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45章 翻云覆雨

第645章 翻云覆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晞随意的坐在小柴火的身边:“听说你落榜了,来看看你。”

    小柴火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都满是不信。

    宋晞笑着搭上了他的肩膀:“怎么?王妃训你了?”

    阿乖摇摇头道:“我娘亲还没见到小南叔叔呢,若是见到了,估摸着也不会训的,我娘亲脾气最好了。”

    宋晞笑了笑,心里暗暗道:那是你没见过你娘亲发脾气的样子。

    不过这话宋晞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可不会没事儿吃饱了撑的来破灭阿乖的美好世界。

    在阿乖的眼里,威名远震的平阳王都是一个见到小野狗都得喂一口粮食的大善人。

    不得不说,平阳王和王妃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真的宠爱至极,保护的太好了。

    当然了,他和小北他们对她也向来疼爱,毕竟整个王府也就这么个女娃娃,年纪还最小,小柴火这么寡言少语的人,阿乖每次和他闲磕一些无聊的话他都还能回话。

    不过这也不排除是因为阿乖是季心禾的女儿的缘故。

    小柴火将阿乖从大石头上抱下来,塞到宋晞的怀里:“把她带回去,一会儿王妃又该找了。”

    阿乖皱着小脸道:“那小南叔叔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宋晞笑道:“回去吧,你一个人在这儿坐着做什么?你在这儿坐着就能逃避责骂了?不过就是一顿训,看把你给吓的。”

    小柴火抿了抿唇,面上没有神色变化,宋晞知道他不可能因为一顿训而害怕,说这话也只是为了调侃而已。

    宋晞心里更是明白,小柴火唯一能担心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小柴火对季心禾的心思的人,并非小柴火愿意告诉他的,小北他都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宋晞能知道,因为宋晞无意间撞破了他的一件事,而且这个分明才十一岁的小屁孩子,却不知为何精明的很。

    自此他就成了唯一一个知道小柴火的秘密的人。

    “你这是怎么了?瞧着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吧?”宋晞这才正经的问道。

    阿乖也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小柴火,很是好奇的样子。

    小柴火看了一眼他们两,淡声道:“他知道了。”

    “他······”宋晞梗了一梗,这些年来的默契让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似的,看着小柴火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复杂。

    小柴火接着淡声道:“我要留下。”

    “可以吗?”宋晞试探的道。

    “我只想留下。”小柴火定定的道。

    阿乖奇怪的看了看宋晞,又看了看小柴火,看着这两人之间奇怪的互动,只能伸出小手抓了抓脑袋,皱起了小脸,为什么她又听不懂他们说话了?果然还是她太笨了!以后要认真读书,再也不在课堂上打瞌睡了!

    心禾见到小柴火的时候,果然也没训,算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是她免不得失望。

    只是看着眼前低着头站在她跟前的男孩子,分明个子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了,却依然习惯性的孩子一般低头认错的样子。

    看的心禾到了嘴边的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没好气的道:“别站着了,一会儿随我出门办事去。”

    小柴火心里轻快了几分,面无表情的神色都松缓了许多:“是。”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再敢胡闹我可饶不了你!”

    这次小柴火刻意放水的考试,到了心禾的眼里,就是一场孩子气的胡闹。

    小柴火心里苦笑一声,她从未真正的懂他。

    不过不懂也好,一辈子不知道,就让他一辈子守着这个秘密,安安静静的守着就好。

    小北笑嘻嘻的凑上来:“你看,我就说我姐肯定不会太责怪你的,你一路上那忧愁的样子干什么嘛,我就等你下次考中了举人了,咱们再一起去京城考进士去!反正我这挂车尾的举人老爷,明年的春闱肯定是没戏的。”

    心禾好笑的道:“你且给我安分点儿吧,我现在可正气着呢。”

    小北倒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姐姐我可是说的实话啊,就我现在这水平,考中举人都算运气好了,明年开春上京赶考,这进士我是万万不敢想的,你可别真以为我跟姐夫一样厉害了。”

    当初穆侯楚十四岁中解元,紧接着次年春闱就中了会元,殿试就中了探花,这一路下来的荣耀数之不尽,至今在科考的考生里依然被传为佳话。

    小北因为这事儿得意的很,每每听到别人谈论此事,都得十分得意的插嘴一句:“这可是我姐夫!”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瞧你这没志气的样子,不论如何也不能考前怯场,给我好生温书,明年就算考不中也得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下场子好好试试水。”

    小北连忙笑嘻嘻的道:“知道啦姐姐,现在还早呢,总得让我歇几天吧。”

    心禾轻哼一声,这才道:“的确得歇几天,不然你这婚事可还没着落呢。”

    小北闻言便是惊喜的两眼放光:“婚事?!姐姐给我提过了?”

    心禾笑道:“和宋家那边已经通过气儿了,打算过几日就将这门亲给定下来先,只不过婚事的话,大概是要等到明年秋天了,一来婚事准备也要费些时间,二来你明年开春就得上京赶考,现在得好生准备考试,所以也不好耽误。”

    小北激动的险些蹦跶起来:“姐!你太好了!”

    心禾没好气的道:“你可得给我用功读书,姐姐以后对你更好。”

    “我肯定的!”

    心禾随即看着小柴火笑道:“小北整日里这么盼着成亲,你看着也没点想法?若是有中意的姑娘,就跟我提。”

    小柴火面无表情的道:“先立业再成家,若是要娶妻还是等到我考上功名了再说罢,不然也是委屈了人家。”

    小柴火现在是看出来了,若是他不找个理由将这事儿给搪塞过去,只怕心禾瞧着小北成亲了,真的要忍不住给他也找个媳妇儿。

    心禾闻言便虎着脸道:“你也知道立业?还不给我好好用功!”

    小柴火连忙道:“从今往后开始用功,下次秋闱一定好好考。”

    下次就是三年后了,至少三年不用愁了。

    心禾哪里知道小柴火心里的小算盘?闻言倒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现在知道努力了就好,三年后你肯定能考的好。”

    “是。”

    阿乖欢喜的道:“太好啦,娘亲也不生气了,小舅舅要定亲了,阿乖要多个小舅母啦!”

    这定亲的日子就选在了半个月后。

    这半个月算是小北过的最难熬的日子了,整日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的,夜里睡不着还得去吵小柴火,小柴火后来受不了他,直接将人扔出去。

    阿乖每天都看着发呆的小北咯咯的直笑:“小舅舅这是叫相思苦吗?是不是话本子里的那种?”

    心禾捏了捏她的小脸:“以后不许看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本子!”

    阿乖眨巴着眼睛道:“阿乖是在娘亲的房间里找到的。”

    心禾:“······”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去,整个平阳王府都似乎生机勃勃,每日里这几个孩子都能闹出点新鲜动静来,虽说诺大的王府只有一位女主人,和一个小郡主,但是这王府却似乎从来没有冷清过的样子。

    转眼十天的功夫过去,定亲的日子还未到,段澜却已经快马加鞭的赶回了京城。

    原本半个多月才能赶到的路,段澜几乎是日夜兼程,总算是将时间缩短了小半,对于他来说,京城的这一堆烂摊子,是片刻的功夫都不能等了,所以没有人比他更着急了。

    等到他赶回京城,连衣裳都没有来得及换,便直接进宫面圣。

    他没能完成这次去禹州的差事,还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皇帝其实有些不满,原本以为他是进宫来告罪,谁知开口便是请旨求赐婚。

    “赐婚?你想娶谁?你不是都已经有了妻子了吗?”皇帝有些恼火的道。

    正事不办好,还整日里搞些儿女情长的。

    段澜却抬头道:“并非为了微沉请旨赐婚,而是为了平阳王!”

    皇帝眸光一闪,蹙眉道:“穆侯楚?”

    “平阳王如今远居禹州,短短五年,便已经将整个禹州完全拿捏在了自己的手上,要说脱离了朝廷的掌控,也完全不为过,可皇上就真的放心让他在那边逍遥法外,肆意妄为?”

    皇帝的面色果然难看了起来,当初将他远远的“发配”到禹州,就是为了削弱他在朝中的势力,甚至等着哪****势力被拔除的差不多的时候,找个机会让人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

    可谁知,这一让他走,反而似乎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机会,一个让他能够肆意发展自己的势力,并且瞒天过海完全不受控制的机会!

    皇帝现在心里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可后悔又能如何?放在六年前,皇帝除了这一条路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难不成继续让他留在朝廷翻云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