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08章 他不会中的

第608章 他不会中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北眼睛都跟着亮了,欣喜的道:“真的吗?”

    心禾没好气的道:“我骗你做什么?左右我和宋二夫人私交也都还不错,这事儿没什么难的,只是······”

    只是二房除了宋雅琳,都是庶女,心禾虽说不记得这位六姑娘是谁,但是这一点心禾还是能分辨的。

    说句实在话,季心禾对于小北还是比较宝贝的,自己唯一的一个亲弟弟,她虽说也没非要给他娶个什么高门贵第的千金,但是最起码,得是个嫡女吧。

    若是小北这次自己不说,她恐怕也就亲自给他物色了。

    小北一听心禾这话,便是心里一紧,连忙道:“我不嫌弃庶女的,还不都是一样的女孩子!”

    心禾瞧着他这态度,便也是无可奈何:“那你可知道,她到底哪里好?瞧你护着她那样儿,人家还不一定认得你呢。”

    小北红着脸道:“她肯定是认得出我的!”

    “嗯?”心禾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认得出?不是认得?

    小北却是已经不肯说了,害羞的直接转身就跑了。

    阿乖软软的道:“小舅舅怎么脸红了?”

    “因为他害羞了。”宋晞笑道。

    “晞晞哥哥你害羞过吗?”阿乖问道。

    宋晞轻咳了一声:“应该没有吧。”

    阿乖又看向小柴火:“小南哥哥呢?”

    小柴火抬眸看了一眼心禾,随即无声的低下了头,没有回话。

    阿乖歪着头眨巴了下眼睛,为什么气氛突然之间怪挂的了?

    心禾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

    一边说着,便想起什么似的,对小柴火道:“说起来,我也是想问问你呢,是不是也该订一门亲事了,你和小北同岁,什么事儿都是一起的,现在小北要议亲,那你的事儿也可以一起办起来的。”

    小柴火眸光一闪,立即抱拳道:“我暂时没有成亲的打算。”

    心禾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逼你,只是这好男儿先成家后立业,成家未必不是好事,家里有个知冷知热的,你才知道娶媳妇儿的好了。”

    小柴火低着头抿着唇,没有说话,态度却是很坚决了。

    心禾这才无奈的道:“那就算了。”

    其实心禾也是想给小柴火娶个媳妇儿的,这孩子性子太淡了,似乎什么事儿都不能激起他的兴趣似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活的没生气,他和小北一起长大,心禾也是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疼的,也想给最好的,可这孩子吧,似乎是怎么也对这些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让心禾也是很无奈。

    心禾有时候都觉得似乎看不懂他,也看不透。

    小柴火这才稍稍舒出一口气似的,道:“等我遇到中意的姑娘,会来求王妃成全的。”

    心禾笑了笑:“那就好,我只怕你这闷葫芦的性子啊,这辈子我都等不到这一天。”

    小柴火眸中黯然了几分,的确,这辈子都等不到这一天。

    “罢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去吧,别在这儿耗着时间了,马上要春闱了,什么事儿,等着秋闱之后再说,嗯?”心禾道。

    小柴火恭敬的点点头:“是。”

    临走前,心禾还是不忘嘱咐一句:“这次的秋闱,你且好生把握机会,好生备考,切莫掉链子,争取一举夺下举人的功名,若是错过了,还得等三年呢。”

    “我知道的。”

    小柴火退下了,心禾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分明比小北懂事,也比小北乖,可为什么总是觉得让人这么操心呢?”

    阿乖扬着头问心禾:“娘亲,小南哥哥这次秋闱会中吗?”

    若是放在几年前,心禾一定果决的说,会中!

    可如今······

    心禾看着先生那一****失望的眼神,这句大话她也是说不出口来,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听天由命吧。”

    这人生的变数,谁又知道呢?

    宋晞默默的坐在那里把玩手上的毛笔,心里暗暗的道:不会中的。

    这辈子,都不会中的。

    小柴火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打开自己床边的一个大书柜,十分淡然的将一本书又给扔了进去。

    这一大箱子,已经满满当当的装满了,这些年学的东西,书本几乎都在里面,这辈子也难以再见天日。

    他不会中举的,更别提中进士,或者中状元。

    他这辈子只会止步于一个小小秀才功名,就这样默默无闻的存在于这个世界里,默默无闻的呆在她的身边。

    中举就代表着要去参加春闱,就要远去京城,这都是不必要的,甚至浪费时间的,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此生都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需要的事情上。

    她曾经说,考功名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一条路,可以完全得打一次掌控自己命运的机会,她觉得他会向往这一条路的,可她终究不是他,也不了解他。

    他要的很少,要的很简单,很纯粹,他只要呆在她身边,哪怕只是帮她做一点事,这就是他看来最好的路。

    小柴火眸光淡然的将箱子关上,没有丝毫的留念。

    ——

    转眼便是半个月过去了,禹州这半个月以来倒是安宁太平的很。

    安宁的几乎要让季心禾忘了这禹州还有个段澜的存在。

    说来也的确是奇怪,段澜这些日子竟没有半点异样,整日里在禹州的官员的陪同下游山玩水,行程透明到几乎不用穆侯楚的暗线盯着,满禹州城的百姓都能知道他今日在哪里游玩,甚至会有大胆的小姑娘跑去那边围堵偷看。

    毕竟是京城那边来的一位风云人物,长的还这么好看,谁不想巴巴的多看一眼,万一这一眼,就让他看上了呢?

    心禾得知此事倒是觉得好笑:“难不CD不知道段澜已经娶妻了?一个个还盼着嫁给他不成?有什么可热议的?”

    若是没成亲的,追捧一下倒是也无妨,都名草有主了有什么可看的?

    书兰砸吧着嘴巴道:“成亲了才更抢手呢,那些小姑娘们可说了,这段夫人进门五六年了,到现在没生孩子,段大人至今没有纳妾,可见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