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5章 始料未及

第665章 始料未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难不成是装出来的淡定?不过老太监心里却知道,不论她是不是装的,面前这个女人的城府都不是一般的深!

    心禾清冷的眸光扫到了那老太监的身上,吓的他浑身一震,清了清嗓子才勉强的正色道:“圣上顾惜平阳王,毕竟平阳王现在也都年过三十,膝下却没有一个子嗣,只怕后嗣艰难,便想着为平阳王赐婚,赐一位侧妃,这样一来,也能替平阳王妃分忧,兴许还能让那位侧妃诞下一位小世子,替平阳王承袭爵位,岂不是乐哉?”

    老太监说着,语气里都不免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看戏似的看着季心禾,只等着这女人恼羞成怒。

    嫁入王府六年,至今还未诞下世子,平阳王府却没有一个女人,世人都说平阳王痴情,其实说白了还是这女人善妒的很,眼里容不得沙子,这会儿若是知道这个消息,饶是多能干的女人,现在怕是也要气的半死了。

    “你想得美!”小北冲了进来,便大骂道:“休想塞任何女人进来!”

    心禾眸光清冷的扫过小北:“小北,退下。”

    小北气恼的指着那太监道:“姐,这人·······”

    “我让你退下!”心禾冷声道。

    小北被季心禾这语气给震的心口一跳,乖乖的闭了嘴转身出去,只是却不走远,就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

    林公公哈哈大笑一声:“方才那位就是王妃的弟弟吧?早听闻王妃的弟弟的才名,听说才十六,就已经中了举人?这可是不得了,如今看来,前程似锦啊,而且还如此维护自己都姐姐,日后王妃的靠山兴许也是有的,假以时日,等着王妃的弟弟能够熬出头了,王妃在王府的地位兴许能稳固些。”

    因为侧妃的背景和家世都是一等一的好,作为正妃却是农女出身,背后没有半点依靠,只等着侧妃一进府,诞下小世子,这王府哪里还有这季心禾的容身之地?

    林公公语气里的嘲讽十分明显,季心禾却是冷笑一声:“林公公这般替我操心,怕是已经知道了这侧妃的人选是谁?”

    林公公现在根本不把季心禾放在眼里,很是傲气的道:“自然知道,说了也无妨,反正王妃也早晚都得知道的,便是那宋家三小姐,有着禹州第一闺秀的美名的宋雅琳,王妃应该很了解才是。”

    “可我听说她前些日子失踪了。”心禾淡声道。

    林公公哈哈大笑了起来:“失踪?王妃多虑了吧,既然是皇上要赐婚的人选,自然是要做好最佳的保护措施,怎么可能让这位宋家千金失踪呢?”

    说罢,便尖着嗓子高声道:“还不快把宋三小姐给杂家请进来!”

    这话一出,小北的脸色彻底的黑了,就连方才还尽量沉着的小柴火袖中的手都跟着捏紧了点。

    心禾却似乎意料之中一般,依然淡然的喝茶。

    林公公现在看着季心禾这副清高自傲的样子就不舒坦,一想到这个女人对他的轻视和无所畏惧,就越发的想要看到她倒霉的时候!

    所以他现在丝毫不介意将宋雅琳拉出来刺激季心禾,左右圣旨都到了,还怕什么?!

    不多时的功夫,便见几个小太监将宋雅琳给送了进来,她仪态端庄,举止从容,没有丝毫的落魄,反而精致的面容上,带着向来沉静又优雅的气韵,不过那双向来沉静的眸子里,此时染着几分几乎压制不住的得意。

    是的,得意,从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的她更有资格得意。

    将眼前这个手段强大的女人摆一道的感觉实在很美妙,季心禾不是盼着她在圣旨到之前就被送去寺庙,或者定下婚约吗?现在好了,她和这道圣旨一起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任何的防备,她依然还是光明正大的进了平阳王府,她依然还是来了。

    谁也挡不住她的脚步,包括季心禾!

    心禾看着宋雅琳,没有错过她面上的任何情绪,定定的看了片刻,才微微牵扯了一下唇角:“宋三姑娘,别来无恙。”

    宋雅琳恭敬的给季心禾行了礼:“承蒙王妃挂念,日后都是一家姐妹,还请王妃多多照顾。”

    心禾清冷的掀了掀唇:“一家姐妹?还没进门呢,就这么笃定了?”

    宋雅琳笑盈盈的看着季心禾:“我能不能进门,王妃心里应该很清楚不是吗?不然,王妃是想要抗旨不尊?”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便是抗旨不尊,又如何?”

    宋雅琳自信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匆匆转身,便看到穆侯楚大步进来。

    心禾看着穆侯楚的那一瞬,不知为何,只觉得心里一紧,有些事情,终究是逃不掉了。

    穆侯楚走到季心禾的跟前,安抚的看了看她:“圣旨到了怎么也没派人去通知我?”

    若非是府中暗卫赶去告知他,他怕是都不知道他的小女人现在在“受委屈”。

    心禾没有说话,其实她只是担心他被情绪牵引,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其实她还是想要能够尽量避开一点皇帝的锋芒的。

    可穆侯楚似乎完全没有这个打算。

    “你是皇帝派来宣旨赐婚的?”穆侯楚冷冷的看着那林公公。

    那林公公被穆侯楚这冰凉凉的眼神一眼就给看的浑身发麻,连忙讪笑着道:“是,既然平阳王已经到了,那杂家就可以直接宣旨······”

    穆侯楚却淡声道:“不必了。”

    “啊?”林公公呆了一呆,显然有些始料未及。

    穆侯楚眸光寒凉,没有丝毫的温度:“林公公来到禹州境内,因为禹州匪患严重,因此遇害,这套说辞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吧?”

    林公公的脸色越发的白了:“你,你,你说什么?”

    凌风立即抱拳应声道:“属下明白。”

    说罢,便冲着身后的两个侍卫抬了抬手,那两个侍卫便直接上前一手捂住了林公公的嘴巴,就给拖了出去,下场,也是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