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46章 赢定了

第646章 赢定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说到底,皇帝其实根本没有后悔的余地,当年他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让穆侯楚远去禹州,而六年后的禹州变成今天这幅景象,也只能说明,这个男人的强大。

    有这化腐朽而传奇的本事。

    这样一个强大到可怕的人,皇帝怎么可能安心让他活着?

    即便是这所谓的真龙天子,也是有恐惧的时候的。

    皇帝面色难看的沉默着,却没有说话。

    段澜接着道:“微臣此去禹州,发现禹州远不是外人所揣测的那般荒芜落后,土匪成群,反而整个禹州都繁荣似锦,不论是经济水平还是百姓安居乐业,都丝毫不比京城差,微臣更是怀疑平阳王早已经开始私下里暗自藏兵,长此以往,禹州上下都要只知平阳王不知陛下了。”

    皇帝面色瞬间变得铁青,气急之下大手一拍桌子:“放肆!”

    段澜立即跪下拱手道:“禹州,皇上已经纵容不得了。”

    皇帝咬着牙道:“那你说的赐婚是什么意思?”

    其实自从冷氏王朝以来,也就是从先皇开始,皇族就有个隐秘规矩,但凡朝中掌握重权的,或者被怀疑的朝臣,都得在他身边安插隐秘棋子做监视。

    比如从前的乐元侯府,比如现在的段澜。

    穆侯楚是唯一一个意外,因为他的权势大到完全可以压制皇帝的地步,当今圣上最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就是他的的确确是依靠穆侯楚才得到的今日的皇位,才能坐稳这个江山。

    因为皇帝需要依靠穆侯楚帮他夺得江山,夺得了江山还需要他帮他守住皇位,稳固朝局,皇帝弱势到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这个本事去给穆侯楚身边安插任何棋子或者眼线。

    对于穆侯楚,皇帝心思是复杂的,杀掉他是皇帝必须要做的,但是弄不死他也是皇帝此时心里最大的心结。

    所以段澜现在愿意为他分忧,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段澜道:“陛下是否还记得之前和大皇子有婚约的那位宋家三姑娘?”

    皇帝一听到“大皇子”三个字,脸色就黑了,冷哼一声:“那个孽障!”

    “宋家三姑娘被这一桩婚事拖到了二十还未出嫁,可她好歹是禹州第一闺秀,更是淑妃娘娘的妹妹,陛下难得不觉得应该对她做一点补偿?”段澜幽幽的道。

    皇帝眸光一闪:“你的意思是······”

    “宋家三姑娘也在禹州,宋家是皇上信赖有加的大家族,宋家三姑娘这个棋子,用着岂不是甚好?”

    皇帝抿了抿唇,俨然有些心动了。

    段澜紧接着道:“况且,这个婚约若是赐了,兴许还有意外的收获,皇上大概也是知道的,平阳王妃并非寻常女子,禹州能有今日,并非独独穆侯楚一个人的功劳,她在其中帮衬的也不少,穆侯楚若是失去了她,只怕如断了臂膀,况且,这个女人是穆侯楚唯一的软肋,皇上不是不知道。”

    不单单皇帝知道,天下人都知道,毕竟当初穆侯楚离开京城退到禹州,为的就是保住季心禾。

    皇帝唯一赢到穆侯楚的一次,便是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才成功的。

    “这赐婚关季心禾什么事儿?”皇帝狐疑的道。

    段澜掀了掀唇:“这季心禾可不是寻常女人,她是容不得自己的夫君有第二个女人的,要不然,穆侯楚怎么会这么多年尽管只得了一个女儿,也没有纳一个侧妃或者侍妾呢?”

    皇帝面色微变,点了点头。

    “若是宋家三姑娘进了王府,宋家三姑娘冰雪聪明,并给是个有野心的人,季心禾容不下她,却赶不走她,最终和穆侯楚也必然走到尽头了,这算不算是个意外的收获?”

    皇帝“哈”的笑了一声:“你这一招倒是绝的很!”

    “是皇上英明。”段澜谦卑的道。

    “好!就按你的意思,赐婚!”

    皇帝一句话,便将这事儿给板上钉钉了。

    段澜微微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笑。

    穆侯楚,被逼到了这一步,你是决定委屈她呢?还是不顾后果的直接起兵造反?

    不论哪一步,段澜都赢定了!

    穆侯楚为了一桩婚事抗旨不尊并且起兵造反,那就出师无名,这由头怕是连禹州都不能心服诚悦,一旦失去民心民意,那禹州收复就再简单不过,并且,穆侯楚自己顶上了这造反的帽子,杀了他都应该。

    ——

    皇帝的圣旨刚下,传旨的太监才刚刚走上前往禹州的路,穆侯楚安插在宫里的探子便将已经得知了此事,并且飞鸽传书而去。

    心禾这些日子都在忙着小北的婚事,虽说只是准备定亲,但是流程也麻烦的很,古人的一门亲事,正儿八经的流程走下来,一年才足以成婚。

    心禾被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都绕的头疼,后来干脆让小玉帮忙着手操办了。

    穆侯楚瞧着她这般受不了的样子,便笑道:“现在就受不了了?等着以后阿乖的婚事你怕是更操心了。”

    男孩子娶媳妇儿,左右是娶个女孩子到家来,好坏都可以自己调教,女孩子嫁人那就是定了下半生,好坏都只能自己硬抗了。

    所以但凡心疼女儿的人家,那挑选夫婿的时候就是得把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得打听的清清楚楚,才能放心。

    心禾闻言便没好气的道:“我们家阿乖哪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娶的?”

    阿乖才五岁,一想到她以后要嫁人,心禾这心里就是一万个不乐意。

    阿乖眨巴了下眼睛:“娘亲不生气了,阿乖不嫁人,阿乖就陪着娘亲好不好?”

    心禾将她抱在了怀里,喜滋滋的笑道:“我们阿乖果然最疼人了。”

    穆侯楚也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阿乖以后要多疼娘亲,你不知道你娘亲为了生你吃多少苦头。”

    阿乖摸了摸心禾的肚子:“阿乖从娘亲肚子里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弄疼娘亲了?阿乖给娘亲呼呼。”

    心禾心都化了:“不疼,我们阿乖可听话了,都不哭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