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11章 她姓黎

第611章 她姓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而真正掌握了巨大的权利的,正是宋家大房,至于宋家二房和三房,这两个只能依附大房生存的人,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

    段澜不会放在眼里,穆侯楚自然也不会。

    当然了,这个内情,这世上真正知道的人根本不多,就连皇帝,甚至皇后也都是不知情的,不然皇后为何如此执着的想要和宋家的那个宋雅琳结亲?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盼着拉拢宋家大房的势力?

    那侍从见自己的建议没有丝毫的作用,顿时脸上觉得羞愧难当,只能讪讪的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段澜挑了挑眉,轻笑着道:“比起什么宋家二房三房的,我倒是觉得这个宋雅琳很有意思。”

    青云呆了一呆:“大人的意思是,看上了宋家三小姐?宋家三小姐如今虽说名声会受损,但是好歹也是宋家嫡千金,要给人做妾只怕······”

    青云话还未说完,段澜一个冷眼扫过去,侍从十分自觉的闭嘴了,后背都跟着窜起来一阵凉意。

    段澜冷声道:“给我盯紧那个宋雅琳,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日后留着,兴许有大用处。”

    “是······”青云讪讪的应下。

    心里又是叹了一口气,哀怨无比。

    还以为自家少爷好容易这次碰上了个感兴趣的姑娘,能解决终生大事了,谁知又是个利用的棋子,老爷和夫人都快要为少爷急白了头发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心禾这几日越发的觉得奇怪,段澜还真的是沉得住气,至今半点动静都没有,这皇帝真的允许他在这边清闲度日?

    “娘亲,你怎么又发呆了?”阿乖捏了捏心禾的脸。

    心禾虎着脸扒开了她的小手:“不许捏娘亲的脸。”

    阿乖瘪瘪嘴:“娘亲都捏我的,不许我捏娘亲的,却许爹爹捏,偏心。”

    心禾无奈的抚了抚额,你爹要捏那是我没办法拦着!

    “阿乖写了几个字了?给娘亲瞧瞧。”心禾拿起阿乖写的几张大字看了看,便笑道:“有长进呀。”

    阿乖笑嘻嘻的道:“真的吗?”

    心禾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对啊,阿乖可真厉害了,来,娘再教你写一个字。”

    阿乖现在虽说也上学,但是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要跟着哥哥们玩儿,小北他们的课程,她自然是跟不上的,上课的时候就是趴在边上学着写字,或者就是直接趴着睡觉去了。

    阿乖真正的启蒙,还是靠季心禾教的。

    却在此时,一个小丫鬟匆匆进来道:“王妃,府上来了一位贵客。”

    心禾挑了挑眉:“谁啊?”

    “不知是谁,那人只说让奴婢进来通传,说是京城来的贵客就是了,是个女人,她说她姓黎。”

    心禾面色微变,拿着笔杆子的手都跟着僵了一僵:“姓黎?”

    书兰和小玉面色也严肃了几分:“是乐元侯府的人?”

    心禾心里思绪万千,却也没时间多想什么了,直接扬了扬手:“小玉,把人请到花厅里去。”

    小玉点了点头:“是。”

    随即飞快的转身走了。

    阿乖呆呆的道:“爹爹之前说过,娘亲好像也姓黎,这个姓黎的女人,是不是娘亲的姐妹呀?”

    心禾摸了摸阿乖的小脑袋:“娘亲没有姐妹,只有一个弟弟。”

    阿乖现在的脑容量还是想不了这么深奥的问题,抓了抓头上的总角,皱着小脸道:“可娘亲的爹爹姓黎呀·······”

    心禾笑了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了,直接将阿乖抱起来:“走,我们先去见客吧。”

    原本她还在猜测,这个人是不是乐元侯府派来的家奴,可此时经过阿乖的这么一番提醒,倒是让她突然清醒了几分,若是乐元侯府派人来,自然是直接报乐元侯府的名号,而不是这样没头没脑的说一句她姓黎。

    这么看来,这个答案在季心禾的脑子里已经多半有了。

    虽说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但是在这种关头,季心禾是任何的线索或者人都不会错过,不愿见,可还是得见一面。

    走到花厅门口,便见里面已经端坐着一个女人,通身倒是华贵气派的很,头上的发髻也是京城眼下时兴的发髻,带着金贵的朱钗,整个人端坐在那里,似乎刻意的端着一股子的架子。

    心禾弯了弯唇角,十分随意的牵着阿乖进去:“我说是哪位贵客登门,竟是段夫人?”

    这女子听到“段夫人”二字,面上明显多了几分得意一般,却还是很矜持的藏下。

    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恨意,藏在那故作高贵的眸光里面。

    “都是自家姐妹,我想大姐姐应该对这个黎姓更感兴趣才是。”黎君颜弯了弯嘴角,语气里都是说不出来的虚伪。

    心禾没有回话,只是突然觉得这样的场合让阿乖在这里不大合适。

    原本以为是乐元侯府的人,所以倒是也没在意,直接抱着她过来了,现在一看是黎君颜,季心禾觉得有些太过现实的东西还是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展现了。

    心禾低头拍了拍阿乖的头:“乖,跟着书兰去外面玩,娘亲要说正事。”

    阿乖转头好奇的看了一眼黎君颜,倒是也十分乖巧的没多问,便跟着书兰出去了。

    黎君颜看着阿乖出去的背影,冷笑一声:“姐姐日子过的倒是不错,这女儿生的和姐姐一般好看,日后必然也是能像姐姐一样,轻易就魅惑了男人的心,日子顺畅着呢。”

    心禾面色骤然阴寒了下来,扬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黎君颜“啊”的一声叫出来,直直的摔在了身后的椅子里。

    心禾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面前,眸光清冷的道;“这一巴掌,是教你说话的,尤其在我面前说话,嘴巴干净一点,不要阴阳怪气,尤其对我女儿。”

    心禾这辈子被人骂过的话不少,狐媚子这种词她听多了,还真不怎么放在心上,黎君颜今日踢到铁板的原因就是她把这个词套在了阿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