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77章 让他们认得她

第677章 让他们认得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柴火对于季心禾的话没有否认,显然他也是这么想的。

    小柴火便沉声道:“王爷此次离开禹州走到很隐秘,所以朝廷那边应该还没有收到消息。”

    说到穆侯楚,心禾的心便一下子提了起来,沉着脸抿了抿唇:“那就好,务必要将消息封死,朝廷那边绝不能透露半点风声。”

    否则朝廷那边一旦知道穆侯楚离开禹州,必然全力追杀。

    后果季心禾都不敢想象。

    “王妃放心。”小柴火抱拳道。

    心禾抿了抿唇:“给我备车。”

    小柴火问道:“王妃打算去绾绾阁?”

    心禾现在出门的话,基本上就是往自己的产业上去,因为那边事情比较多。

    谁知心禾却道:“去军营。”

    禹州藏兵的事情,其实已经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了,虽说朝廷找不到证据,但是皇帝也不是傻子,穆侯楚敢这么硬气,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有兵?而且还都是精兵!

    尤其是现在情势越发的剑拔弩张的情况下,禹州的兵根本就不再像以前一样藏的那么严实了,而是已经开始用最正统的操练和管理方式来训练了。

    而禹州的军营,如今便是在西郊城外驻扎。

    小柴火微微一愣,军营这种地方,似乎不适合女人去吧。

    “还不快去。”心禾扫了他一眼,便径直往外走。

    小柴火立即应下:“是。”

    管他是不是季心禾能去的地方?左右她想去,他便陪着她去,谁敢造次便杀无赦!

    一辆低调雅致的马车从王府缓缓的驶出,径直往西郊城外走去,根本无人察觉,也没人能猜得到,这辆不起眼的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平阳王妃。

    这是自从宋雅琳进府之后,季心禾第一次出门,因为朝廷是巴巴的盼着宋雅琳进平阳王府这件事成为一个好的导火索的。

    朝廷期待穆侯楚反抗,也期待季心禾因为小气而和穆侯楚闹脾气,从而离间两人之间的关系。

    总而言之,自从宋雅琳进府之后,朝廷都很期待的等着平阳王府能够有那么但凡一点点的动静和反应,不论哪件事,都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助力。

    季心禾不傻,穆侯楚也不傻,所以平阳王府一直平静到现在,阖府上下没有半点事情发生,似乎宋雅琳这个侧妃进府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件无关轻重的小事,半点水花也没能溅起来。

    季心禾不出门,也是为了避嫌。

    马车一路直奔西郊城外的军营,远远的就能看到成片成片的军营大帐,很是壮观。

    走到军营门口,便有守卫将马车拦住了,几个小兵厉喝一声:“什么人敢擅闯军营!?”

    小柴火直接亮出平阳王府的令牌,冷声道:“平阳王妃在此,谁敢造次?!”

    那几个守卫的小兵一见小柴火手上的令牌便随之脸色一变,急忙退到一边恭声道:“小的参见王妃!”

    随即对着里面的人大喊一声:“还不快放行!”

    心禾没有什么指令,小柴火便也不再多说,直接赶着马车往军营内部去了。

    守卫的小兵愣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反应过来,呆呆的道:“那个人刚才说·····里面的人是王妃?”

    “王妃来军营做什么?”

    一个将领一巴掌拍在了一个小兵的头上:“还不赶紧去呈报郑将军!王妃来了!”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小兵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跑的飞快。

    心禾的马车从军营里穿梭进去,在一堆将士的眼里看着格外的突兀,王妃来到军营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军营,不知多少人想要看一眼。

    但是军令严如山,即便再大的好奇心,也到底不敢逾越,只能恭敬的守在自己的该守着的地方。

    不过但凡路过季心禾那辆马车的,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听说咱们王妃来军营了,你说她来做什么?”

    “谁知道啊?女人家来军营能做什么?听说王府最近进了一位新侧妃,莫不是因为气急了,所以过来的?兴许和这事儿有关!”

    “王妃气急了为何来军营?这事儿肯定没这么简单,不过我早听闻王妃生的美若天仙,也不知这次能不能有眼福······”

    这人话还未说完,便被人一巴掌给拍醒了:“你可收敛点儿吧!这可是王妃!若是传到王爷的耳里,十条命都不够你死的!”

    那人一听便怕了,脸色都变了一变,讪讪的闭了嘴,只是心里却并不大看重季心禾。

    说到底只是个女人,自古女人进军营,除非是当军妓的!

    一个娘们儿,来这种地方做什么?还真是不知道忌讳。

    不过这话他自然不敢说出口,也只能在心里不屑罢了,这军营上下十万精兵,大概有这想法的人也不止一个。

    郑将军听闻了季心禾来的事情,先是一惊,随即立即匆匆的赶了过来。

    在季心禾的车前躬身道:“不知王妃驾到,末将有失远迎,王妃若是有什么交代,只管让末将直接去王府上听候差遣交代,何必亲自跑一趟?”

    心禾的声音清亮却又淡然:“无妨,有些事情还是来军营里交代一下来的方便。”

    郑将军笑道:“王妃真是客气了,末将······”

    他客套的话还未说完,心禾便直接挑了帘子下车来:“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议事的营帐在何处?”

    心禾这次来,没有戴帷帽,也没有戴面纱,若是穆侯楚知道了,必然是要生气的,季心禾觉得,他若是能活着回来,他们若是能逃过这一次的劫难,他即便是生一辈子的气都无所谓了,大不了她哄一辈子便是。

    心禾出门其实习惯戴面纱或者帷帽的,倒不是遵循这个时代对女人苛责的规矩,而是因为容貌太过出众,很容易被人记住,这样办事就不大方便了,想要低调行事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这次不一样,她就是要这些将士们认得她,记得她,并且遵从她!面纱和帷帽这种东西自然是不需要,哪怕这满军营里都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