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6章 怕她受伤

第666章 怕她受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雅琳惊恐的后退两步,被穆侯楚这果决狠辣的手段给吓的脸色发白。

    她早知道穆侯楚的威名,这个阴狠的男人手上鲜血不知有多少,她从来都知道,他是个多厉害的人物,但是到底没有真正的接触,所以她也从来不知道,他能狠辣至此!

    皇帝派来的宣旨太监,他竟然抬抬手就直接给拖出去杀了,还找了这么一个荒诞的说辞,他这是要造反吗?!

    穆侯楚阴冷的眸光落在了宋雅琳的身上,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她,阴森森的目光让宋雅琳觉得浑身发寒。

    森寒的让宋雅琳几乎要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能死过去。

    他连皇帝派来的宣旨太监都敢杀,又更何况是她?

    宋雅琳算计了这么多,可却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这样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手上!

    宋雅琳忍不住后退,脸色一片惨白,腿肚子一个踉跄,就直接摔在了地上,急忙跪到季心禾的跟前哭着道:“王妃救救我,王妃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是我错了,王妃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好不好?”

    她知道,此时唯一能够让她从穆侯楚的手中活命的人,便也只有季心禾了一个人了。

    可季心禾却是面色清冷的掀了掀唇:“我怕是无能为力,你应该知道的,我这个人心狠手辣又容不得沙子,当初这圣旨还没到,我就想着要给你定亲或者送到寺庙剃了头发当尼姑,现在这圣旨都到了,我还能留下你这么个后患膈应我?”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是有心的,是段澜,是皇帝,是他们要我这么做的,我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棋子,你们也知道的,我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事来对付你?不要杀我!”宋雅琳哭着求饶。

    穆侯楚最听不得这种哭哭啼啼的女人,只觉得心烦,不耐烦的道:“拖下去解决掉。”

    凌风抱拳道:“是。”

    宋雅琳闻言,脸色彻底雪白一片,浑身都在哆嗦:“不管我的事,是皇帝,是皇帝要对付你,你留我一命,兴许还有用,你应该留我一命啊!”

    宋雅琳现在完全明白了,穆侯楚根本不在意所谓的圣旨,所谓的赐婚了,禹州和朝廷,这次怕是要撕破脸了。

    凌风正要把她拖下去,便忽而见一个小厮匆匆跑进来,脸色难看的道:“王爷,王妃,赐婚的消息外面已经传开了。”

    穆侯楚眸光微微一凝:“谁传出去的?”

    “小的不知,但是······”小厮咬牙道:“禹州上下都知道了这次皇帝赐婚的事情,大都称道天赐良缘,也是皇上的一片美意。”

    心禾袖中的手捏紧了几分,冷笑着道:“我们这位皇帝,头脑长进了不少呢。”

    怕是皇帝也猜到了,这次的赐婚只怕促使穆侯楚直接翻脸,可穆侯楚翻脸的原因可以是这个,但是民众们知道的原因却不能是这个。

    因为穆侯楚需要民众的支持,百姓们支持的领导者,不能是一个只顾着儿女情长的男人。

    此时这件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穆侯楚想要低调点解决掉,却是不能了。

    至少,宋雅琳这条命是不能杀了。

    季心禾沉思了片刻,才缓缓的道:“既然事已至此,还是不要太冲动的好。”

    穆侯楚冷眸扫过宋雅琳,宋雅琳浑身一个哆嗦,连忙道:“我可以帮你的,我可以帮你的,你不要杀我,皇帝的安排我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能告诉你,只求你别杀我!”

    穆侯楚眸光渐渐的森寒,即便宋雅琳将态度放的如此的卑微,却依然让穆侯楚感觉到了浓烈的威胁。

    季心禾察觉到了穆侯楚的杀心,便抢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沉声对凌风:“先把她带下去,关起来。”

    凌风看了穆侯楚一眼,心禾便厉声道:“还不快去!”

    凌风这才不敢耽误了,连忙应声,便将宋雅琳带下去了。

    直到凌风带着宋雅琳下去了,花厅里才安静了下来,连同书兰和小玉都十分识趣的退下,只剩下穆侯楚和季心禾两人。

    穆侯楚眸光微沉:“这个女人心思狡诈,留不得。”

    心禾双手包着他紧握着的拳头,定定的道:“可她今日死了,你如何对外面交代,对禹州上下交代?你要让禹州的百姓去相信去追随一个肆意妄为,连圣上赐婚对象都敢肆意抵抗杀害的人吗?穆侯楚,我们眼下的时局,还由不得我们这么任性。”

    “可宋雅琳野心大,还很阴险,这样的人留着后患无穷,心禾,我怕你受伤害。”穆侯楚太了解宋雅琳的心思,也正是因为太了解,所以才知道,眼下对于宋雅琳来说,唯一堵了她的路的人,不是穆侯楚,也不是皇帝,而是季心禾。

    有这样一个心思阴险的女人留着,一****的觊觎着季心禾的位置,穆侯楚担心的就是季心禾受到伤害。

    他分明知道这个女人会是季心禾的一大威胁,他还怎么能留她性命?

    “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没用,这次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个小小宋雅琳而已了,现在皇帝紧盯着你,我们没有退路了,禹州是我们用了六年的心血才得来的成果,不论如何也不能轻易放弃,眼下与朝廷继续假意维持关系也好,和朝廷撕破脸也罢,禹州上下都必须同心协力。”

    而不能让禹州的百姓对穆侯楚生出一丝丝的质疑来。

    穆侯楚面色依然阴沉,却是到底无话可说。

    心禾沉声道:“可有一点我独独想不明白。”

    “什么事?”

    心禾眸光清冷,带着几分狐疑:“宋雅琳不应该不知道,她对于皇帝来说只是个无关轻重的棋子,皇帝就是料到了你根本不会真的纳她为侧妃,也根本不在意她的处境,而宋雅琳这么聪明的人,不应该不知道皇帝的心思,也不应该不知道,她进王府之后的下场不会有多好。”

    就像现在,她的确进了王府了,外面普天同庆的假象,却掩盖不了她为了憋屈的活着只能想囚犯一样被关押起来的真相。

    可她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