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10章 算什么东西?

第610章 算什么东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虽说大致也猜得到这大皇子给的回复是什么,但是到底还是的自己亲自看看才好。

    谁知这一看,脸色就是一变。

    穆侯楚瞧着她这大惊小怪的样子,掀了掀唇:“怎么了?瞧你这脸色难看的,该不会是冷卓直接写信来退亲的吧?”

    心禾瞪了他一眼:“乌鸦嘴!”

    穆侯楚无辜的摸了摸鼻子:“还真说中了?”

    正说着呢,一个小厮匆匆进来道:“王妃,宋家二夫人来了,求见王妃。”

    心禾面色僵硬的道:“知道了。”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不想去就别见了,左右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何必非要让你来当这个罪人?”

    他就说这忙不该帮吧,现在可好,巴巴的问了一遍没问出结果来,谁知还把这退婚书给催来了,帮忙不成还成了罪人,指不定她得遭人恨。

    心禾揉了揉额角,她也不想帮的呀!

    可这宋二夫人头一次找她开口,素日里交情也都还不错,这拒绝的话她当时怎么说的出口?

    只是季心禾现在看着这封退婚书,真的觉得像烫手山芋似的。

    咬了咬牙,到底还是捏着信出去了:“罪人就罪人吧。”

    说着,便直接提着裙子快步出去了。

    穆侯楚勾唇笑了笑,倒是似乎像是意料之中似的,也没多少什么,直接坐下来继续处理公文。

    这些事情在季心禾看来很头疼,但在穆侯楚看来却是简单的很,宋家二房或者三房在他的眼里没什么区别,真得罪了就得罪了好了,左右都是掀不起风浪的主儿,有什么区别?

    真是心禾到底还是顾念一点情面的,好歹她和宋二夫人还是老相识了,这宋二夫人头一次求她,就换来这么个催命符一样的结果。

    心禾进入花厅的时候,宋二夫人和宋雅琳都在等着了。

    一见她便立马站起身来行礼。

    心禾将宋夫人给扶了起来:“不必多礼了。”

    宋夫人这才道:“不知王妃这里······可有回信了?”

    心禾扯了扯唇角,怕是不知道自己笑的多难看。

    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的确是有回信了。”

    宋夫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这季心禾的脸色就知道,八成是没什么好消息的,心里又是忍不住的黯然,酝酿了许久,这才道:“那回信······”

    心禾抿了抿唇,才道:“大皇子刚来的回信,说是要退婚。”

    这话一出,宋雅琳手上的茶杯骤然滑落,摔在了地上,砸的个稀烂,向来沉静的面容此时都跟着煞白了一片。

    “什么?”宋雅琳几乎不可置信的问道。

    换来的却是心禾肯定的点头:“大皇子说,他要退婚,连退婚书都送来了。”

    心禾说着,便将退婚书送到了宋雅琳的手上。

    宋雅琳捏着这退婚书,脸色白的更难看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等待了五年的这么一桩婚约,耗费了最好的青春年华的婚约,最后换来的却只是一纸退婚书!

    他怎么可能主动退婚?他和她耗到今日,不就是等着她主动提吗?她只要不主动提退婚,他哪来胆子!?

    这婚约,可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赐婚!他怎么敢违背?怎么敢当真提出退婚来?

    宋雅琳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羞耻难当,眼睛都红了。

    宋夫人却是一瞬间的怔忪之后,倒是恢复了平静,虽然眸子里也是掩不住的黯然:“我就说这怕是迟早的事。”

    心禾只好劝道:“这婚约一开始怕是就不合适,大皇子远去边关,不就是因为和皇后已经心生嫌隙,正在闹情绪,这婚约又是皇后赐的,大皇子要和皇后作对,这婚约就是万万不可能成的,现在这事儿结束了,也不算晚的。”

    宋夫人轻叹一口气:“我倒是希望不晚,可现在······”

    宋夫人说着,便看了一眼宋雅琳,眸中都染上了几分无奈,却还是对着心禾道:“今日之事,不论怎么说,都还是要多谢王妃了,王妃如今能够出手相帮,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是万幸,别的不敢多说,只求王妃能够暂且将此事隐瞒下来,这女儿家被退婚······到底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儿。”

    今日这退婚的事儿,若是宋雅琳亲口提出来的,倒是还能勉强挽留一点点的颜面,可这退婚的事儿是大皇子提出来的,那可就丢了大脸了。

    女儿家被退婚,身价都得被大打折扣,这是不用说的,更别提,这宋雅琳和大皇子定亲五年,都没有成婚,禹州已经不少流言蜚语四处乱串了,宋雅琳这几年承受的压力和负面消息,早已经远远大于她成为大皇子的未婚妻得到的殊荣了。

    这次的事情一传出去,只怕宋雅想嫁个好人家都难了。

    心禾点了点头:“放心,此事我自然是不会说的,宋夫人姑且放心吧。”

    “那就好。”宋二夫人又谢过了季心禾,这才道:“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嗯,书兰,送客。”

    等着书兰将他们给送出去了,心禾看着宋雅琳僵硬的走出去的身影,不免多了几分深思。

    ——

    段澜端起茶杯喂了一口,饶有兴致的道:“大皇子亲自寄来了退婚书?”

    “是的,只是这事儿到现在还没传开,只是这么大的事儿,纸是抱不住火的,迟早得捅出来。”

    “我们这位大皇子可真是好大的脾气啊,皇后亲自赐的婚,他竟也敢退,倒是有几分胆量,只是偏偏这胆量用错了地方,”段澜摇了摇头:“就成了没脑子。”

    “大人大可以在背后推波助澜,听说宋家二房和平阳王府的关系都不错,若是能借此机会僵化他们的关系,也算是能给平阳王府一个打击不是?”

    段澜却是嗤笑一声:“一个小小宋家二房,算什么东西?少了他多了他,你以为穆侯楚会放在眼里?”

    这些年来,别人看不出来,他却是知道的清楚的,宋家表面上同气连枝,其实三房之间早已经有了不小的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