女吗?”

    穆侯楚轻轻搂住了他,心里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似的:“我知道。”

    心禾弯了弯嘴角,笑道:“若是你实在不放心,那你就看好阿乖好了,要是哪天我真的跑了,你手上有阿乖,我肯定还是得乖乖回来的。”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小脸:“你敢!”

    心禾这才笑道:“不过段澜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了?你这么大火气。”

    穆侯楚沉声道:“段澜说他这次真正的来意不在查禹州的底细,除掉我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反而皇帝下一步就要将枪口转到他的身上,卸磨杀驴,这是皇帝惯用的伎俩,他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说他来禹州,是另有所图。”

    穆侯楚说着,便沉沉的看向了季心禾。

    季心禾十分识趣的没有问到底是图什么,反而道:“他的话也不可全信,说不准就是为了让你对他掉以轻心,要知道,他现在和我们之间是完全对立的关系,他能多掌握一点你的把柄,对他绝对是有利无害的。”

    穆侯楚道:“的确如此,我那么好骗,只要他一日还在禹州,就别想翻出什么浪来。”

    “嗯!”

    ——

    段澜从平阳王府出去的时候,已经面色阴沉。

    跟着他的随从们几乎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然不知自家主子为何这么短短的功夫里,就完全变了脸色。

    就算阴晴不定,也不能怎么快吧!

    青云倒是意料之中一般,小心翼翼的道:“主子,这禹州,咱们还继续呆吗?”

    其实依着青云的意思,根本就不用呆了,穆侯楚在禹州的势力完全强大到可怕,他们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行动上都完全受到束缚的,在穆侯楚的地盘上,想要挖出什么好处来不成?

    简直就是做梦了。

    段澜却是冷哼一声:“走?穆侯楚还未除,我如何走?”

    “可眼下······”

    段澜直接翻身上马,抬眼看了看这平阳王府禁闭的大门,冷笑一声:“眼下,也未尝不是个好机会。”

    青云还未反应过来,段澜便已经一策马鞭,呼啸而过。

    青云也只能轻叹一声,连忙翻身上马追上去。

    段澜一路疾驰回到府中,便已经有探子在里面等着了。

    “如何?”段澜冷声道。

    这探子就是他埋在禹州的暗线,整整六年没有动用,时至今日才总算启用了一次,今日登门造访平阳王府,何尝又不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举动?

    穆侯楚真的没说错,他是变了,变的连他今日都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为了去见季心禾一面,还是只是想要去分散穆侯楚的注意力。

    甚至分不清楚,他现在做的这一切,是为了得到季心禾,还是为了得到这一片繁华江山。

    “平阳王的人守的都很紧,半点空子也没有,想要查出什么都难如登天,除非在平阳王府内部有什么人可以利用的。”探子道。

    段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若是我有,那我还要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