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37章 一身冷汗

第637章 一身冷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柴火从屋里退出来,便打算径直去外院了。

    自从三年前平阳王府建成之后,他和小北就住在外院了,毕竟是男孩子,自然不能住在内院的。

    可谁知刚刚顺着回廊走到了拐角处,便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回廊里。

    小柴火的身形不由的僵硬了一下,面色微变,莫明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是他还是很快平复下来,如常的走过去,抱拳道:“王爷。”

    穆侯楚负手而立,他站在回廊的边缘处,看着园中的花草景致,面色一如既往的淡然,只是当他侧头看小柴火的时候,眸中却是多了几分凉意。

    “你这次秋闱能中吗?”穆侯楚淡声道。

    小柴火低头应道:“尚且不知,等放榜再看吧。”

    穆侯楚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寒凉:“那便是不能中了。”

    小柴火心突然跳的快了起来,垂着眸子遮住了眸中警惕的眸光,却是不语,他不必说谎,他了解这个强大的男人,在他面前没有说谎的必要,他今日既然敢这么说,必然也是笃定了一些事。

    终究还是,躲不过。

    小柴火沉默不语。

    穆侯楚的眸光却是凉薄依旧:“我给你一个好的去处,择日便走,其他的不用我多说。”

    小柴火的眸光骤然一紧,向来不动声色的面容此时都难得的染上了惊慌和一丝丝的愤怒,他抿了抿唇,袖中的手都握紧了,才缓缓的道:“我是王妃的人,无需王爷替我安排了。”

    穆侯楚眸光又寒凉了几分,看着他:“你现在是在挑衅我?还是你觉得她能护得住你?”

    小柴火直直的迎上他的目光:“王爷与我多说无益,若是要给我什么安排,最好还是让王妃来说吧,小人虽说人微言轻,但是主子是谁,小人还是认得清的。”

    说罢,便低头冲着他拱手作揖,随即擦身而过,快速的离去。

    穆侯楚眸光幽深的看着小柴火离去的背影,寒光乍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柴火直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才发现自己后背都几乎要被冷汗浸透了,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和穆侯楚正面对上。

    对于穆侯楚,他向来是能避就避,一来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二来也是他不希望和他太多交集以至于漏出马脚来。

    可没想到,千防万防,偏偏还是让他察觉到了什么。

    穆侯楚那一句“给你安排了个好去处”出口的时候,他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感,这种恐慌感让他心跳如雷,似乎隐约就要失去一切。

    他多害怕离开,离开了这里,他便再也找不到生存的意义,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季心禾从来都高估了他了,他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胸无大志的人,他唯一小小的心愿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守着她,可若是离开,那他该如何是好?

    所以他即便是要得罪了穆侯楚,即便是要豁出去一切,也要留下。

    虽然他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穆侯楚既然已经盯上了他,必然就不会再留有余地,恐怕不知哪一日,他就连在她身边默默守着的资格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小柴火的心就随之空落落了起来,一向面无表情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恍然若失和落寞。

    ——

    穆侯楚重新沐浴了一番,心禾便已经让人安排好晚膳了。

    穆侯楚进屋便直接吃饭。

    阿乖也乖巧的坐在凳子上,两只小短腿儿在空中晃悠着,两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一只大螃蟹:“娘亲,这个!”

    心禾看着她小手指的方向,便轻拍一下,嗔怒道:“等你爹爹来了再吃。”

    阿乖年纪小,但是饭量却真的大,吃东西从来不用哄着,自己扒拉扒拉能乖乖吃完两碗饭,对于肉食更是格外喜欢,其中最爱的就是螃蟹,若是桌上摆了螃蟹,多半就是为了她准备的了。

    阿乖咽了咽口水,乖巧的坐好了,小脑袋伸的长长的,探头往外看着穆侯楚进来了没有。

    终于,在阿乖殷切的目光之中,穆侯楚一身清爽的进来了。

    阿乖开心的挥舞着小手,一双悬空的小短腿更是摆的更欢喜了:“爹爹!爹爹!”

    穆侯楚勾唇笑了笑,直接将她给抱起来:“阿乖在等爹爹吗?”

    阿乖一个劲儿的点头,一手搂着穆侯楚的脖子一手指着螃蟹道:“阿乖在等爹爹来给阿乖剥螃蟹。”

    穆侯楚哈哈笑了一声,直接将她放在了椅子上,自己落座便拿了个螃蟹亲自给她开:“好!爹爹给阿乖剥螃蟹。”

    心禾捏了捏阿乖的小脸:“你个小没良心的,就不能说一句是在等爹爹?”

    阿乖眨巴了下眼睛:“阿乖是在等爹爹呀,可是阿乖也在等螃蟹,娘亲说阿乖不能说谎的。”

    心禾看着眼前这天真的女儿,真的无可奈何,只能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是是是,阿乖说的是,娘亲知道啦。”

    阿乖笑的眯眯眼。

    心禾忍不住道:“我们阿乖是不是养的太单纯了点,这孩子,我总怕她这性子以后在外面容易被骗。”

    穆侯楚勾了勾唇,给阿乖将剥好的螃蟹放到了她的碗碟里:“怕什么?她是我们的女儿,是平阳王府的小郡主,禹州最尊贵的女娃娃,放哪儿谁都不能欺负她。”

    “我就怕,万一哪天我们不在她身边了怎么办?这孩子瞧着就是个没心眼儿的。”心禾怜爱的看着阿乖。

    这个孩子,倾注了心禾太多的疼爱和呵护,毕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十月怀胎,从她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心禾便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现在她才五岁,季心禾便已经开始想到了她十五岁,二十五岁的时候。

    “那就一直守在她身边,你就放心吧,阿乖的福气大着呢,不用你操心。”穆侯楚倒是不怎么在意的,他的女儿,他在不在身边都不能有人敢欺负分毫!

    心禾看着阿乖开心的埋头吃螃蟹的样子,便也笑了:“说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