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23章 我都看了六年了

第623章 我都看了六年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是说现在已经有人主动开始主动接济灾民了?”

    小玉轻轻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接济灾民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眼下的时机不对,灾民的进入势必会引发一些混乱,现在段澜在一旁虎视眈眈,这岂不是给了他可趁之机?万一他真的利用这次混乱,在禹州发现了什么猫腻,那可就出大事儿了。

    心禾沉声道:“是谁带的头?”

    小玉道:“就是府城那边的几个名门望族,说是见不得灾民受苦受罪所以带头接济,然后就有不少人开始效仿,给灾民搭建草棚,还施粥。”

    “哪些人带的头?”心禾真的不得不小人之心了。

    这些向来只在乎自己的家族的利益的名门望族,突然之间开始心系天下苍生,还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季心禾还真的不得不多防范一二。

    “好像就是刘家,还有李家。”

    心禾双眸微眯:“去仔细查查看,和段澜有没有什么暗地里的往来。”

    小玉闻言面色也是跟着一凝,点点头:“奴婢明白了。”

    按着道理来说,这灾民接济与否,应该由穆侯楚来定夺,但是若是有人已经开始事先接济灾民了,那他们总不可能把人赶出去,这样一来,等同于他们不得不直接接受这场混乱。

    而这场混乱,想必正是段澜所期待的。

    季心禾自然头一号怀疑的就是这事儿跟他有关!

    心禾面色微沉,便对着金掌柜道:“你先带着他们下去熟悉一下绾绾阁的一些事宜吧。”

    金掌柜自然是有眼色的,忙不迭的点头应声道:“好。”

    随即对着来福和李三儿招了招手:“你们先下去等我。”

    “是。”来福和李三儿转身便退下。

    金掌柜也正打算出去,心禾便问了一句:“你等等。”

    金掌柜拱手道:“不是东家还有什么吩咐?”

    “王老爷那边现在什么情况?”心禾淡声道。

    “王老爷昨儿从咱们绾绾阁走了之后,就匆匆去段大人的府上,据说跪在段大人的面前哭着求了好久,又是诉苦又是求收容的,倒是真情实意的很。”金掌柜道。

    心禾轻笑一声:“王老爷还真是能放得下姿态来。”

    “他姿态放的越低,段大人越不容易怀疑,毕竟他若非走投无路,怎会去投奔段大人?”

    心禾这次用的探子,也正是王老爷。

    眼下王老爷和绾绾阁闹翻,旁人是看不出什么,但是段澜想必清楚的很,这等同于平阳王府要整治王家,而王家的覆灭也必然在顷刻之间。

    王家已经被逼到了死角,除了投靠朝廷换的苟延残喘的机会,根本别无他法。

    这场戏的安排就是如此,至于段澜信不信······

    心禾有七成的把握他会信。

    因为段澜比她更了解王家的是个什么样的家族,如同大多数的名门望族一般,心里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利益,至于其他的,根本不会太放在心上。

    就如同如今满禹州上下的名门望族都殷切的以穆侯楚为尊,那也是因为穆侯楚的确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

    而王家,一个被平阳王府抛弃的家族,除了走到朝廷的那一边,还能有什么办法?

    段澜现在也正是用人之际,兴许不会拒绝。

    “段澜怎么说?”

    “段大人当时也只说了一声无能为力,就把王老爷给打发了,但是王老爷今儿早上悄悄派人来报信儿说,段大人昨晚派了人去重新找过王老爷,是暗地里表示,愿意支持王家,保住王家。”

    心禾冷笑一声:“这还真是他的作风,半点都不打草惊蛇。”

    金掌柜却无奈的道:“只是段澜找过王老爷暗地里说了那番话之后,就再没有吩咐过什么事情,王老爷现在也根本不知道段澜的半点情况,眼下这条线,似乎还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心禾沉声道:“现在也只能等了,王老爷那边一有消息,立马派人来知会我,事无巨细,但凡涉及段澜的,一个字都不能漏掉。”

    “是!东家放心。”

    心禾这才起身:“罢了,我也不久留了,就先走了,来福和李三儿继续留在这儿熟悉一下绾绾阁,晚些再回去也无妨。”

    “是。”

    ——

    心禾已经坐不住了,直接命人回府了。

    “王爷呢?”心禾一回来便直接问。

    小丫鬟连忙道:“王爷出门去了,就在半个时辰前。”

    心禾眸光一闪,自然就想到了他大概是也得到了消息了,抿了抿唇,便转身要往外走。

    那小丫鬟却“噗通”一声跪在了心禾的面前:“王爷走之前特意吩咐了,王妃若是回来了,就别让王妃出门去了,不然奴婢们只怕······”

    心禾揉了揉额角,这个霸道的男人!

    心禾只能干脆在屋里等着了。

    一直等到晚上,穆侯楚才披星戴月的回来。

    “怎么回事?”心禾一见他进来便迎了上去,触及他的手都感觉到一片凉意,蹙眉道:“怎么这么凉?”

    穆侯楚牵着她坐下:“路上下了点儿小雨,淋着了。”

    “下雨了就别赶路了,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心禾闻言便立马将他拉起来往浴房里拽:“都淋了雨了你还在这儿坐着,赶紧进去洗洗换身衣裳去!”

    穆侯楚由着她拽进去:“还不是怕你在家等着着急。”

    下人们早已经准备了热水,整整一池子的热水热气云腾,穆侯楚瞧着依然站在原地没打算动弹的心禾,挑了挑眉:“打算帮我洗?”

    心禾瞪圆了眼睛:“谁要帮你洗了?你还没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她现在急的要命,这男人竟还敢跟她开玩笑!

    穆侯楚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脱衣服:“不帮我洗,那就一起洗,不然我白给你看?”

    心禾:“······”

    我都看了六年了!

    谁稀罕看?!

    不要脸!

    心禾最后还是选择默默的给他洗澡。

    穆侯楚十分惬意的靠在浴池边上,由着心禾十分尽职尽责拧着湿毛巾给他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