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3章 该来的,总要来的

第663章 该来的,总要来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雅琳消失了?”穆侯楚沉声道。

    心禾揉了揉额角:“对,在澜山寺消失的,现在还在找。”

    “我让暗卫去细查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穆侯楚说着,却又顿了顿:“若是没有结果,这背后的事情只怕就复杂了。”

    心禾扯了扯唇角:“这儿宋雅琳可真是厉害啊,一个小小深闺女子,还能有如此手段,瞒天过海的在众人眼下玩消失,也不知背后到底是谁,能有这个本事。”

    心禾说着,心里便闪过一个答案,眸光都染上了几分复杂。

    显然穆侯楚也想到了什么:“段澜如今被打入大牢,如今唯一还对这桩赐婚很在意的人,大概也只有皇帝了。”

    心禾沉声道:“若是真的是皇帝,你说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目的和段澜有什么两样?要么逼我抗旨不尊,让他有发落我的机会,要么逼我将那宋雅琳纳为侧妃,离间你和我之间的关系,这样等同于砍掉了我一只手臂,他大概也只猜到了,这些年你帮了我不少。”穆侯楚淡声道。

    心禾握紧了他的手:“我现在怀疑,皇帝已经按捺不住要对你起杀心了。”

    不然不会这么频频动作,如今段澜都被他发落掉了,皇帝还是坚持要对付穆侯楚,那大概是真的不愿再留任何机会了。

    穆侯楚沉声道:“此事尚且还没有定论,也别想太多,先看看找不找得到人吧,若是找不到,那大概就是真的了。”

    宋雅琳一个区区弱女子,真的跑了,以穆侯楚的暗卫的能力,想要抓到,那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可若是抓不到,那也只有可能是背后有强大的势力帮她撑腰,帮她躲避,而这个强大的势力,除了皇帝,穆侯楚还真的想不出来第二个。

    “如果是真的呢?”心禾沉声道。

    此时她连宋雅琳要进府的恐慌感都没有了,她只能感觉到皇帝的疑心已经再也压不住,皇帝要真的对穆侯楚起了杀心了,那到时候真的只有撕破脸不可,不然还能如何?

    可禹州好不容易才到今日这个地步,一旦战乱,又会引发多少牺牲?又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牵一发而动全身,季心禾正是因为真正的热爱这片土地,才真的不希望这片土地的人受到这样的伤害。

    更何况,一旦真的撕破脸,那穆侯楚就再没有半点退路了,若是输了呢?输了就是死。

    穆侯楚敢走这一步,大概是不怕死,可她怕,她怕他会死。

    眼前所谓的赐婚,所谓的宋雅琳,都只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导火索,季心禾几乎都能看得到,这根导火索一旦被引爆,那下场会是如何。

    穆侯楚握紧了她的手,定定的道:“心禾,你相信我,不论如何,我会护你和阿乖平安的。”

    “我相信你。”心禾轻笑着道。

    她相信他,她知道他为了守护她们一定会付出全部,包括自己的性命,可也正是如此,她才会不由的担心。

    一整日的功夫过去,宋雅琳依然没有任何的音信,出去寻找的人也完全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穆侯楚几乎都可以完全肯定的是,这件事和皇帝脱不了任何关系了。

    心禾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

    “皇帝插手了。”穆侯楚冷声道:“看来皇帝这次是认真的想要冲着我下手了。”

    心禾面色凝重了几分,却没有说话。

    穆侯楚冷声道:“凌风。”

    “是!”

    “吩咐各个将领听命,可以准备了。”穆侯楚声音清冷,隐隐带着杀意。

    该来的,总也挡不住的。

    这一夜十分的安宁,因为入了秋,所以连聒噪的蝉鸣声都没了,可却没有秋夜里该有的凉爽,反而闷闷沉沉的,像极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安宁。

    自那日之后,穆侯楚便几乎整日里早出晚归,有时候半夜才能回来,但他总会回来,因为知道心禾会等着他。

    心禾知道他在筹备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这已经不是一个赐婚的小事了,除掉了段澜,赐婚还在,那是因为有皇帝暗中撑腰,皇帝已经按捺不住要撕破脸了。

    那穆侯楚自然是要做好一切撕破脸的准备,其实这六年来,他们无时无刻的都在准备,禹州如今上下铁桶一个,都是穆侯楚这些年来的心血,私自养兵,屯兵十万,至今还藏在暗处,怕是不久就要见光,一场蓄势待发的腥风暴雨,终究是快要来临了。

    这几日王府的气氛都不大好,连一向无忧欢喜的阿乖都隐隐嗅到了丝丝紧张的气息。

    刚刚下学,小北就忍不住道:“也不知我姐夫最近在忙些什么,怎么总是早出晚归的,我瞧着我姐姐神色也凝重的很,我看大概是要出大事儿了,你常常跟着我姐办事儿了,可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小柴火:“不知道。”

    小北没好气的道:“不告诉我算了,我可是什么都告诉你的,你说说你对我多没心没肺?”

    小柴火坐在回廊里,淡淡的看着湖面上的蜻蜓,眸中鲜少的染上了几分凝重。

    小北瞧着他这样也是一愣:“哎,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小柴火想了想,才道:“嗯。”

    “你有什么可心情不好的?落榜的时候没见你难受,这会儿怎么倒是难受起来了?难不成是你这反射弧格外的长?”小北笑嘻嘻的搭着他的肩膀道:“哎你还真别说,其实你现在应该高兴啊,我姐夫不怎么喜欢你,现在他忙起来了,就没空管你了,你应该更自在些了才是。”

    小柴火扯了扯唇角:“这大概算一个好处吧。”

    小北信口胡扯的话,小柴火头一次认同,小北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你也有怕的人,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怕呢。”

    “不是怕的人,只是怕的事。”

    不是怕穆侯楚,而是怕穆侯楚让他走,现在穆侯楚因为朝廷的蠢蠢欲动要开始忙碌的部署安排一切,所以没空管他,这兴许是所有坏事里唯一的一件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