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36章 下不为例

第636章 下不为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还不等穆侯楚说话,段澜便咬着牙道:“她不会的!她这一生不会为了任何人委曲求全,你且等着瞧!”

    说罢,便恨恨的瞪了穆侯楚一眼,转身便策马离去。

    他来晚一步,安排的人都已经被穆侯楚杀了,他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了,这次禹州之行,他输的一塌糊涂,输给了穆侯楚,也输给了季心禾,还输掉了自己的心。

    眼下京城还有一堆大乱子等着他,穆侯楚已经拔除了他在京城的两大心腹,如今朝局一片大乱,不知多少人盯上了那两个空缺出来的位置上的权势,段澜一想到这些,便几乎整个人都笼罩在阴云之中。

    穆侯楚依然在原地,没有下任何命令,甚至说一句话,变一个表情。

    段澜不能死在禹州,至少这次不可以,段澜这次已经公开了自己在禹州的全部行程,今日段澜死在了禹州,那穆侯楚便是脱不了干系,到时候皇帝必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趁机对禹州发难,对穆侯楚发难。

    现在,还不是和朝廷撕破脸的时候,还需要再等一等,等一等。

    凌风讪讪的抬头看了穆侯楚一眼,就这一眼,已经算是胆大包天了,他只是怕主子被段澜临走前的那番话给气着了。

    谁知穆侯楚却是面色淡然,没有丝毫愠怒的样子,清冷的眸子扫过凌风:“看什么?”

    凌风觉得自己做贼心虚,便忍不住道:“段澜临走前说的那番话,主子不生气?”

    凌风觉得不应该啊,但凡涉及王妃的事情,穆侯楚真的尤其容易牵扯情绪。

    可这次·······

    穆侯楚面色淡然:“不会的。”

    “啊?”

    “不会有这一天的。”穆侯楚声音很轻,却带着前所未有的笃定和决心。他看着远方说的这句话,不知是在对谁说。

    因为他也不忍心,也不会舍得,让她关进那金丝牢笼里,他到底是舍不得的。

    凌风觉得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是这是主子说的话,他也不敢质疑,只能闭嘴不言。

    穆侯楚看了看天色,这才道:“回府。”随即一策马鞭,马儿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一马当先跑了出去。

    凌风等人立即跟上。

    ——

    心禾此时就静静在府中等着,心里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股子着急和焦虑,反而十分淡然。

    或许是因为事情都已经布置安排好,剩下的穆侯楚会知道怎么做,这世上没人比他们更心有灵犀。

    所以季心禾半点也不怕,也不慌,她觉得,今日的一切,都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了。

    小柴火提前回来的,他找穆侯楚报完了信就回来了,因为穆侯楚对他并不怎么喜欢,小柴火也对穆侯楚没什么主仆情分,他至始至终,也只认季心禾一个主子,也只为季心禾一个人办事。

    所以小柴火交完了差事,就回来了。

    “事情办好了吗?”心禾问道。

    小柴火点点头:“办好了。”

    心禾勾唇笑了笑:“今日辛苦你了。”

    小柴火摇了摇头:“不辛苦。”

    心禾无奈的笑了,这孩子话少的让人无话可说。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便见书兰匆匆进来,欣喜的道:“王妃,王爷回来了!”

    心禾面上都染上了一抹喜色,起身便要出去迎,谁知还没走到门口,穆侯楚便已经进来了。

    “回来啦?”心禾先是检查了一下穆侯楚的身上,没有带伤,也就完全放心了,扬起笑颜道:“事情办的顺利吗?”

    穆侯楚勾唇笑了笑,捏着她的下巴道:“有我家夫人在背后给我撑腰,我怎么可能不顺利?”

    心禾被穆侯楚这凉飕飕的笑给笑的有些瘆得慌,讪讪的笑道:“呵呵,是嘛?”

    穆侯楚瞧着这小女人倒是有点儿眼色,这才没跟她绕弯子,直接虎着脸道:“我出门前怎么跟你交代的?你全忘干净了?”

    心禾连忙道:“我知道你嘱咐我不要出门乖乖呆在家里,但是我就是担心嘛,总怕段澜给你整出什么大乱子来,我也是放心不下,所以就出去了一趟,我就去找了黎君颜,耍了个小招数而已,根本没有危险性的,我今日连段澜的面儿都没见着!”

    心禾一边说着,便立马指着小柴火道:“不信你问小柴火!”

    小柴火面色淡然的站在那里垂着头,面无表情。

    穆侯楚睨了他一眼,这才放过季心禾:“下不为例。”

    今日是没出什么事儿,这是最好,可若是今日段澜打的算盘就是逼季心禾出府,或者对她做点什么,拿她要挟他呢?穆侯楚都不敢想象这件事发展下去的结果。

    穆侯楚对待季心禾的事情上,向来是谨慎再谨慎的,今日到底没出事儿,又想到小媳妇好歹也算是变相的给他撑腰了,穆侯楚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轻哼一声:“这次放过你了,下次若是再敢这么不听话······”

    心禾连忙抱住了他的手,笑嘻嘻的道:“不会有下次啦!”

    才怪!

    穆侯楚哪里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却也不跟她计较,只是勾唇笑道:“罢了,我先去沐浴更衣。”

    他身上一身血醒味儿,不想让她闻着难受。

    “好!”心禾乐颠颠的应下。

    穆侯楚转身出去,小柴火也没道理继续留着了,他年纪小的时候还能在季心禾这边,让她教一些经商管理之道,或者考究文章,现在年纪大了,他便十分识分寸的会自觉退下,不会在她这里久留,也不会和她多说话,生怕自己多说了一句话,都会泄露了自己的心底里的秘密。

    也正是他这般的小心谨慎,守住分寸,才没能让穆侯楚察觉丝毫的不对劲,也是穆侯楚能容忍他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可即便如此,有种东西叫男人的直觉,穆侯楚也有,并且随着小柴火的长大,这种感觉越来越盛。

    他已经要容不下他了,即便他没有半分出格,一向规矩,但是穆侯楚强烈的占有欲是不容许季心禾身边有任何一个有小心思的男人存在的,即便这个男人目前来说没有危害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