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47章 她会后悔

第647章 她会后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真的吗?”

    心禾笑道:“当然了,不然你爹爹为什么给你取名阿乖?”

    正说话间,便见书兰进来道:“王爷王妃,有探子来了。”

    在这王府里,各路探子时常到来已经成了最常见的。

    穆侯楚淡声道:“让他进来。”

    “是。”

    一个黑衣男子快步进来,便跪下抱拳道:“属下参见主子。”

    “何事?”穆侯楚认得出,此人专门负责京城的消息传达,若非重要的事情,恐怕是不会特意来的。

    “宫里有了动静······”这人顿了顿,看了一眼季心禾,似乎有些犹豫。

    穆侯楚声音微凉:“什么动静?”

    这么多年了,季心禾向来参与他的所有事情,还怕她知道什么吗?

    探子咬了咬牙,这才道:“是皇帝下了旨,要给王爷赐婚!”

    心禾闻言面色就是一变,穆侯楚冷声道:“赐什么婚?”

    穆侯楚现在隐隐都要猜到了,从段澜离开禹州之前特意去一趟宋家开始,他就察觉到大概会有事情发生,大概段澜是不甘心输的这么惨,必然有什么算盘。

    果然,那探子沉声道:“皇上下旨,要让宋家三姑娘进王府为侧妃。”

    “宋家三姑娘?”心禾微微一怔,随即便全然明白了,忽而凉凉的掀了掀唇:“皇帝当真好算盘呐。”

    穆侯楚面色更冷:“段澜提的?”

    “是。”

    穆侯楚抿了抿唇:“退下吧。”

    探子已经感觉到了阴测测的低气压,压根半点不敢多呆,一听到这话如蒙大赦立即告退:“是,属下先行告退!”随即转身就走,脚步快的,转眼就消失了。

    “你怎么知道是段澜提的?”心禾疑惑的道。

    穆侯楚冷声道:“他离开禹州之前,去过一次宋家。”

    心禾心里便随着咯噔一下,这样看来,怕是段澜和宋雅琳都提前通气儿了!

    这门婚事若是说还有半点缓和的余地,那无疑就是让宋雅琳立即出现一门亲事,圣上就算赐婚,也不能硬生生拆散人家原本就定下的亲事,可现在,段澜已经早一步去了宋家一趟,只怕宋家那边也已经和段澜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心禾不由的有些心寒,不知从何而来的心寒,虽说禹州宋家和穆侯楚并没有丝毫的关系,和穆侯楚合作的是京城宋家,但是禹州宋家和平阳王府关系也一向尚好,上次宋家二老爷还在阿乖的生日宴上亲自表诚意。

    宋二夫人和她更是六年的老相识了,也算的上是个知己,可利益当头,最终这人心变的这么快。

    “皇上圣旨还未到,还有回转的余地。”穆侯楚沉声道。

    眼下事情已经这样了,不得不见机行事。

    其实此事落在寻常人的身上,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既然赐婚,那便娶了也罢,不过是个侧妃,多一个也不多,但是落在穆侯楚的身上,这却是一根最锋利的刺!

    段澜心思狡诈,分明知道穆侯楚和季心禾之间的不容插入任何一个人,却还故意使出这样的手段,不得不说精明的很。

    心禾凉飕飕的看着穆侯楚:“若是回转不过来,咱们王府怕是要多个新人了。”

    穆侯楚微微用力的捏了捏她的手心,沉声道:“别瞎说。”

    心禾没好气的抽出了手,虽说知道这事儿跟他无关,但是心里就是不舒坦!一天到晚这么多女人惦记着就算了,现在连皇帝都知道用给他塞人这招来对付他们!

    阿乖呆呆的道:“爹爹,咱们府里要多新夫人了吗?是后娘吗?阿乖不想要后娘,听说后娘都很坏的,肯定会给阿乖吃毒苹果。”

    这孩子心里至今最大的恐惧就是来自于,季心禾给她讲的“白雪公主”的故事里的那个恶毒皇后。

    穆侯楚将阿乖给抱了起来:“别听他们瞎说,阿乖这辈子只有一个娘亲。”

    阿乖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爹爹最好了!”

    穆侯楚抬眼看了看还在生闷气的季心禾,无奈的道:“你若是为了这事儿跟我生气,怕是真的着了段澜的道了。”

    段澜巴不得看到季心禾一气之下离开穆侯楚的情景。

    心禾咬了咬牙:“段澜这一招还真是狠!这次的赐婚,你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接受,要么抗旨不尊,不论哪一条路,都是火坑。”

    禹州现在的势力已经很强大,穆侯楚养的精兵十万,便是对付朝廷也并不会差,但是眼下却绝对不是最好的时机,就这么贸贸然的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跟朝廷撕破脸,自己占不到舆论风向不说,还会被朝廷趁机抓住把柄,到时候一旦失去了民心民意,这场反抗即便穆侯楚的势力再强大,那也是师出无名,会受到很大的阻力。

    最终也会被朝廷当做反贼捉拿,一旦输了,甚至就是立即名正言顺的处死。

    可若是这门亲事选择接受,这样一根刺,季心禾如何能忍受的了?

    穆侯楚定定的道:“我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皇帝派来传旨的太监还在路上,圣旨还未明确传达,此事还未定论。”

    穆侯楚就怕她混思乱想。

    心禾抿了抿唇:“可段澜既然打的算盘就是想要把你逼到那一个绝路上去,只怕轻易也不会让你将这门婚事给作罢的。”

    穆侯楚冷笑一声:“他不愿意,也得看看我愿不愿意!”

    心禾看了一眼懵懂的阿乖,到底也不想在她面前说太多,便道:“嗯,此事你先看着办吧。”

    穆侯楚看了一眼阿乖:“你先陪着阿乖,我先去了,别胡思乱想的。”

    “嗯。”虽说应下是为了让他宽心,但是心禾怎么可能轻易放心的下?

    她向来最小气最容不得沙子的人,即便只是一个让他假装应付的将那个女人收进门来,她也是做不到的。

    心禾眸光微垂,心里想到段澜当初和她说的话,问她后悔吗?她说不后悔。

    所以他今日之举,就是为了向她证明,她一定会后悔吗?

    心禾凉凉的掀了掀唇,眸光冷意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