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12章 看看她是个什么蛇蝎心肠

第612章 看看她是个什么蛇蝎心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黎君颜捂着自己被扇的红肿的脸,一脸惊悚和恨意:“你敢打我?!”

    心禾冷冷的掀了掀唇:“我怕你是高估了你自己的本事,或者就是低估了我的脾气,你今日敢来惹我,就早该料到了这个结果,不然你以为怎么着?我还得在你面前低声下气?”

    心禾嗤笑一声,似乎是在嘲笑黎君颜的愚不可及。

    黎君颜愤愤然的看着她,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不知是被扇的,还是被季心禾这一番言辞给刺激的。

    黎君颜的确没有想到,从前她和季心禾正面冲突的机会几乎是没有的,唯一一次也就是六年前,季心禾还在乐元侯府的时候,她想设计推她下水,谁知被季心禾摆了一道自己给被推下去了。

    可也就单单这么一次,或许还真的不足以让黎君颜长教训,也真的想不到季心禾的脾气能暴戾至此。

    竟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

    即便黎君颜此前是抱着多少轻视的心思来的,此时都不免警惕了几分,也收敛了些许放肆的情绪,抿了抿唇,这才咬了咬牙,将这火气给咽了下去。

    心禾却是冷声道:“我没有太多闲工夫和你废话,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来的目的是什么赶紧说,否则我直接请客走人了。”

    若是在京城,她兴许还真的得顾忌一二,可这里可是禹州,是她的地盘!这黎君颜哪儿来的胆子在她的地盘上跟她作对?!

    黎君颜恨恨的咬了咬牙,分明一肚子的火气,却还是得憋着,在她自己心里都清楚,此时此刻,她在季心禾面前没有半点嚣张的资本。

    “我来能有什么目的?不过是想着既然来了禹州,自然还是得来找我的好姐姐打声招呼,”黎君颜挤出一抹笑来,冷哼一声道:“省得有的人不知分寸,把心思打到别人的夫君身上来。”

    心禾挑了挑眉:“哦?谁的夫君?”

    “是谁你心里清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事,今时不同往日,你可当心些!”黎君颜恶狠狠的说罢,这便愤然转身离去。

    心禾看着她的背影,顿时觉得好笑,还以为这个黎君颜来说什么呢,谁知竟就是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还怕她抢段澜不成?

    “我以前也真是高估了这个女人了。”季心禾冷哼一声。

    小玉道:“黎二小姐这个架势,奴婢看八成是悄悄来的,大概是不放心段大人吧。”

    心禾无语的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了,皇帝安插这么个没脑子的东西在段澜身边,果然起不到作用是应该的。”

    她就说,这些年段澜在皇帝面前顺风顺水,几乎一路是扶摇直上,皇帝对他还真的就半点疑心都没有,看来不是没有疑心,而是安插在他身边的这枚棋子早就没了半点作用。

    以段澜的精明,黎君颜这脑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怕是早就掌握在股掌之中了。

    小玉却道:“皇帝既然安插了黎君颜这个棋子在段大人的身边,必然也是给了她一些应有的用处的,只不过段澜的段数到底是高一点,兴许把她压制住了也说不准的,可这不代表这个局势就一定不能扭转,王妃若是利用得当,这个黎君颜兴许也有点儿小用处。”

    心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不错。”

    “现在段大人那边还没有动静,王妃也不必多想什么,左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玉沉声道。

    心禾弯了弯嘴角:“也好。”

    ——

    此时黎君颜从平阳王府出去,便直奔段澜在连安镇的住宅而去。

    黎君颜身边的小丫鬟看着她红肿的脸颊,讪讪的道:“夫人,让奴婢给您冰敷一下吧,这脸·······”

    黎君颜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敷什么敷?季心禾敢对我下这么狠的手,我也定不放过她!正好让段澜看看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是个什么蛇蝎心肠!”

    黎君颜说到这里,便是恨的咬牙切齿。

    六年了,她嫁给段澜六年!从一开始满心期待和欣喜的嫁给他,在众多艳羡的目光之中成为他的妻子,她觉得她这一辈子都圆满了。

    所有的人也这么以为,直到拜过堂成过亲,洞房花烛夜,她苦苦守了半夜却不见人来,一打探才知道,他喝多了酒,醉在了书房里。

    她满心担忧的跑去书房找他,谁知入目便是满屋子的画像,画中的女人不是她,而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女人。

    黎君颜从那一刻才知道,什么是恨!

    母亲告诉她,她应该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因为她们母女的背后真正撑腰的人是皇帝,所以即便她从前只是个庶女出身,却最终还是随着母亲被扶正而成为嫡女,就像段澜这样的京中无数闺阁少女都暗暗思慕的男人,却最终也只有她,也只能是她可以嫁给他。

    可这一切,却破灭在了她大婚当日的新婚之夜。

    她满心的委屈无从说起,段澜却因为她擅闯他的书房将她叱骂一顿。

    六年来,她不知做过多少的努力,却也换不来他多看一眼,京城上下都是艳羡的目光,如同羡慕季心禾一般的羡慕她,因为即便她六年都没有生孩子,段澜也没有纳一个妾。

    她在外面妆模作样,端着这份矜持和高贵,可心里却骗不了自己,对于段澜而言,她大概也只是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你嫁给我是什么目的我知道,我娶你是什么目的你应该也知道,既然都知道彼此的心思,就不必妆模作样,独独一点你最好清楚一点,进了段家的门,就把那些歪心思收敛起来,敢给我出半点幺蛾子,我让你死的比你想象的更快。”

    这是她印象之中段澜极少的几次话语之一,她至今还记得他的目光,阴冷的像一条毒蛇,让人恐惧,甚至畏惧。

    就连黎君颜此时此刻想起来,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目光之中的森寒阴冷,浑身都忍不住一个哆嗦。

    “夫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