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1章 醋劲儿可大着呢

第661章 醋劲儿可大着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不过从他脸上那几乎隐藏不住的兴奋之色来看,这小子大概是得偿所愿的见到佳人了。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这才和宋老爷告辞了。

    ——

    此时金銮殿上。

    段澜跪在殿前,正承受着皇帝的暴怒。

    皇帝直接一个折子摔在了他的脸上:“黎君颜的人呢?!”

    段澜面色有些阴沉,却还是低着头恭敬的道:“失踪了。”

    皇帝“哈”的一声,怒极反笑:“失踪?!我看是你杀了人,现在不知道已经扔到了哪个荒山野岭去了吧!”

    段澜抿了抿唇,脸色有些僵硬:“微臣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连朕的锦卫都敢对付,禹州到底发生了什么朕现在一无所知,若非朕细查一番,都要不知道黎君颜已经死了的消息!还是死在你的府上,段澜,你果然是好狠的心呐,她是发现了你什么秘密,让你到了非要灭口的地步?!”皇帝雷霆大怒,恨不能直接提剑杀了他。

    皇帝大怒,自然不是因为黎君颜的死,一个小小棋子,死了就死了,他大怒,只是因为段澜胆敢欺瞒他,胆敢挑战他的威严,明知道黎君颜是他的人,还敢杀?!

    段澜跪在地上,无话可说。

    皇帝指着他,颤着手指道:“我就说,你一去禹州这么久,去了这么久!说!你到底在禹州做了什么欺瞒朕的事情。”

    “臣没有。”段澜沉声道。

    “没有?!没有锦卫为何会无缘无故的向你下手?没有你为何会心虚到杀黎君颜灭口?段澜,朕知道你聪明,也欣赏你的聪明,但是你最好不要自负聪明,就把朕当个傻子!”皇帝怒极之下,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段澜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跪着,却是再也不说一句话了,这场局,穆侯楚已经布下,皇帝多疑,他偏生还往枪口上撞,这次怕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

    段澜此时心里竟半点不恨穆侯楚,他和穆侯楚这六年来明里暗里的斗,他一边憎恨他,却又一边不得不佩服他,这个强大到变态的男人,世间怕是难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次被穆侯楚抓住了空子就反扑一次,段澜甚至有些佩服这个男人的果决手段和城府。

    可他们注定为敌,六年前他蛮横的从他手中将季心禾抢去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注定了一生不死不休,从七年前连安镇上花灯节与她初见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他这一生要在这个女人身上付出一切,不惜代价。

    从前的段澜活的最肆意洒脱,即便一身才华也不屑于功名利禄,宁愿隐世埋名也不想沾染这朝局的纷杂,他自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如此,可命运终究都会改变的,他会变,所有人都会变,从前的他也从未想到,如今他会有如此深的执念,只为了一个女人。

    他此时独独看着眼前这个暴怒的如同狮子一般的皇帝,才不由的心里冷笑,一生多疑却又如何?多疑也只能成为被人一次次利用的东西,并且这一生都活在别人的摆布之中,这个皇帝,当的可真窝囊!

    皇帝怒道:“来人!给我将段澜关押大理寺,由大理寺主审细查!”

    “是!”

    伴君如伴虎,得宠幸时多风光,失宠时就多惨。

    穆侯楚不会,那是因为他手上有筹码,有让皇帝敬畏,不敢动他的筹码,段澜原本也有,但是在这次他去禹州的期间,被穆侯楚拔除了。

    这个手段狠厉的男人。

    呵!段澜恨恨的咬了咬牙,面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墨,完了,都要完了!

    ——

    心禾刚刚回府,便从京城的探子嘴里得知了皇帝对段澜的处置。

    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季心禾倒是也不怎么惊奇,以皇帝这多疑的性子,这些年来被稍稍一点的惊动都能吓的彻夜难眠,更何况段澜这般“顶风作案”,皇帝怎么能容忍?

    段澜,怕是要完了。

    “在想什么?”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

    心禾轻声道:“我今日去见宋雅琳了。”

    穆侯楚淡声道:“处置好了?”

    “嗯,除掉了段澜,便也没什么难事了。”

    说到底,段澜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解决了就好了,以后不要再多想了。”穆侯楚轻声道。

    心禾弯了弯嘴角,心情轻松的道:“对了,今日小北的婚事定下了,明年十月初九,我想着小北日后成亲了,还在王府住着只怕也不是个事儿,按着道理也应该给他单独开个府邸了,便当他今年的生辰礼物,你说如何?”

    小北到底是姓季的,这王府姓穆,还未成人的时候住着倒是没什么,长大要成家了,还住在王府里就说不过去了,除非改姓,季心禾当然是不肯的。

    穆侯楚点了点头:“也好,我到时候让人去给小北选个府邸,先赶在他生辰之前修缮好,等明年他上京赶考了回来,大概就能成亲了。”

    随即顿了顿:“不过,万一他考上了。”

    心禾好笑的道:“你可别说这些好话来哄我了,他现在能够得上进士的功名吗?我也没打算他这次春闱能考上,去试试水就好了,他现在年纪轻轻能中举人我就很满足了。”

    穆侯楚笑了笑:“你这当姐姐比当娘的还操心。”

    心禾没好气的轻哼一声:“那可不是?”

    穆侯楚将她横抱起来:“咱生个亲儿子,看看你是不是更操心。”

    说着,便直接往床边走去。

    心禾抱着他的脖子咯咯的笑了:“到时候我可不敢太操心,不然我们阿乖怕是要吃醋的。”

    这小妮子,醋劲儿可大着呢。

    ——

    次日一早,书兰早早的就进来叫醒了心禾。

    虽说昨儿晚上心禾是被穆侯楚给累的够呛,其实还想多睡会儿,但是想着今日还有事情要办,便嘱咐了书兰要早点叫她起来。

    心禾揉了揉自己的腰,趴在床上懒得动弹,闷声问道:“宋家那边有消息了?”

    书兰压低了声音道:“是的,今儿一早去打听的小厮就来回话了,说是那宋家三小姐选择出家了,现在都已经被送出城去了,好像是去要去澜山寺剃发为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