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40章 可我不想委屈你

第640章 可我不想委屈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黎君颜原本瑟缩发颤的身子,此时骤然僵硬了起来,看着段澜的眼神都满是恐慌和惊悚,嘴唇哆嗦了一下,才颤声道:“你,你······”

    段澜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便再也不愿意多说一句,直接拂袖而去。

    黎君颜瘫坐在原地,再没有半点力气,此时此刻,即便是恼恨季心禾的力气都没有了,原来她不论做什么样的努力,都是徒劳,她的结局,早早的就被定下。

    原本怔怔的她突然扯开唇角,惨笑一声,笑的十分凄惨,甚至狰狞。

    青云对着旁人使了个眼色:“先将夫人看押回京,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议,不要让她再出现在大人的眼前。”

    奴才们连忙应声:“是!”

    眼下的情形,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黎君颜的气数只怕是已经尽了。

    这次回京,等着的不是死路,想必也是生不如死。

    试问哪位当家夫人,还需要如此卑微的跪在地上求自家相公?又试问权倾朝野的段澜的夫人,如何需要被人屈辱的押送回京?

    这些事已经再明显不过,黎君颜在给段澜惹事的那一刻起,就连这明面上的段夫人的位置都已经不保了,或者说,在段澜的心里,怕是从未有将黎君颜看做段夫人的。

    ——

    心禾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便想着打探消息的探子大概也该回来了。

    “在想什么?”穆侯楚拿了块干毛巾给她擦湿漉漉的头发,瞧着她有习惯性的发呆。

    这个毛病她是怎么都改不掉,到底还是操心的事情太多了的缘故。

    “段澜也不知离开禹州了没有,没确切消息我怎么放心的下?”心禾摇了摇头道。

    穆侯楚用大大的毛巾给她把脑袋给包住了,大手揉了揉,心禾一颗脑袋都被晃的厉害。

    “哎哟!”

    穆侯楚直接无视她的呼叫声,勾唇道:“你整日里操心这么多,这么个小脑袋你装得下吗?”

    心禾没好气的道:“我还不是为了你!”

    穆侯楚牵了牵唇,心里莫名的一暖,轻声道:“知道我家小媳妇心疼我,但是这种事情都有我顶着,别让自己太辛苦。”

    他会心疼的。

    心禾嘟囔着道:“可我怎么能放心?也不知道这打探消息的人怎么还没回来。”

    说着,便又探头瞧了瞧。

    穆侯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女人他真的是拿她没办法。

    穆侯楚忽而想起段澜临走前对他说的话。

    她不是一个金丝笼子能关的住的女人,她的野心和能力从来不允许她默默的站在一个男人的身后。

    从前如此,现在如此,往后也是如此。

    穆侯楚眸光幽深了几分,突然道:“心禾,你知道我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吗?”

    心禾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何他突然之间这么严肃,还说起这个话题,便懵懵的道:“知道啊。”

    “我和朝廷之间,早已经成了完全对立的关系,即便现在没有撕破脸,往后也是迟早的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皇帝不可能容得下我,朝廷也不会。”

    心禾转过身去,抬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给她擦头发的穆侯楚,疑惑的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穆侯楚蹲下身来,抬头定定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一心帮着我赢,但你可曾想过,若是赢了,又该是怎样的结局?”

    心禾微微一怔,似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了,这些年他们之间很少提及这件事,他一心想赢,她一心想帮他赢,他们似乎已经心照不宣的觉得,这就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可若是赢了呢?赢了之后会如何呢?

    她不是没想过,却没提过。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千古定律都是如此。”心禾喃喃的道:“自然陪你坐拥江山,不然还能如何?”

    穆侯楚看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眸子里看出什么来,可她的眸光此时却是异常的平静,似乎是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答案,让他无法辩驳的答案。

    穆侯楚抿了抿唇,一双大手握住了她放在膝上小手:“所以你愿意吗?若是真的如此,你会开心吗?”

    心禾浅浅的笑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自然是开心的。”

    “真的?”穆侯楚认真的问。

    心禾抽出手来,轻轻抚上了他的脸,捧着他的脸认真的道:“你不要总觉得会委屈我,人生在世本来就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有得必有失,我看的清楚,如今我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一家人能够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其他的我别无所求,就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喜欢,也丝毫比不得你和阿乖的分量,穆侯楚,我想的很清楚。”

    穆侯楚眸光幽深,缓缓的道:“心禾。”

    “为什么今日突然问我这些?是不是段澜跟你说什么了?”心禾轻笑着道:“你这般精明的人,为何会看不出段澜跟你说这话就是为了动摇你的心智?一旦你不那么确定的赢下去是你想要的结局了,你就会犹豫,就会露出破绽,他等的就是这个。”

    “我知道。”穆侯楚看着她道。

    顿了顿,才接着道:“可我不想委屈你。”

    在对于她的事情上,他瞻前顾后的多,即便理智告诉他不该如此,今日一事,季心禾是利用了段澜对她的感情才赢了一局,可段澜又何尝不知道,他穆侯楚最大的软肋也是她?

    “我不会委屈,和你,还有阿乖,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就不委屈,穆侯楚,我们走到今天,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一往无前,这江山,你就算是不想要,也不得不要。”心禾定定的道。

    正说着,便听到门外传来小玉的声音:“王爷,王妃,探子回来了。”

    心禾面色微变,低头对穆侯楚道:“怕是段澜那边的消息。”

    穆侯楚站起身来:“我出去看看,你在里面等我。”

    “嗯。”心禾刚刚沐浴完毕,头发都是湿漉漉的,自然不能这幅样子出去见人,左右她在里间也是听得到他们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