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7章 有些不对劲

第667章 有些不对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哪怕连季心禾都知道,宋雅琳这次作为夹在朝廷和禹州中间的一枚棋子,根本捞不到半点好处,反而最后的结局只怕都是惨不忍睹。

    这次的赐婚作为一个两边政局开始发生碰撞的导火索,最终的结局不是朝廷胜,就是穆侯楚赢,但是不论那边赢,宋雅琳似乎都难有好下场。

    即便现在皇帝故意在赐婚圣旨送上门来的一刻就将赐婚的事情公之于众,让穆侯楚不得对宋雅琳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

    但是这种威胁最多也只有一时而已,过不了多久,局势稍稍变化,宋雅琳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到时候穆侯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就算是朝廷最终胜利了,宋雅琳最终也只是落水狗一样的憋屈活着,以她的野心怎么能情愿?

    单单这么想,季心禾就不由的开始怀疑,宋雅琳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这么明显的问题,以宋雅琳的精明不应该看不出来,可明知道是个火坑还往里跳,这算什么意思?

    今日这个人若是宋雅兰这个蠢货,季心禾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可这个人却偏偏是宋雅琳,季心禾还真的是不免有些警惕了。

    但愿是她多心了。

    心禾眸光微垂,暂且压下了心头的狐疑。

    “禹州的部署情况如何了?”心禾问道。

    “一切都好,不用担心。”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

    心禾咬着唇道:“其实我也不是担心你没办法对付朝廷,只是如今局势复杂,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情况,你忘了连城那边,还有敌国的威胁,如今这种情况下,朝廷和禹州之间一旦内乱,我怕敌国会趁虚而入,到时候反倒让外人坐收渔翁之利。”

    “这些事情我有考虑,连城那边自有大皇子替我坐镇看着,具体的情况我心里清楚,连城那边虽说战况严重,但是并不是到了守不住的地步,毕竟大乾几百年的根基在这里,虽说这些年西有些颓败,但是也还没有弱到连一个小小柔夷都对付不来的地步。”

    心禾听到这话,这才安心了许多,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好。”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变的无比的平静,却又是无比的肃穆。

    皇帝赐婚平阳王府的事情在禹州引发了一阵喧闹,这些年来朝廷和禹州难得的一次交际,自然成为了佳话。

    但是平阳王府却一如既往的低调,半点风声也没有传出来,关于那位新进府的侧妃娘娘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也没人有一句准话。

    但是大多数人都说,这宋家三姑娘真的是走运了,为了大皇子熬到了二十岁没有嫁,最后还被退婚,这名声,这年纪,想要找个好人家其实难上加难,没想到从天而降的一桩这样的好婚事。

    这次嫁入平阳王府,虽说只是个侧妃,但是平阳王的侧妃可不比一般的,平阳王在禹州是什么地位且不说,先如今这平阳王妃六年都没有生出儿子来,约莫这辈子和儿子是无缘了,宋侧妃一进府,一旦诞下小世子,那地位岂不是可以和王妃比肩了?

    可谓是前途无量!

    “这宋家三姑娘这次,可算是要得道升天啦,嫁入了平阳王府,自然是去享福的拉!”

    “就是,不过也可惜了那位平阳王妃,再得宠又如何?到底生不出儿子来,这王妃的位置如今眼看着怕是也要摇摇欲坠了。”

    “当初不知多少人还嘲笑宋家三姑娘熬成了老姑娘嫁不出去,现在倒是好了,人家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呵,也亏得是宋三姑娘心里大方,不然现在只怕直接让你们这些嚼舌根的人烂嘴了!”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这平阳王府进了新侧妃,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虽说侧妃进府不需要什么很大的仪式,但是这未免也太低调了点儿吧,连宋三姑娘至今都也没露面什么的。”

    “哼!人家刚刚进府,自然是新婚燕尔,只怕平阳王现在还沉醉温柔乡,哪儿还有心思办那些乱七八糟的?”

    外面的流言传的五花八门,书兰听着生气,自然也会和季心禾说外面的情况:“王妃怕是没听到,那些人都怎么幸灾乐祸的!”

    心禾闻言倒是笑了笑:“有什么可生气的?如今这样的言论,对咱们反而好处大一点。”

    “奴婢生气是他们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王爷这六年来专宠王妃,不知多少人心里泛酸的很呢,这次进了个侧妃,那些个冒酸水的让人只怕都要得意的上天了!”

    心禾轻叩着茶杯盖子,若有所思的道:“这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好了,对外可不要乱说话,眼下这种局势,这样的流言对咱们来说不算坏事,左右也只是流言,任由说去吧,眼下要等着的,自然也就是皇帝的反应了。”

    书兰这次讪讪的闭了嘴。

    “宋雅琳现在情况如何?”

    “正关着呢,王妃放心。”

    “她有没有说什么?”心禾问道。

    书兰却是摇了摇头:“没,她一直都很平静,好像捡回一条性命之后就很安逸了,即便是被关起来的,也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

    书兰其实也有些奇怪:“这宋雅琳也的确是奇怪的很,奴婢要是她,刚刚嫁进来就成了阶下囚一样的人,怕是这会儿不被气死也得后悔死,可她却······”

    完全没有反应,情绪平静的不像话。

    心禾秀眉微蹙,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空气都跟着凝滞了起来,连一向聒噪的书兰,此时都很是乖觉的闭上了嘴,心里莫明的紧张离起来。

    阿乖往心禾的怀里缩了缩,软软的道:“娘亲,是不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心禾轻抚着她的小脑袋:“阿乖不怕,天大的事情有爹爹娘亲在呢,不会让阿乖受委屈的,我们阿乖是最有福气的人,不会有事的。”

    阿乖这才点点头:“嗯。”

    话音刚落,便见小柴火快步进来,面色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