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71章 她就原谅他了

第671章 她就原谅他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府里的小厮吓了一跳,却也不敢忤逆,连忙去马厩牵了马儿出来。

    心禾直接就要翻身上马。

    小玉却紧赶着追了上来,将那鲜红的斗篷披在了心禾的身上:“王妃当心着凉!王妃现在去追王爷只怕来不及的。”

    心禾固执的道:“我要去!”

    这语气里,还带着几分赌气的成分。

    阿乖都五岁了,她自问活了两辈子都极少任性,可这次却不知为何,不管不顾的想要任性一次。

    凭什么每次都是他定规矩?他说让她留在禹州,她就得留着,他不告而别,她就得在家呆着?他总是这么霸道!事事都都他安排,可她这次偏要任性一次!

    可说是任性,其实心禾自己心里更清楚,这其实是一种从心底里窜起来的惶恐和不安,从醒来发现他不在的那一刻起,季心禾便开始害怕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他了,这次离开禹州,那么多的危险,他就带了那么几个人前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害怕,这次若是不追上去,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心禾直接翻身上马,一策马鞭,便扬长而去。

    深秋的清晨格外凉,季心禾却似乎感觉不到,三千青丝在风中肆意的飞扬,策马而过之处,便是留下一阵惊叹。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一身红色斗篷,在这万物凋零的寒秋之中如此惊艳。”

    书兰和小玉这会儿是急的团团转:“这可怎么好?王妃就这么贸贸然的追上去,万一出了岔子,可就麻烦了!”

    可偏偏她们又不会骑马!

    就在她们说话的档口,便见另一匹马也随之策马而去,书兰一瞧,便发现是小柴火的身影,心里这才稍稍安稳了点儿,好歹有小柴火照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年仅十六的小柴火成了书兰和小玉的主心骨,甚至王府上下奴才们的主心骨,似乎只要有小柴火出面解决的事情,便没有办不好的。

    穆侯楚一行人走的非常快,而且这一路都几乎不停留,才太阳刚刚要露头的时候,便已经快要出禹州了。

    却在此时,一个暗卫策马追上来:“主子!”

    穆侯楚速度丝毫没有减慢,冷声道:“何事?”

    “王妃似乎追上来了。”

    穆侯楚骤然一拉缰绳,马儿一声嘶鸣,前蹄高高的跃起,便立即停住了前行的脚步,穆侯楚厉声道:“什么?”

    这森寒的语气,让那暗卫瞬间心跳如雷,连忙低头抱拳道:“王妃醒来发现王爷不在了,便直接策马追上来了,府中没人拦得住,王爷若是继续走,只怕要出禹州了······”

    一旦出了禹州,季心禾没准儿也要跟着出禹州,到时候岂不是危险?

    穆侯楚冷眼狠狠的扫了他一眼:“府里的人都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让王妃追出来了?”

    暗卫低头道:“属下无能,只是王妃执意要做的事情,属下也·······”

    穆侯楚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他还能不知道这小女人的脾气?她若是真的倔起来,只怕是他也拦不住,更何况他们?

    穆侯楚便在原地等着,她既然追来了,他自然不能就这么走了。

    果然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见远处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响声,清晨的朝霞红似火,天地相接的地方便能远远的看到一匹快马奔驰而来。

    马儿上的女子三千青丝尽散,随着那鲜红的斗篷在空中肆意翻飞,捕捉粉黛的面容被那红似火的朝霞染的平添一股子妩媚之色。

    似乎是头一次发现,原来清晨的朝霞也能这般美不胜收,大概还是因为映衬了如此美景的那个策马而来的美人。

    随行穆侯楚的暗卫们一时间都似乎看呆了。

    穆侯楚冷眸扫过去,一众属下们立马飞快的低下了头,浑身都跟着抖了一抖。

    “去前面等我。”穆侯楚冷声吩咐道。

    “是!”暗卫们立马策马往前,直接走了三里地才敢停下来,这些年来谁不知道,他们家主子对自家媳妇儿有多小气?多看一眼都能挖了你的眼睛!这会儿他们多看了这么多眼,还不赶紧躲远点儿?

    再美的美人是他们能看的吗?

    心禾一路策马跑到穆侯楚的跟前,看到穆侯楚站在原地等着她,便急忙翻身下马,大概是心里太紧张害怕他走了,这一路提心吊胆的,下来的时候都有些腿软,险些从马儿上栽下来,幸好穆侯楚及时将她接住了。

    穆侯楚瞪着她:“我都走了,你追能追的上我吗?怎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关键出来就算了,看她身上这单薄的衣衫,连头发都没梳,已经是深秋,万一冻坏了怎么办?

    心禾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都还没有见你一面,你就这么走了,谁让你不告而别的?”

    穆侯楚瞧着她这样子,心里再大的火气都没了,只能无奈的道:“是我不好,我只是怕你看着我走的话,会难过。”

    心禾咬着唇道:“那我不看着你走,我就不难过了?穆侯楚,你凭什么总是这么独断专行?你从来都不问我的意思!”

    她分明还没有答应让他一个人去,她分明还没有同意他的安排,可他就走了,就要趁着她睡觉走了!

    “心禾······”

    心禾扑入了他的怀里,小脸埋在他的胸口闷声道:“穆侯楚,我等你回来,你答应我,一定不要让我等太久,一定要活着回来。”

    他还没有想好如何跟她解释,如何哄她,她便已经原谅他了。

    她对他,似乎一向这么宽容。

    穆侯楚心里微涩,抬手搂住了她,埋头在她的脖颈里,覆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答应你,我怎么舍得死?怎么舍得让你难过?”

    心禾一颗心似乎稍稍安稳了许多,从他怀里退出来,红着眼睛弯了弯嘴角,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啄一下,抬眸看着他道:“穆侯楚,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你走吧,我和阿乖在禹州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