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76章 找不到借口

第676章 找不到借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夫人面色灰白,却到底无话可说,她当然知道,从宋雅琳失踪了几日之后,突然随着皇帝的那一道赐婚圣旨出现的时候,她便知道宋雅琳到底是个什么盘算了。

    她才知道,这个一向乖顺的女儿曾经激动的和她说起要成为人上人的话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执念已深。

    她才知道,这个她亲手养大的女儿,早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甚至完全变成了一个她几乎陌生的人。

    可即便如此,她依然是她的女儿,宋夫人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呢?

    宋夫人垂着泪道:“她太傻,是她太傻了。”

    平阳王府是什么地方?季心禾是什么人?她怎么能够天真到以为自己可以在季心禾的手上讨到好处?她怎么能够奢望自己可以暖的了那样一个冷酷残忍的男人的心?

    心禾却是淡笑一声:“果然宋夫人自己的女儿还是不太了解,你以为她傻,但是宋夫人能想得到的问题,她其实都想得到。”

    如今看来,季心禾竟比宋夫人这个当亲娘的都还要了解宋雅琳,到底是因为宋雅琳隐藏的太深,还是宋夫人对自己的女儿半点都不关心?

    答案显而易见,宋雅琳的心思有多深,谁都看得到的,能让这么一个小姑娘有这么沉的心思,也不知是怎么养的出来的,说到底大概还是和所谓的“未来皇子妃”养成模式有关。

    从小就被灌输了太多名利,所以野心才格外的大,从小就被严家教养,甚至按着宫里的那一套来教育,事事严苛,所以才能如此谨慎伪装,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骗了过去。

    心禾不知该说这是宋家教育的太成功还是太失败,看个人图什么吧。

    宋夫人此时听闻季心禾的话,却是微微一怔:“王妃的话,是什么意思?”

    心禾淡声道:“我的意思宋夫人不必知道,宋夫人要知道的,只是如今呢的宋雅琳今非昔比,你说是因为她现在是平阳王府的侧妃了,身份不同寻常了也好,或者说她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也好,宋夫人想要见她,是不可能的。”

    宋夫人心里直接咯噔一下,连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求你,不论如何,至少饶她一命吧,不论如何,至少······”

    心禾却是冷漠的摇头:“宋夫人,你我也算是多年的深交了,我自然也不必用那些虚伪的一套来对你,宋雅琳如今的所作所为,我轻易保不了她的性命,无能为力。”

    随即顿了顿,才接着道:“不过宋夫人兴许也是多虑了,宋夫人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也低估了她的本事,兴许她不一定需要我饶过,自己凭着本事真的闯出一番天地也未可知呢?”

    心禾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嘲讽,和几分狠色。

    宋雅琳现在的情况,季心禾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宋夫人只知道她答应了赐婚,却不知道她身后的人是皇帝,连季心禾都不知道的是,皇帝到底给她安排的任务是什么!

    皇帝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一想到这里,心禾的眸光便又冷了几分。

    宋夫人还在因为季心禾的话出神,似乎有些没听懂,心禾便直接道:“罢了,时候也不早了,今日我手上事情也多,便也不久留宋夫人了,书兰,送客。”

    书兰福了福身:“是。”

    随即对着宋夫人道:“宋夫人,请吧。”

    宋夫人面色微白的站起身来,满是焦虑的又看了心禾一眼,却见心禾眸光清明又果决,嘴唇动了动,想要继续求饶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便转身随着书兰走了。

    看着宋夫人离去时步履蹒跚的背影,整个人都似乎老了许多。

    心禾不禁微微轻叹一声,摇头道:“不论宋雅琳这次的谋划到底如何,可让年迈的母亲如此操心担心,便也算是她做过最愚蠢的事情了。”

    这个世上,唯一一个真心为了宋雅琳着想的,只怕也只有宋二夫人了。

    便是宋二老爷,又能把这个女儿有多放在心上呢?说的好听是个嫡女,说的不好听,也只是众多女儿之中的一个,男人嘛,总归是凉薄一点的。

    可宋雅琳不知道,她以为自己是对的,以为自己目光短浅并且向来没有远见的母亲是错的,不惜疏远她,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若是时过境迁,她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人世间种种冷漠和虚假之后,怕是也会后悔如今的所作所为吧。

    小玉沉声道:“所以这一切,都是命数,宋雅琳自己选择了这条路,王妃又何必替她可惜?”

    心禾淡声道:“我不是替她可惜,我只是觉得宋夫人可怜了。”

    书兰送了宋夫人出去,便回来了,一进来便福了福身道:“王妃,小柴火回来了。”

    穆侯楚走了之后,心禾便让小柴火亲自去外面时时刻刻的打探消息,现在禹州已经算是朝廷眼里的箭靶子,即便穆侯楚留了十万精兵在此,但是也半点不可大意,旁人去心禾还真不放心,便特意派了小柴火去打听朝廷的情况和动静。

    因为心禾猜测,大概过不了多久,朝廷那边便会向禹州发起攻击了。

    心禾眸光微凝:“让他进来。”

    “是。”

    小柴火阔步进来,便抱拳道:“王妃。”

    “如何?”心禾淡然的坐到了太师椅里,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小柴火沉声道:“朝廷那边暂时没有动静,赐婚平阳王府一事之后,因为王府没有传出别样的动静,朝廷似乎是一时间就找不到借口出手。”

    心禾摇了摇头:“不会的,朝廷想要出手,多的是借口,皇帝下狠心要处置禹州,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借口作罢?至今还没有动静,只怕是柔夷那边还没有交涉好。”

    朝廷知道,以一己之力来治理禹州,兴许有一点困难,皇帝想要不费一兵一卒就让穆侯楚倒霉,让禹州倒霉,自然就只有等着柔夷来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