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19章 高风险高回报

第619章 高风险高回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老爷最终在人群嘈杂的议论声中灰头土脸的走了。

    绾绾阁外喧闹的人群之中,一辆简单清雅的马车停在那里,在这街道上倒是并不显眼,车身上一个简简单单的“穆”字,也难以引起太多的关注。

    心禾幽深的眸子看着外面的一切,等到这场戏落幕,这才放下了车窗帘子。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书兰上了马车,道:“王老爷现在已经走了。”

    心禾淡声道:“我看到了。”

    书兰咬了咬唇:“这个王老爷真的可信吗?”

    “你觉得他不对劲?”心禾挑了挑眉。

    书兰摇了摇头:“这倒没有,只是这个王老爷到底是个外人,也不是王爷或者王妃的心腹,这心里怕是也没多少的忠心,只一心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家族的利益,奴婢就是怕,这样的人用起来,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季心禾这般谨慎的人,怎么可能留下这样明显的漏洞?

    所以书兰也就一直没敢提,只是她心里到底是憋不住话的,这不说出来,便觉得难受。

    心禾却是轻笑一声:“可也正是因为他并非我和王爷的心腹,才更容易得到下段澜的信任。”

    书兰眸光一闪:“似乎······也的确如此。”

    “段澜精明的很,虽说到了禹州的地盘上,他完全施展不开拳脚,但是不代表他没脑子,真正我和穆侯楚的心腹,他想必能够看的出来的,他向来谨慎,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恐怕都不会轻易信任的,可王老爷不一样,王老爷并非任何一派的人,他做事只为了他自己和家族,甚至一开始还为了保全家族,任由段澜利用。”

    心禾掀了掀唇,幽幽的道:“也只有这样的一个人,才能让段澜勉强信任几分吧。”

    “王妃说的是,只是用这样的人,风险未免太大了,王老爷今日恐怕听了王妃的话就怕了,所以站在咱们这一派,可兴许明日被段澜几句话一说,就又叛变了。”书兰道。

    “高风险高回报,有些事情若是不冒险一次,你也难以得到什么好结果,更何况,对于这个王老爷,我至少还有六七成的胜算的,”心禾淡声道:“他就算是真的要重新做选择,那也得掂量掂量清楚,自己到底处在谁的地盘上。”

    王家,毕竟是扎根禹州的家族,真正可以依靠,并且也只能依靠的,那就是平阳王府,王老爷不是傻子,朝廷再大的势力,禹州山高水远,都管不了多少的,如今段澜来禹州都如此束手束脚,更别提朝廷会为了这么个小小王家兴师动众。

    王老爷若是不蠢,就应该知道,自己应该坚持选择平阳王,而并非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朝廷利用,除非是他王家全家的荣华甚至性命都不想要了。

    书兰想了想,也没能想的太清楚,却还是道:“既然王妃说有六七成的胜算,奴婢也就不多问了。”

    心禾笑了一声:“好了,先回府去吧,你操心什么?”

    书兰挠了挠头:“说的也是,奴婢这么笨的人,整日里还替王妃瞎操心一堆事儿,王妃日后都要嫌我烦了。”

    小玉笑着摇了摇头:“行了,行了,回府吧。”

    外面的车夫应了一声,马车这才徐徐离去。

    穆侯楚今日一整日都在书房议事,心禾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却还是不见穆侯楚。

    “王爷呢?”心禾由着书兰给自己解下身上的披风,随意的问道。

    “王爷还在书房呢,似乎有什么大事,听说今日自从一个探子来了之后,到现在都没从书房出来。”小玉道。

    心禾蹙了蹙眉:“一整日没出来?吃饭了吗?”

    小玉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个婆子,那守在府中的婆子便连忙道:“就早上和王妃一起用过膳。”

    “怎么都不知道送饭过去?他不记得你们也不记得?”心禾沉声道。

    那婆子连声喊冤枉:“老奴怎么可能不记得?奴婢们都着急了一天了,可王爷的脾气,王妃也是知道的,我们这些奴才们说的话,他哪里能听的?尤其是······尤其是今日王爷一整日都在这书房重地,我们根本连靠近都不敢的。”

    穆侯楚的书房,对于府中上下所有的奴才们来说都是禁地,就算穆侯楚素日里不在府中,门口也必然有两个暗卫守着,任何人不得闯入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心禾看着那婆子一脸的冤枉委屈,倒是也知道她不好做,便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让厨房准备几样菜色,我送过去。”

    那婆子如蒙大赦一般,连忙道:“厨房那边早准备好了,现在都热着呢,老奴这就让人送来。”

    心禾点了点头:“去吧。”

    随即自己也回里间换了已一身轻便点儿的衣裙,这才往书房去了。

    其实平阳王府素日里还是很热闹的,因为有阿乖小北这几个孩子在府中整日里不安生,小北朋友又多,三不五时的得带几个朋友来一起读书玩耍。

    再者心禾对下人的管教也不怎么严厉,只要不越线,素日里就算说笑几句被她撞见了,也都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所以整个王府上下的气氛其实都很不错。

    但是这穆侯楚的书房,连带这书房所在的整个东苑,都是安静异常的,甚至气氛压抑的,洒扫的奴才们一旦涉及此处就是提心吊胆,闭紧了嘴巴不敢出一口大气,做事儿的动作也是麻溜利索,生怕做的慢了就得在这儿待久了似的,忙完活儿就立马走人。

    穆侯楚也的确不喜欢有人在这边多呆。

    所以心禾现在从外院一进这东苑,便感觉这气氛不一样了,安静的诡异的园子里,只有一处书房灯火通明。

    守在门口的暗卫一见心禾,便连忙抱拳道:“参见王妃。”

    “王爷在里面吗?”

    心禾的话刚问出口,便见凌风已经出来了,拱手道:“王妃请。”

    心禾一进这书房,便感觉到一阵压抑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