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52章 毕竟眼下的情况·····

第652章 毕竟眼下的情况·····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柴火眸光微微一暗,不禁有些黯然。

    是啊,除了他,还有什么样的男人配得上她?不论是谁,都不可能是他这样一个小小奴隶出身的人吧。

    小柴火微微低下了头,掩住了眸中的黯然之色。

    因为小柴火情绪向来不外露,小北这会儿沉浸在喜悦之中,倒是也没有察觉,笑着拍了拍小柴火的肩膀:“哎,这次你跟我一起去,你可得帮我好生盯着点儿,兴许我还能让你看看我未来媳妇儿!”

    小柴火面无表情的拂开了他的手:“没兴趣。”

    小柴火也是要去的,不过不是为了陪着小北,而是跟着心禾办事罢了。

    心禾这次去宋家,还有别的目的,小柴火是知道的。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必然不简单,这阵子更是半点不敢松懈,季心禾去哪儿他都得跟着,不然总是不放心。

    “哎你这人!”小北没好气的道。

    小柴火无奈的道:“好了,要出发了,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小北连忙道:“说的也是,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最好换一身衣裳去,你说这衣裳是不是太招摇了一点?显得我不稳重,我还是换个颜色暗一点的好!”

    说罢,便转身一溜烟儿的跑的没影子了。

    面对小北这幅样子,小柴火显然是早就习惯了的样子,十分淡定的往外走,去府门口心禾出门去。

    心禾刚刚走到府门口,便见小柴火已经在府外的门口等着了。

    心禾笑道:“小北呢?这婚事可是他巴巴的求的,怎么等到要定亲的日子了还不知道着急?”

    小柴火淡声道:“再换衣裳。”

    “嗯?”心禾一时没听明白。

    便见书兰捂着嘴笑道:“王妃怕是不知道呢,小北少爷听说是今儿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在屋里试了好多衣裳,紧张的不得了,这会儿估摸是还没挑中适合的衣裳出门。”

    心禾好笑的道:“这孩子素来不修边幅的,一身粗布衣袍都能穿大半年,这会儿倒是还讲究起来了。”

    小北从小吃苦头长大的,现在日子就算好了,他也是半点大户少爷的奢靡习惯都没有,勤俭的很。

    书兰笑道:“这次自然是要讲究的,毕竟是去未来丈人家,第一次见面总得留个好印象。”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心里知道小北这次其实不必如此的,毕竟宋六姑娘在宋家只是个庶女,宋二夫人再如何也不可能对一个庶女多上心,即便小北不学无术又相貌丑陋,想必宋家也根本不会太放在心上。

    只有这个傻孩子,还生怕人家不满意。

    不过心禾倒是也无所谓的很,他能对一件事这么上心,心禾还是很欣慰的。

    正说着呢,便瞧见小北跑着出来了,身上已经换成了一身墨色的袍子,瞧着倒是有点儿样子了。

    心禾勾唇道:“这身衣裳不错。”

    小北欢喜的道:“姐姐说不错!那就一定不错了!”

    “对,宋六姑娘一定会喜欢的,赶紧走吧。”心禾好笑的道,随即转身上马车去了。

    小北这会儿倒是害羞了,心里却是喜滋滋的,直接翻身上马,和小柴火一起骑上马,走在前面。

    书兰和小玉紧随着心禾上了马车,众人才一起启程,前往府城宋家去了。

    约莫大半个时辰的车程,终于到了宋家。

    宋家门口早已经有恭敬等着的奴才们,这会儿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一瞧见王府的马车,便一个个着急的前去通报,另外有老管家亲自等着迎接。

    心禾缓缓从马车上下来,那老管家便领着一众仆从恭敬的行礼:“老奴见过王妃,给王妃请安。”

    心禾掀唇笑了笑:“无事,都起来吧。”

    “谢王妃!”

    话音刚落,便见宋二夫人匆匆从府里赶出来,满脸的喜气的道:“王妃终于来了,我等候多时了。”

    心禾笑道:“宋二夫人怎么还亲自出来迎了?”

    “王妃亲临,我怎能怠慢?快些请进吧。”宋二夫人连忙笑道。

    其实一般议亲的时候,女方的架子会摆的高一点的,毕竟是嫁女儿,但是宋家在心禾面前是半点架子没有,自然还是因为季心禾是平阳王妃,在禹州,平阳王府的地位就是不可撼动的,自然没人敢对她摆脸色。

    若是从前,心禾兴许觉得理所应当,但是今日,却不知为何觉得宋二夫人是不是故意而为之,毕竟眼下宋家和平阳王府的情况······

    虽说相识多年的深交,如今却还得带着警惕之心来应对,心禾也觉得未免有些世态炎凉。

    心禾笑了笑,便看了小北和小柴火一眼:“你们跟着。”

    随即和宋夫人一起进府去了。

    这一路上,宋二夫人招待难得亲自登门宋家的季心禾很是热情,还不时的会若有似无的打量一眼小北。

    心禾一边和宋二夫人说着话,却在一边暗暗的打探她,心禾觉得很奇怪的是,宋二夫人似乎对她没有丝毫的异常。

    五年多的深交,季心禾觉得她对宋二夫人还是比较了解了的,她并非一个心理藏得住事儿的人,这会儿宋二夫人若是已经知道了皇帝赐婚的事情,不应该能在她面前表现的这般随意热情。

    除非宋二夫人早已经不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人。

    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宋二夫人当真不知道此事,甚至宋家也不知道。

    这个想法在心禾心里稍稍浮现,她的眸光便又幽深了几分,垂下眸子来暗暗思量了一番。

    不着急,今日既然来了,便有的是时间将这其中的情况摸清楚。

    心禾眸光微微一凌,唇角的笑添了几分凉意。

    被宋二夫人请到了招待贵客的正厅里,便见宋二老爷也已经在正厅恭候了,一见心禾便连忙行礼:“见过王妃,怎劳烦王妃亲自登门一趟?”

    心禾笑了笑:“今日是为了小北的婚事而来,定亲之事,我自然不放心随便派个人来的,还是亲自来瞧瞧的好,也算是表示我对宋家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