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39章 太便宜他了

第639章 太便宜他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此时的段澜,可没有季心禾和穆侯楚这么闲暇的功夫安然闲适的吃晚饭。

    天色已经渐渐擦黑了,原本就阴沉沉的段府,此时更是笼罩在一股子的阴森的气氛之中。

    连亮起来的烛光都显得如此的小心翼翼。

    庭院之中,黎君颜依然跪在青石板的地砖上,单薄的衣衫早已经被露水给浸透,在萧瑟的秋凤之中吹的瑟瑟发抖。

    不论院子里还是屋里的奴才们,几乎都是噤若寒蝉,一个个儿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真正的主子,此时正在盛怒之中。

    段澜坐在漆黑的书房里,随着天色暗沉,都没有奴才敢进来打搅,更别提有人敢给他点亮烛光了。

    终于青云忍不住,举着一柄烛台进来了,幽幽的烛光隐约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段澜青白交加的面容。

    这俊朗的容颜此时在这幽幽的烛光之中,竟显得有些狰狞,有些宁人恐惧,他一双总是或真或假的笑着的眸子,此时没有半点温度,一片寒意。

    青云只是抬眸看了段澜一眼,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讪讪的道:“少爷。”

    例行公事的时候,青云会喊大人,但是更多时候,青云还是喜欢喊少爷,似乎想要用这样的称呼来唤起曾经段澜洒脱不羁的记忆。

    可段澜却听不出,也唤不醒,因为曾经的那段过往和记忆,只有她能唤得醒。

    可她不愿意。

    段澜心里自嘲的一笑,面上却没有丝毫的神色变化,甚至没有抬头多看青云一眼,依然枯坐在那里。

    青云咬了咬牙,坚持的又叫了一声:“少爷,时候不早了,现在就寝还是准备晚膳?”

    青云从小跟着段澜一起长大的,这主仆情分自然是旁人比不了的,他不知道别的事情,只是看着如今的段澜,就让他想起六年前平阳王妃出嫁之后随着平阳王离开京城,前往禹州的情景。

    那时的段澜也是这样,了无生气的枯坐在这里,一坐就是一天一夜,有时候甚至水米不进。

    青云觉得段澜最低谷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所以他害怕,这样的低谷又要再来一次。

    段澜沉默了许久,一双眸子才缓缓的清醒了过来。

    时过境迁,六年过去,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脆弱的少年,他不会浪费时间让自己沉浸在低谷之中数月走不出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老天爷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

    “京城那边现在什么情况?”段澜的声音有些沙哑。

    青云闻言,便是面色一变,最终还是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小信封送到了段澜的跟前:“京城刚刚的来信。”

    段澜打开扫了一眼,面色便又阴沉了几分,手上微微用力,这信封便骤然被揉成一团,他捏着信封的手青筋暴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冷笑道:“穆侯楚,果然好手段!”

    拔除了他两个心腹,还联合宋家架空了他在朝中一半的势力,难怪他来禹州这么久,穆侯楚都没有对他下手,原来也是故意的想要让他在禹州多停留一阵子,给宋家腾出时间来对付他!

    呵!他果然还是小瞧了这个男人。

    青云脸色难看的道:“少爷,咱明日一早就赶回京城去吧,这京中的事儿,怕是耽误不起了。”

    再晚一点回去,只怕这京中的天都要变了!

    段澜却是冷笑一声:“就这么回去,未免太便宜了穆侯楚了。”

    “可少爷现在也已经没有底牌了。”青云犹豫着道。

    段澜冷声道:“今夜就直接赶路回京。”

    青云面色一喜,连忙道:“是!”

    谁知段澜顿了顿,便接着道:“你先吩咐下去,让大家做好准备,只是在此之前,我还要去见一个人。”

    青云呆了一呆:“少爷难不成想去见平阳王妃?”

    现在季心禾对段澜的态度,完全没必要见面了其实。

    不然也是徒增悲伤。

    但是青云自然是不敢说这话的。

    段澜面色没有变化:“不是。”

    “啊?”青云愣了愣,正还想要多问一句,便见段澜已经首先出去了。

    青云只好咽下到了嘴边的话,连忙跟上去。

    段澜刚刚出来,便看到跪在庭院正中间的黎君颜。

    黎君颜瑟瑟发抖,此时一看到段澜,便哭着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段澜,夫君,你饶我一次,饶我一次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黎君颜一边说着,便跪着爬到了段澜的跟前,扯着他的衣摆苦苦哀求。

    段澜冷眼看着她,直接闪身甩开了她,语气里都带着嫌恶:“滚!”

    这个无知无畏的蠢女人,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段澜就没有半分喜欢,原本也只想当个陌生人一样无视,可没想到这蠢货现在能这样碍事,段澜似乎从未像此刻一般厌恶一个人。

    即便是对穆侯楚,也只是仇恨和敌对,能让他这般厌恶的一个人,至今还真就只有黎君颜一个了。

    黎君颜连忙又爬起来,慌忙的哭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季心禾那个贱人,都是她骗我,她做的天衣无缝,我就信以为真,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我真的没想到!”

    等到黎君颜后知后觉的察觉季心禾的骗局真相之后,就险些崩溃,她为了这个骗局,不顾后果的私自启用的锦卫,皇帝一旦知道此事,她必然直接沦为弃子,性命都难保,而段澜也因此对她心生嫌隙,黎君颜此刻真的要恨死了季心禾!

    她跪在段澜的门前,求他饶她一次,可段澜岂会饶她?

    段澜冷眼看着面前挡路的女人,冷声道:“你这次做的蠢事,已经足够让你死一百次,趁着我现在还没有时间处置你的时候,给我滚的远远的!”

    只这一句话,黎君颜的心就凉的彻底。

    段澜狠狠的瞪着她,冷笑着道:“不过有一句话,你之前倒是说对了,我从始至终都只想得到季心禾,得到她的那一刻起,你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让你死也是迟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