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30章 没事吧?

第630章 没事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面色冷冽了下来,多了几分果决之色:“给我备马,我要去段府一趟。”

    小柴火一怔:“段府?王妃去找段大人不成?现在段大人也应该不在府中的。”

    小柴火一想到那个笑里藏刀的男人,就满心的警惕,他私心里是不希望季心禾和他有任何的交集,那人一肚子的算计,就算季心禾机敏聪慧,也难免有失策的时候,万一被他钻了空子,岂不是完了?

    素日里他巴不得避都避不及,现在她还要上门去找他,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心禾冷笑一声:“我去找他做什么?你以为我要去求他放过不成?我季心禾还没这么轻贱。”

    小柴火低着头摸了摸鼻子。

    心禾冷声道:“我要去找一个更有用的人。”

    小柴火一愣,正想多问,心禾便已经大步出去了。

    书兰连忙回屋去拿披风,抱着要去追上季心禾的脚步,小柴火从她手上接过了披风,便脚尖轻点,几个起落便赶上了已经到了府门口的季心禾。

    小厮已经从府中牵了两匹快马。

    心禾很少骑马,她嫌骑马太颠簸,从前不会骑,后来学会了也只是偶尔兴趣来了才骑马出门踏青玩耍。

    小柴火赶在季心禾翻身上马之前将披风给披在了心禾的肩上:“秋日的冷风最寒凉,王妃当心身子。”

    心禾点了点头,便翻身上马,一策马鞭便疾驰而去。

    小柴火也随之翻上了另外的一匹马,迅速跟上,他是不放心季心禾一个人出门的。

    尤其是季心禾这次事情紧急,只有骑马出门,书兰和小玉又不会马术,她身边没有个照顾的人怎么都不能放心的。

    心禾一路策马疾驰,走在前面,小柴火紧随其后。

    喧闹的大街上一时间又是人仰马翻,各自匆匆避让,到了嘴边的骂词就要出口,却在看到从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的骑马的美人的时候,瞬间怔住了。

    她出门的匆忙,都还没来得及换一身男装,或者轻便的衣裳,连面纱也没戴,她一身月牙色织锦穿花蝶群,经过之处衣袂翻飞,倾城之貌还不等人细看,便已经迅雷一般的从眼前闪过,只留下一缕余香。

    就在众人震惊之余,便看到她身后跟着的一个容颜俊朗的策马少年,顿时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直到这两道人影彻底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人群里才炸锅了一般的沸腾了起来。

    “啧,方才这美人是谁?长的可真是一幅倾城月貌之色,我看,比之花满楼的阿怜姑娘也并不差!”

    “方才那女人能是花满楼的一个风尘女子能比的?你没看到她盘的妇人髻?还有身上的衣裳的料子,我没细看清楚,一看就是上好的,哪儿是一个小小青楼女子能比的了的?”

    “这么说来,是哪家的贵夫人?说来也是,若非养在深闺的贵夫人,这等姿容,在咱们禹州只怕早就火了,不过可惜了这么美的人,竟已经出嫁了。”

    “呸!你可惜什么?人家不出嫁,等八百辈子也轮不到你!”

    人群里便是一阵哄笑声。

    突然有人问起:“不过跟在她身后的那少年又是谁?好好儿一个贵夫人,不在家呆着,跑出来策马狂奔,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总不可能是私奔吧?”

    一阵更响亮的哄笑声响了起来:“若是和那个少年私奔,我看倒也是值得的很,瞧瞧这模样,完全配的上啊。”

    “呵,你怎么知道人家相公就一定比那少年长的差了?”

    那人却是一脸的不屑:“你不然放眼看看,咱们整个禹州,有钱的大老爷们哪个长的好的?谁配这等美人那都是亵渎!”

    “啊哈哈哈哈!说的也是!”

    人群之中的调笑声,心禾听不到,也没有兴趣去听,紧紧一炷香的功夫,她便策马赶到了段府。

    不过却没有到大门口。

    而是到了围墙一侧的偏僻处,将马儿随处栓住了。

    小柴火道:“夫人不打算走正门?”

    一出门就是夫人,小柴火称呼转换的还是很快的。

    心禾打量了一眼这围墙边上的一棵大树,沉着的点了点头:“嗯,从这儿进。”

    小柴火一看她这眼神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我先进去接应夫人。”

    心禾点了点头:“好。”

    小柴火随即脚尖一点,便纵身一跃,悄无声息的飞上了墙头,又快速的从墙头窜下去,到了围墙的那一边。

    打探了一下情况,确定里面没人发现,并且这附近没什么人守卫,这才冲着外面吹了个口哨儿。

    心禾闻声便捏了捏手指,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个箭步冲上来,脚步来回在那棵大树和围墙之间飞快的踩着借力,三四步的样子就已经“飞上”了围墙的墙头。

    她没有轻功,会的就是这些硬功夫。

    从墙头上跃下来的时候却没有东西给她借力了,靠近围墙的都没有树枝,只能直接跳。

    落下去身子就跟着晃了一晃,几乎站不大稳,好在小柴火早在下面准备着接她,此时适时的抱住了她,总算让她没摔着。

    “夫人没事吧?”小柴火连忙低声道。

    心禾扯出一抹笑来:“没事,就是太久没活动筋骨了,这么点儿高度都受不了了。”

    小柴火稍稍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搂着她的腰,脸上瞬间烫了一下,松手后退了一步,然后低下了头。

    他的动作幅度很小,季心禾几乎也没察觉,她此时一心全神贯注的观察这庭院里的情况,也无暇去看小柴火微微发红的脸颊。

    “这边来,当心点。”心禾低声说了一句,便已经快步在前面带路了。

    段澜府上的地图季心禾早就了解清楚了,段澜在禹州根本就难有秘密,就连他住的府邸,里面奴才有哪些人,府邸的地图是什么,哪个院子住着什么人,穆侯楚那边都有再详尽不过的资料。

    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这些资料季心禾自然早就提前了解过,所以现在她在段澜的府邸里行走,完全跟逛自家的院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