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20章 别丢下我

第620章 别丢下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都不由的蹙了蹙眉,这凝重的气氛,莫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儿?

    书房里零零散散站了七八个人,心禾依稀能认得出,大概都是禹州境内的几个位高权重的官员,此时一个个白着脸色垂着头站在那里,头都不敢抬一下。

    穆侯楚面色淡然的坐在主位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来,但是心禾从他轻抿着的薄唇上来看,大概是有几分烦躁。

    “你怎么来了?”穆侯楚看着心禾,清冷的眸子多了几分自然而然的柔意。

    “我听说你在书房呆了一天还没吃饭,让人送了饭菜来,”心禾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道。

    心禾这话一出,站在下首的几个官员们脸色又是变了一变。

    心禾有些不明所以,便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穆侯楚面色淡然的道:“没什么大事,先吃饭吧。”

    那几个官员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突然震惊了起来,有几个格外浮躁沉不住气的甚至震惊之下就抬了头。

    抬眼却看到穆侯楚的一记冷眼:“都退下吧,此事明日再议。”

    几个官员们如蒙大赦,忙不迭的拱手道:“是是是,我等明日再来,我等这就先退下了。”

    穆侯楚微微点头,这几个官员便鱼贯而出,似乎在这书房里再呆下去就得憋死了似的。

    一出书房,便连连舒出一口气来,忍不住道:“今日这灾民听说饿死了好几千,王妃一进来就提吃饭的事儿,我还以为依着王爷这火气,怕是得·······”

    说着,顿了顿,才道:“果然这外界的传言还是不虚的。”

    另个官员轻哼一声:“若是旁人来说这话,估计今天不死也活不好了,王妃自然不一样些,今儿算是咱运气好,若非现在王妃来了,咱今儿怕是能不能喘着气儿走出这道门还难说。”

    “谁说不是呢?之前外面还在说,平阳王娶妻六年只得一位小郡主,却也至今没有纳妾,可见痴情,我还就当个笑话听听,现在想来,呵,这事儿还真是被人给说准了。”

    一个八卦的官员便忍不住道:“那那位段大人娶妻六年,至今一无所出,还没有纳妾,还真是更痴情了?没想到,咱大乾还真是惯会出情种的。”

    其他的脸色骤然一沉:“提谁不好,非得提那位?你是不知道现在王爷最烦的是谁吗?”

    ——

    心禾是听不到这些官员们的议论声的,此时他们一走,便让人将饭菜给端了进来。

    这书房还有个偏房,便是心禾专门给穆侯楚准备着吃饭的,就是因为知道他这性子向来是忙起来就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人了。

    可这专门吃饭用的偏房大概也只有在季心禾在的时候才能管用,她不在的时候,哪个不要命的敢来提醒这位煞神吃饭?活腻味了吧?

    心禾吩咐人将菜都布好了,这才拉着穆侯楚坐下:“先吃吧,一整日没吃东西,你当自己是神仙啊?”

    心禾虎着脸,显然还是很恼火的。

    她就出去了一天,这男人还真是不省心的很!

    穆侯楚弯了弯嘴角:“神仙哪儿有我这么好命?”

    心禾没好气的道:“我若是不在,只怕饿死了都没人管你,你说说你什么时候能让人省省心?天大的事儿有身体重要吗?就算随便吃两口也好啊?”

    话虽说着,却还是不停的给他布菜。

    穆侯楚心里一暖,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你若不在了,那我可真的饿死了,以后不许扔下我。”

    心禾瞪了他一眼:“赶紧吃!”

    穆侯楚这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心禾瞧着他一边吃着,这才问道:“方才是在说什么棘手的事情吗?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连城战情告急了。”穆侯楚淡声道。

    心禾秀眉一蹙:“连城?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穆侯楚冷声道:“连城那边敌寇最近的动静很大,边关那边似乎撑不住了,甚至城门失守,让敌军攻进城来了,烧杀抢掠,无所不为,虽说后来朝廷派了援军赶来,将敌军赶出连城,到底保住了城池,可连城的百姓却已经损失惨重,几乎全部失去了家财甚至亲人,灾民无数,也无处可去,有一部分往京城方向去了,还有一部分,往禹州这边来了。”

    心禾面色一滞,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到底,都是些可怜人。

    只是她从前却是不知道,这国力最盛的大乾,竟也有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连个小小的柔夷都能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

    “这连城的守卫将士未免太无能了些吧。”心禾忍不住道。

    “这连城的守将无能与否我暂且不清楚,只是这一次看似不大不小的祸事来看,这大乾,只怕早已经从骨子里烂了不少了。”穆侯楚声音发寒。

    连城守边的将士十万,柔夷却能以仅仅的三万军队就能轻易破城而入,最后大乾还得用援军来支援才能把人赶出去,简直天大的笑话了。

    这十万的将士,不知有多少水分在里面了。

    心禾沉思着,到底还是摇了摇头,现在她还真是没时间去管这些,当务之急还是得顾着自己才是。

    “那这些灾民,咱们要收容吗?”心禾忍不住问道。

    穆侯楚面色微沉:“收容,是需要收容的,只是一旦打开城门接受灾民,那禹州必然也会随之混乱一番,毕竟是大批量的外来人口,很难确保他们不会犯事,若是只是犯上那么一点点的事儿,我倒是也不在意,只是如今段澜还在禹州,皇帝对我依然是想除之而后快,一旦灾民入境,引发了混乱,禹州只怕也很难维持铁通一块的境况,段澜趁机找到什么空子,后患无穷。”

    心禾听着便觉得心里越发的发寒了,沉声道:“可若是不收容灾民,也不大合适,灾民经历了天灾人祸,本就已经算是可怜,来到禹州却被拒之门外,他们又怎么活下去?”

    “若是真的不收容,只怕也会寒了百姓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