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27章 若是我说我不求什么呢

第627章 若是我说我不求什么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现在是真的越来越不理解这孩子,分明可以有大好的前程,就这么随意的对待,甚至放弃,他就一点也不想改变命运吗?

    心禾是真心的为他着急,这些年来替他操的心比小北还多,小北这孩子虽说调皮了点,有时候还喜欢惹事,但是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学业上也的确肯下功夫,心禾几乎都不担心他的。

    可小柴火呢?他其实样样都比小北优秀,习武肯吃苦,有很有天赋,所以学的快,现在才十六岁,凌风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行事沉稳老练,头脑又再聪明不过,给她办事从来没有一件办砸的,早在六年前,还是先生口中的状元之才,却在十四岁才勉强考上了秀才的功名,比小北还晚了一年!

    关键是他向来比小北听话比小北乖,对她几乎没有忤逆都是顺从,可偏偏就这样一个孩子,反倒是让她觉得最不省心的!

    小柴火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抬头,定定的看着她:“若是我说我没有想得到的呢?”

    心禾面色一滞,顿时愣在了那里,一时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心禾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我有时候真的拿你没办法,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小柴火道:“你从前说过会尊重我的一切选择,如今我只是想要选择我想走的一条路,你也许觉得不大好,可我觉得值得就够了。”

    心禾揉了揉额角,他还真是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

    心禾无奈的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小柴火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却到底也没再说一句,便转身出去了。

    心禾看着他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书兰忍不住道:“王妃还真的由着小柴火去了?这放弃仕途了,不是连状元都没了?”

    心禾睨了她一眼:“非得考状元不可?他既然不想要就不要吧,这么多年他还依然如此,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小玉笑道:“王妃还是放宽心吧,奴婢看,小北少爷和小柴火现在都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心思,王妃想再多,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去经历,王妃就是太护着他们,总怕他们走错路,摔跟头,但是走没走错路,还不是他们自己心里更清楚?就算真走错了,日后摔了跟头,那也得他们自己摔着知道痛了,才能长大。”

    心禾轻笑了出来:“小玉还没生过孩子,倒是比我还老练了。”

    小玉面上一红:“王妃!”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这事儿我也懒得管了,左右选择哪条路都不至于饿死,由着他去吧。”

    随即顿了顿,才道:“吩咐个机灵的小厮,去盯着那帮灾民,尤其是第二批到的那些。”

    “是。”小玉收敛神色,正色应下。

    ——

    次日一早,心禾起来的很早,穆侯楚都还没出门。

    “起这么早做什么?现在时候还早,能多睡会儿。”穆侯楚轻声道。

    心禾却从床上扒拉起来:“不成,这灾民的事情一日不解决,我心里一日不踏实。”

    “放心吧,段澜快要坐不住了。”穆侯楚沉声道。

    心禾挑了挑眉:“什么意思?”

    “我让人挑了段澜在京中的几个心腹,现在段澜失去了左膀右臂,朝中局势不稳,他再不赶回去,只怕再过一阵子,这朝野上下都要没他的位置了。”

    穆侯楚这话说的轻巧,心禾却能听得出,这京中的朝堂只怕又已经掀起了一阵波涛巨浪了。

    “所以他赶着回去,这禹州的事情也得速战速决,由不得他慢慢筹谋了?”

    “这人啊,一旦急功近利,就容易破绽百出,现在我就要看看,他到底在那帮灾民的身上打了什么算盘。”穆侯楚冷哼一声。

    “如此也好,省得一直拖着,让咱们也跟着担惊受怕的,照着你这么说,他现在应该也着急的不得了,行事也就这几天的事儿了,你完事当心些。”心禾一边给穆侯楚束腰封,一边嘱咐着。

    刚成亲那会儿她什么都不会,如今成亲六年了,这些事情她倒是习惯的很,虽说是个现代人穿越过来的,对于古代女子骨子里藏着的伺候相公的规矩很是不齿,但是真的成亲了,却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儿。

    看着他整日里劳累奔波,为了守护这个家付出一切,季心禾便忍不住想要为他多做一点事,因为是她心爱的男人,所以她乐意!

    穆侯楚直接双臂一圈,便将她圈入了怀里,低声道:“放心,此事我会当心的,你这些日子乖乖在府中,不要随意出门走动了,让我安心些,嗯?”

    若说这整个禹州最安全的地方,自然非平阳王府莫属了,且不说这明面上的护卫就是三层防备,这藏匿在暗处的暗卫更是数不胜数,心禾呆在这儿,他才能放心。

    心禾点点头:“我知道了。”

    穆侯楚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个吻:“那我先去了。”

    说罢,便转身果决的出门。

    ——

    此时段澜的确很着急,着急到暴躁。

    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通响动,段澜直接拂开了桌上的一整套文房四宝,气的双眸通红:“穆侯楚!”

    他跟前的青云现在已经瑟瑟发抖,连忙道:“少爷,现在也不是生气的时候啊,现在你在朝中的两位心腹大臣如今都被拔除了,少爷现在若是再不敢回去平复这场乱局,只怕一旦迟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段澜狠狠的瞪了青云一眼:“你以为穆侯楚不是这样想的吗?!这个小人竟然在我背后捅我一刀!你以为我现在赶回去就能挽救什么吗?他就是想逼我立刻离开禹州!”

    青云讪讪的道:“可若是不离开,也的确·······”

    “我在禹州的布局都已经到了这一步,现在就这么走了,你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禹州这盘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的,穆侯楚敢这么阴我,我怎能轻易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