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38章 我现在也不喜欢他

第638章 我现在也不喜欢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突然想起来要问段澜的事情,这才道:“对了,今日红花谷到底什么情况?”

    穆侯楚淡声道:“正如你猜到的情况。”

    “你没有给段澜留下什么把柄吧?”心禾有些不安的道。

    穆侯楚勾唇笑了笑:“我有这么不靠谱?”

    心禾顿了顿,才忍不住道:“那段澜呢?你放过他了?”

    穆侯楚眸光泛起了丝丝寒意:“放过?他这辈子怕是没这个福气再被放过了。”

    六年前给的一次机会,便已经是穆侯楚给他的最大的仁慈。

    心禾抿了抿唇,倒是没说什么,眼下的情势很明显了,段澜和穆侯楚之间本来就处于完全的对立面,只有你死我活的可能性,段澜怕是,不能再留了。

    心禾自认为是个自私的人,一颗心除了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对于旁人只怕都是冰冷的,对于段澜,不论她对也好错也好,自私也好,护短也罢,穆侯楚和段澜之间,必定要死一个的话,她依然毫不犹豫的选择段澜的。

    “我就怕你冲动之下让段澜死在禹州。”心禾道。

    穆侯楚冷哼一声:“我还没有这么蠢。”

    心禾笑了笑,她自然知道,穆侯楚脾气虽说算得上暴躁,但是从来不冲动行事,不论什么事情都是权衡再三之后的决定,段澜死在禹州,那就是皇帝派的钦差大臣死在穆侯楚的手上,等同于朝廷和禹州之间完全彻底的撕破脸。

    一旦撕破脸,战乱是免不了的,现在禹州养兵十万,而且个个都是精兵,真的和朝廷那帮酒囊饭袋的面子功夫的军队打,禹州还真的不用怕。

    只是一旦战乱,牵涉的事情就太多了,战乱就代表着民不聊生,百姓遭殃,禹州这些年经济繁荣迅速,正是上升的好时期,这种时候经历战争,等同于折损自身实力,不论输赢与否,都是不划算的。

    尤其边关近日也频频出事,一旦大乾内乱爆发,敌国必然趁虚而入,到时候的乱子,可就大了。

    所以不论如何,现在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心禾明白这个道理,穆侯楚也明白,所以即便他心里已经很想将段澜给千刀万剐,最终也还是让他离去。

    穆侯楚冷笑一声:“放他走又如何?一刀杀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了他?现在他回京之后可有的忙的,就让这烂摊子慢慢耗死他岂不是更好?”

    段澜这次回京,怕是有的忙了,禹州之行一无所获,京城被拔除了两个重要心腹,宋家更是步步紧逼,趁着段澜不在朝中,和穆侯楚里应外合,将段澜在朝中的势力给架空了一半!

    还真以为穆侯楚能容忍段澜在禹州肆意妄为?穆侯楚可没那么大的肚量。

    现在只等着段澜回京之后收拾烂摊子吧。

    既然段澜已经选择要离开了,心禾自然也不会多管了,一颗心也算是落下来,吃饭都香了几分。

    穆侯楚将手里刚刚剥好的一个螃蟹送到她的碗里,一边状似随意的道:“我听说李南这次秋闱考的并不大好?”

    心禾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

    穆侯楚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剥螃蟹:“嗯,听说的。”

    心禾倒是没怎么怀疑,只是轻叹一声:“大概是中不了了,这孩子,也是可惜。”

    穆侯楚抬眸看着她:“既然可惜,不如送出去好好深造,我听说基山书院远赴盛名,那边的教书先生毛先生是大乾一等一的大才子,轻易都不出山的,学生满天下,状元都出了三个,段澜也曾经在那里读书。”

    基山书院,心禾倒是熟悉的很,段澜还未涉及朝堂之前,的确一直在基山书院读书,那里恐怕是整个大乾最好的书院了。

    一般人根本进不了,不过以穆侯楚的本事,想要让小柴火进去,道啊是轻而易举的。

    心禾想了想,却还是摇头:“算了吧,这孩子对读书的事情向来不怎么上心,这些年落下的课业也多的很,我看在眼里的。”

    “所以在禹州他杂物缠身,也不能专心读书,不如去基山书院,那边又清静,又适合做学问,能让他沉下心来读书,兴许考个好功名,也省得在你身边一辈子默默无闻。”穆侯楚淡声道。

    语气里还是带着询问的意思。

    到底是季心禾的人,穆侯楚不会随便动她的人的,就算是不顺眼,那也得先问过季心禾的意思。

    可以说,穆侯楚是尽可能的给了季心禾最大的尊重的,这也是她当得起的。

    心禾蹙眉沉思了一会儿,到底还是道:“我倒是觉得挺好,只是他之前跟我说过,暂时对读书没什么心思了,他觉得现在这日子还不错,只想一心学习经商之道,这孩子好像也没什么远大的抱负,我和他细谈过,他是这样跟我说的,我虽然觉得不认同,但是还是尊重他自己的想法吧,他现在也算是成年了,是个大人了,有些事情他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穆侯楚面色微微冷凝了几分:“的确是个大人了。”

    五年时光转瞬即逝,当初那个小男孩,已经真正长大了。

    心禾有些奇怪的道:“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最近你对小柴火的事情很上心啊。”

    “既然是你的人,我自然会上心一点。”

    “可我觉得你从前挺不喜欢他的呀。”心禾懵懵的道。

    这突然之间,是转性了?

    穆侯楚凉飕飕的抬眸看着她:“我现在也不喜欢他。”

    心禾好笑的道:“真不知道你整日里跟一个孩子置什么气,他素日里又不往你跟前凑,你还不高兴什么?”

    顿了顿,才接着道:“今日若非是小柴火机敏的配合我,事情也很难这么顺利,说起来,去给你报信儿的也是他呢。”

    穆侯楚眸光幽深了几分:“今日算是我欠他一次,欠下的自会还的,只是这个小子我依然很不喜欢。”

    心禾无奈的笑了:“是是是,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左右他也很少往你跟前露面,现在我基本都很少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