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49章 不敢低估

第649章 不敢低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抬眸一扫,便看到了安静站在一边的小柴火,估摸着是和小北一起进来的,但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动静,让人丝毫注意不到。

    心禾看到他就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样是孩子,但是也有不省心的。

    “你不和小北一起去?”心禾问道。

    小柴火道:“不爱热闹。”

    意料之中的答案,心禾没好气的笑道:“罢了,我问了也是白问。”

    小柴火抿了抿唇,道:“王妃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他一来就发现了,她眉宇之间染着愁思,即便是笑着也没有那么的真切,他不是个细心的人,可对于她的情绪,他看的向来仔细。

    心禾淡声道:“嗯,一点小事。”

    一样敷衍小北的话,同样拿来敷衍小柴火。

    只不过小北信了,小柴火却是定定的看着她道:“不是小事。”

    心禾微微诧异的挑了挑眉,轻笑一声:“你这聪明劲儿用在读书上多好。”

    “王妃若是有难事,我可以帮王妃排忧解难。”小柴火道。

    心禾笑了笑:“这事儿你怕是没办法帮我。”

    小柴火抿唇不语,但是看着心禾的眼神却很是执着。

    他很少见她这般低落的情绪,素日里就算生气,或者恼火,眸中也从未有过忧愁。

    心禾侧头看着平静的湖面,轻声道:“真心这种东西,是最简单,却又最奢侈的,我从前觉得既然有了真心,这世间便无难事能挑拨,但是我却忽略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身在其位身不由己。”

    这次皇帝对穆侯楚下旨赐婚,让季心禾的心里突然敲响了一道警钟,原来对付穆侯楚的办法,又多了一个。

    那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妥协,还是不妥协呢?

    若是真的妥协了,她没有办法去怪罪穆侯楚,可也没有办法去原谅他,即便一颗真心全付,又怎能经得起这世事变迁的后果?

    小柴火沉声道:“不一定会身不由己。”

    心禾挑了挑眉:“可迫不得已,那该如何?”

    “既然是真心,就不会有迫不得已,王妃不该不信任真心。”小柴火看着她道。

    心禾心里微微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的一个死结,此时随着小柴火这么一句话就莫名其妙的打开了。

    她不该不信任真心,也不该不信任穆侯楚。

    心禾掀了掀唇道:“你年纪还小,至今连个喜欢的姑娘都没有,竟还懂得这番大道理?”

    小柴火看着她,心里道,因为我也不会为了任何事情对你身不由己。

    小柴火面无表情的道:“话本子看多了。”

    心禾:“·······”

    小柴火抿了抿唇:“王妃不必总是如此担心,我会帮王妃解决的。”

    心禾笑了笑:“那还真是没白疼你一场。”

    正说着,便见书兰进来凉亭里道:“王爷回来了。”

    心禾心情轻快了许多,抬眸一看,便远远的看到穆侯楚正顺着一座桥往这湖心亭里走来。

    “怎么现在回来了?”心禾轻声道。

    穆侯楚看了一眼小柴火,这才进来:“处理了点事情,就回来跟你商量商量。”

    心禾闻言便让书兰小柴火他们都下去了。

    “怎么回事?”心禾问道。

    穆侯楚坐到了她的身边:“我让人去查了段澜和禹州宋家的关系,结果查到的就是没有丝毫关系,甚至连一封信件来往都没有。”

    心禾眸光微眯:“可若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关系,段澜选择禹州宋家,未免太胆大了些。”

    不是自己的心腹力量,就这样贸贸然的用,那么宋家临时反悔的几率岂不是很大?

    穆侯楚沉声道:“也只是我没查出来,兴许的确有往来,但是更隐秘,但是还有一种可能······”

    心禾眸光一闪:“宋家尚不知情。”

    “对,也许他只把真正的赌注押在了宋雅琳的身上,和宋家无关。”

    心禾幽幽的道:“若是真的如此,那此事,兴许还有别的转机。”

    随即道:“此事到底还不能确定,容我亲自去查证一下的好。”

    穆侯楚蹙眉都:“你亲自去?”

    心禾笑道:“你忘了,小北的定亲的事情就在这几日了,我得亲自登门宋家一趟,到时候,我见机行事。”

    穆侯楚想了想,倒是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危险,便道:“那你当心点。”

    “我现在就怕,段澜若是得知了我们的举动,是不是也会继续作怪,他若是一直干预,此事想要不了了之怕是难了。”心禾忍不住道。

    段澜如今的手段,季心禾是半点不敢低估的。

    谁知穆侯楚却是凉飕飕的笑了一声:“他倒是想,只怕没这个机会了。”

    心禾闻言就是一愣:“为什么?”

    “自然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穆侯楚冷声道。

    心禾一听穆侯楚说这话的意思,就猜到想必是穆侯楚对段澜下手了!这次的事情段澜手段太低劣,而且狠戳穆侯楚最忌讳的死穴,穆侯楚对段澜下手那是必然的。

    只是季心禾没想到的是,竟然这么快就能让段澜遭殃?!

    心禾瞪圆了眼睛道:“这事儿你不是昨天才知道吗?怎么今天段澜就遭殃了?”

    她现在发现,她对她夫君的本事了解的还是太少了点。

    穆侯楚倒是十分淡然的喝了一口茶,道:“你可还觉得黎君颜听信你的片面之词,就对段澜动用皇帝派遣的锦卫力量的事情?”

    心禾微微一愣:“自然知道,这黎君颜有什么用?”

    “段澜在禹州遭受了锦卫的攻击,你可以说是黎君颜做的蠢事,但是也可以说是段澜的确有了歪心思,被黎君颜察觉,并且动用了锦卫的力量,可无奈到底斗不过段澜,事情被段澜给强制压下了,至于段澜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皇帝的事情,我们不知道,皇帝也不知道,可以皇帝的疑心,若是这个故事传到皇帝的耳里,此时只怕龙颜大怒。”

    心禾闻言眸子便跟着一亮,随即不免有些担心的道:“可段澜手段也高明,他把黎君颜掌握的死死的,若是黎君颜出面替段澜开脱······”

    穆侯楚冷冷的道:“万一黎君颜已经悄无声息的死于段澜的手中了呢?皇帝还会信段澜半个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