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16章 无从下手

第616章 无从下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来禹州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沉寂到几乎让季心禾都要以为他真的没有威胁性了。

    季心禾当然不会以为他一直在安安静静的游山玩水,在这期间他必然是想方设法的暗查穆侯楚的藏兵的证据,可这么多天都没有动静,说明一直查的不顺利。

    毕竟穆侯楚真正的“藏兵”之地,只怕是段澜这辈子都想不到的地方。

    可他此时突然之间出现了,看着这挑衅的样子,倒像是还有几分胸有成竹似的,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胸有成竹,至少都说明了一点,他现在怕是有盘算了。

    心禾想到这里,面色便是微微一沉。

    小玉试探着问道:“夫人是觉得段大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有点问题?”

    心禾摇了摇头:“但愿是我多疑了。”

    “夫人这么想也是应该,段大人留在禹州的目的就是对付王爷,这一击,是迟早要来的,现在段大人但凡有一丁点的可疑,都不能轻易放过。”

    “此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段澜这些日子的行踪几乎众人皆知,也的确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出来,现在我就算想要提防他,也只怕无从下手。”心禾沉声道。

    这事儿的确棘手,段澜想必也是知道自己必然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来,才敢肆无忌惮的直接来她的面前挑衅。

    现在就算季心禾怀疑了又如何?段澜现在什么破绽都没有露出来,自从来了禹州几乎一路游山玩水,高调异常,她还真的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来,现在说到底也只能怀疑而已,想要防范都不知该从何防起。

    心禾思索了许久,也没能理出个头绪来,到底也只能揉了揉额角:“罢了,此事等回去再说吧,先去绾绾阁吧。”

    “是。”小玉应声道。

    马车缓缓的向着绾绾阁行驶过去。

    停在了绾绾阁的大门口,心禾便由着小玉和书兰扶着下了马车,款款入内。

    绾绾阁的小厮一见心禾来了,便忙不迭的将人迎进来:“穆夫人来了?快些里面请,这次是来看首饰还是衣裙啊?”

    心禾淡声道:“看看首饰吧。”

    说着,便径直往二楼去。

    小厮连忙道:“得嘞,小的这就先去给夫人您准备雅间。”说罢便要一溜烟儿的跑到钱面前。

    心禾却突然道:“你们掌柜的呢?”

    这小厮笑道:“我们掌柜的现在正在见客,稍后就来,穆夫人先去雅间稍等。”

    “哪位贵客?”

    小厮压低了声音道:“是王家老爷亲自登门了。”

    王家?季心禾倒是了然了,随意的点了点头,便往雅间进去了。

    谁知刚刚进去,还没来得及关门,便听到走廊里传来了说话声。

    “王老爷,这事儿不是我不乐意帮您,只是这之前您们王家做的事儿实在是太不地道了!想想我们两家也算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绾绾阁就算发财,也没少带着王家一起,就说这禹州现在最繁荣的码头,也就是咱们连安镇外面的这个,难道不是一半的生意都是我们东家撑起来的?”金掌柜冷哼一声。

    王老爷的声音就更谦卑了许多,连忙扯着金掌柜的衣袖道:“这上次扣货的事儿,实属意外啊,我也真的没想到会摊上这等大事儿,上头的人让我这么办,你说我有几个胆子推辞?我这一家老小不要命啦?哎呀,我现在想想也是后悔,所以这事儿一结束,便连忙亲自登门来请罪来了!”

    绾绾阁不是一个小小王家能得罪的起的,但凡长眼睛的人都该知道,这绾绾阁在连安镇上是个什么样的地位,甚至在禹州是什么地位,王家靠经营码头赚钱,这货流量就是他们最能赚钱的资本。

    且不说别的,这绾绾阁的幕后东家手下的产业,几乎就占了将近一半的货流量!若是真的因为这事儿就得罪了绾绾阁,得罪了绾绾阁的幕后东家,这笔生意他们不和王家做了,王家可真的是要亏大了。

    更别提,绾绾阁在禹州的商圈里是十分有号召力的,就说它这一年四次的走秀,回回都是各路名媛贵女无一缺席。

    禹州整个商圈里,谁得罪绾绾阁或者花满楼那才这的是找死了,这两大产业的幕后东家一句话的事,只怕你就得跟整个禹州的名门望族结仇!

    王家以后除非是不想混了,今儿才敢胆大包天的对绾绾阁置之不理。

    可饶是王老爷态度已经谦卑至此了,金掌柜的脸色依然难看的很:“王老爷这话说的,倒是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了,一句上头的人吩咐的,就能把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情分都忘得一干二净,那副嘴脸,倒是真的想让我们绾绾阁求着你们王家似的。”

    “不敢不敢!”王老爷连忙道。

    “哼!你不敢?你敢的很呐,找我扣货就算了,我再三登门,你架子倒是摆的老高,见一面都不肯,现在完事儿了,你倒是腆着脸找上门来,你是想两边都讨好啊?!真当我们绾绾阁没有脾气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这禹州的码头生意,可不是只有你们王家能做!”金掌柜拔高了音量道。

    王老爷一听这话便吓的脸都白了,连忙道:“金掌柜消消气,消消气,这事儿是我一开始就考虑不周,我这不是亲自登门来赔罪来了吗?这过去的事儿,就当他过去了吧。”

    外面的声音并不小,好像就站在季心禾的门口说的,心禾猜得到,这八成是金掌柜故意的,他站在她的门口说这事儿,其实也是想要等着她来做定夺。

    不论如何,王家这次是彻彻底底的把绾绾阁给得罪了,就算现在亲自登门赔罪,但是若是什么事儿都能因为一句简单的赔罪就完事儿了,那岂不是让旁人都以为绾绾阁真的好脾气,什么事儿都能退让,甚至能让人蹬鼻子上脸了?

    可若是这事儿没完,那就等同于要整治王家,甚至整垮王家,给他们点颜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