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26章 我要听实话

第626章 我要听实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是。”小玉沉声道。

    小柴火道:“那我去看看,查探一下这其中的猫腻。”

    心禾蹙眉道:“你才考了三天,还没好生歇息呢,回家歇几天再说,我让别人去。”

    “没事,我这几天过的没什么难熬的。”小柴火说着,便直接站起身来。

    心禾打量了他一眼,瞧着还真是精神抖擞的样子,再转头看看脸上藏不住的疲惫之色的小北,她现在都要怀疑这小子到底有没有认真在考试!

    心禾抿了抿唇,到底没问出口,还是等着回家了再说。

    “你要去就去吧。”心禾还真是不大放心别人跑这一趟。

    来福和李三儿现在还在熟悉禹州的一些事情,这事儿事关重大,就怕他们出什么乱子,小柴火是她最信任的人,办事也最靠谱不过。

    小柴火点了点头,便随着那小厮出茶楼去了。

    心禾问小北:“你和他在一间考室里吗?”

    小北摇了摇头:“没。”

    “你们考试的人是不是都跟他一样精神这么好?”

    小北也是摇头:“都累了三天了,铁打的身子精神也不好呀,小南也是厉害了。”

    一边说着,还打了个哈欠,看着外面人山人海的,忍不住道:“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心禾满心的狐疑,却到底也没再多问。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书兰便跑进来道:“外面街道疏散通了,现在可以走了。”

    心禾点点头:“那先回去吧。”

    小北现在都快撑不住了,自然还是先回府等消息去。

    一路舟车劳累,小北回府都来不及洗漱,直接趴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心禾便也只是给他擦了擦脸,看着他这般劳累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心疼,便嘱咐下人准备好膳食等他醒来了就让他多吃点。

    从小北的院子里出来,心禾一颗心便记挂上了那些灾民的事情,据她所知,从连城逃出来的灾民们,都是大部队结伴而行,后来兵分两路,一路往京城去,一路往禹州来。

    前几日到的那一大批灾民,应该就是全部了,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新来了一批,她方才让人打探过了,去京城那部分灾民,并没有来禹州。

    那这一批新来的灾民,又是什么情况?

    她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强烈了几分,若非不合时宜,现在她恐怕都要忍不住直接去亲自去看看了。

    一直等到了晚上,小柴火才乘着夜色匆匆回来。

    “可查探出什么来了?”他一进屋心禾便忍不住问。

    小柴火沉声道:“我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家在对那一群灾民施粥,我问了几个人,说是都是从连城赶过来的,原本应该和前几天到的那一批灾民一起的,结果半路掉队了,所以他们这一队今日才到。”

    心禾面色微沉:“这一队灾民大概多少人?”

    “挺多的,不比前几天来的少。”

    “的确都是灾民?”心禾问道。

    小柴火却是顿了顿:“应该是灾民没错,至少对于连城的事情他们都很熟悉,说的也很清楚,只是······”

    “只是什么?”心禾立即问道。

    “只是我感觉他们之中,有些人脚步格外轻些,手上的老茧在虎口处,这是常年握刀才会留下的。”

    心禾眸光骤然一冷:“习武的人?!”

    “只是发现了几个习武之人,也不一定就代表着什么,寻常人家也会有教子女习武的,不足为奇。”

    心禾冷笑着道:“寻常人家习武,你以为会给孩子拿刀学着玩吗?”

    寻常人家习武,最多就是强身健体,打的过小混混就足以,谁会在家弄些真刀真枪的?

    小柴火沉默了许久,才道:“那这批灾民果然是有问题的。”

    心禾蹙眉道:“这批灾民里面混迹了不少会武功的人,段澜想干什么?混进这么点混武功的人,就能在禹州轻易惹出什么乱子来吗?真当穆侯楚这些年白呆的?”

    小柴火道:“我也是对此事格外不解,所以才觉得这些灾民或许是没问题的。”

    只要段澜不是傻子,就不可能觉得禹州混进那么几个习武之人就能在禹州搅弄风雨,就他身边带的那一批侍卫都连小柴火打不过,更别提穆侯楚强大的暗卫了。

    尤其是段澜大费周章,必然是在这些灾民的身上下了狠功夫的,如今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就只是为了那么一点小猫腻?心禾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

    小柴火道:“不然我继续去盯着那边,一有动静就回来禀报。”

    心禾瞪了他一眼:“你还真当自己铁打的是不是?赶紧给我滚去睡觉去!”

    小北这一觉睡到现在还没醒,真不知小柴火这孩子到底什么脑袋。

    小柴火被训了便不说话了,低着头应声:“是。”

    心禾瞧着他这样倒是也忍心多训什么,道:“罢了,你先下去吧,那些灾民那边我自会有人盯着的。”

    “是。”小柴火转身便要出门去。

    心禾却突然道:“等等。”

    小柴火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王妃还有什么吩咐?”

    心禾定定的看着他:“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秋闱,你到底有没有认真考?”

    小柴火心里漏跳了一拍,面上却依然是多年练就的从容不惊的面无表情:“认真了。”

    “能考上吗?”

    “也许吧。”

    “我要听实话。”心禾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多了几分严厉。

    小柴火抿了抿唇,低下了头:“不能。”

    心禾盯着他,一双眸子显然已经有些生气了。

    小柴火也不说话,只是垂着头站在她跟前。

    只是他现在个子已经比她高了,就算低着头也依然能让她清晰的看清楚他面上的神色,没有失落,也没有后悔。

    心禾沉默了许久,才声音清冷的开口:“李南,这就是你对你自己一辈子的命运选择的态度吗?”

    小柴火沉默不语。

    “说话!”

    小柴火抿了抿唇,才缓缓的开口:“我没有觉得走那条路有多好,也没有觉得现在走的路有多差。”

    “那你想要什么?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个追求,你告诉你你现在走的路可以帮你得到什么?”心禾的语气里都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