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29章 风雨欲来之势

第629章 风雨欲来之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闻言便是一愣:“散了?”

    “是啊,今儿上午我从府城来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散了,没几个人在那儿了都。”宋二夫人显然没有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便将此事如实相告了。

    心禾面上一沉,眸光都冷了几分:“那么大一批的灾民,都安置在君名山下的一带,怎么会突然之间说散就散了?!”

    而且这地方还是穆侯楚选来专门安置灾民的,就是为了对灾民进行更好的管束,省得有心生歹意的人趁机在禹州惹是生非,现在宋二夫人却来告诉她,那些灾民散了,没人了!那人去哪儿了?!

    心禾只觉得自己心跳都快了,她早知道此事不简单,却无奈浮云遮眼,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现在却隐隐有了真相的影子,让她越发的紧张不安。

    风雨欲来之势,已经不可阻挡了!

    宋二夫人愣了愣,显然不知道这件事的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足以让季心禾这向来好脾气的人突然之间这般大动肝火,却也无暇多想,只能讪讪的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上午路过的时候才发现的,我瞧着他们好像都是各自散去的,兴许·······”

    宋夫人顿了顿:“左不过也就几个灾民罢了,何足为患?王妃不必担心吧?”

    心禾面色已经很难看了,却还是强自沉静的道:“罢了,此事的确也算不得什么,宋夫人不妨先回吧。”

    宋夫人似乎看出了心禾大概是有事儿要处理的,便点了点头,行礼告辞。

    “书兰,送客。”心禾沉声道。

    “是。”

    书兰前脚送着宋夫人出去,心禾便立即喊了小玉进来,面色阴沉的道:“派去君名山盯着的人呢?!为什么那边灾民都散了这么大的动静却还要宋夫人一个路过的人来告诉我?!”

    小玉闻言面色也是一变,怔怔的道:“派去的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兴许是·······已经被发现了。”

    甚至扣下了!

    难怪自从昨夜起,到现在,这君名山那一带的灾民就半点消息也没有了。

    心禾有些恼火的揉了揉额角:“这个不成事的废物!”

    心禾却也不得不说,不一定是派去的人太废物了,而是段澜太精明了!

    这样精明的人物,派一般的人去怎么能够保证事情办的圆满?

    却在此时,书兰进来道:“王妃,小柴火来了。”

    心禾揉着额角道:“让他进来。”

    昨儿就是想着小柴火才刚刚考完试,心禾不许他出去劳累,才让小玉指派一个机灵的小厮去盯着君名山那边的情况,谁曾想这随便找的人果然还是没有小柴火办事牢靠。

    这些年他就没办砸一件事,让季心禾不知省了多少心。

    小柴火大步进来,抱拳道:“我听说君名山那一带出问题了,王妃许我这就去细查一番吧。”

    “这事儿也只有你去了,现在那些灾民已经散了,咱们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唯一要弄清楚的就是那些灾民都散哪儿去了!这些人必然还在禹州,段澜想方设法的将这些人弄来禹州,还没有达成目的怎么甘心善罢甘休?务必给我将那些灾民的去处查个一清二楚!”心禾沉声道。

    “是。”

    “去吧,当心些。”心禾道。

    小柴火拱了拱手,便转身快步出去了。

    “小玉。”心禾道。

    “是。”

    “派个人速速去知会一声王爷。”

    心禾觉得穆侯楚不一定不知道此事,毕竟这是禹州的地盘,段澜想要做什么,自然不会逃的过穆侯楚的眼睛。

    但是心禾还是不放心,总觉得这事儿还是得告诉他一声。

    可既然知道瞒不过穆侯楚,却独独拔除了她的眼线,是想要瞒着她?!这段澜到底是在打什么鬼算盘?

    心禾现在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在屋里几乎都有些烦躁了,指尖敲击着桌面,声响也是越来越急促,一张倾城的面容已经覆上了一层阴云。

    心禾沉思着想事情,屋里的丫鬟们便都十分自觉的退下了,留下书兰和小玉两个在屋里伺候的,也是将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就在这样压抑的时间里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小柴火便赶回来了。

    “怎么回事?”心禾立即问道。

    小柴火面色微红,额上还沾着点汗珠子,显然一路快马加鞭,就没有停过:“那些灾民似乎是往红花谷那一带去了,因为是各自分散走的,走的路线都不一样,所以几乎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心禾面色阴沉的道:“红花谷?他们想做什么?”

    小柴火摇了摇头:“暂时也不知道,但是我得到消息,王爷已经知道此事,并且往红花谷赶去了,兴许不会有事的。”

    心禾却是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不对,不应该。”

    “王妃的意思是······”

    心禾冷声道:“段澜筹谋这么多,又在禹州呆了这么多天了,不可能不知道穆侯楚在禹州的势力多深厚,也不可能觉得这些灾民就算分散着走到红花谷,就一定能瞒过穆侯楚的眼睛!眼下这情况,谁明谁暗还不知道分晓呢!谁知道这次到底是段澜被我们抓住了尾巴,让我们追到红花谷去的,还是段澜故意设计引诱我们去的?”

    确切的说,是引诱穆侯楚去的呢?

    毕竟段澜独独拔除了她的眼线,就说明他根本就不希望她去那里,只想穆侯楚去。

    心禾现在越想越觉得心惊,她想得到的事情,穆侯楚不可能想不到,但是他还是去了,穆侯楚必然是想要闯入虎穴,才可得虎子,可这背后的凶险,岂是轻易能估量的?

    小柴火蹙眉道:“可此事眼下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王妃若是贸贸然去红花谷,万一段澜真的是设计了什么大圈套,王妃就算去了也是跟着一起自投罗网,得不偿失的。”

    心禾当然不会这么蠢,她这会儿去了红花谷,若是真的段澜设下了圈套等着穆侯楚,那去了也是拖后腿,当个累赘,她还没到为了爱情冲昏头脑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