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78章 你们的新统帅

第678章 你们的新统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一下车,惊才艳艳的姿容一露面,便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但凡骤然看到这姿容的人,都难免被惊艳到,就算治军严谨的将士们,此时都不由的看呆了。

    就连郑将军,此时看到突然下车的季心禾,也是怔了一怔。

    直到心禾眸光微微一冷,看似平静的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厉色:“郑将军?”

    郑将军才骤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不知是不是错觉,眼前这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让他这沙场上身经百战的老将都隐隐觉得后背一凉,尤其是对上方才她那微凉的眸子的时候。

    郑将军连忙低下了头,恭敬的道:“是,王妃这边请。”

    低头倒不是因为表示尊敬,都是军营里混习惯了的粗人,私下里其实也没少那这个女人那个女人开玩笑,哪里会懂得这些细节?只不过是因为想要避开那双微微凌厉的眸子罢了。

    郑将军立马领路,季心禾便随着他往议事的营帐里去了。

    众人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眼神里都几乎是惊艳,甚至有胆子大的小兵都忍不住说了一句:“果不其然是王妃,这模样生的跟仙女儿似的。”

    到了营帐之中,郑将军这才有些局促的问道:“不知王妃这次特意前来军营,可是有什么吩咐?”

    心禾倒是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道:“命全军上下三大将军和以及副将以上的人通通到此处来见我。”

    郑将军怔了一怔:“王妃这话的意思······”

    心禾直接从袖中拿出了虎符:“你不必知道我是什么意思,郑将军还是先听从军令来的好。”

    郑将军骤然一看这虎符,眼珠子都几乎要瞪出来了,吓的浑身一哆嗦,急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虎符?!”

    心禾道:“郑将军可以去通知了,半柱香之内,所有人必须到。”

    “是!”郑将军领命便急忙退了出去,都来不及去多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真不足半柱香的功夫,军营之中所有副将以上的人都在这营帐之中集合了,一共数十人,倒是将这个诺大的营帐给填的略微有些满了。

    心禾泰然的坐在主位上,那是穆侯楚坐的位置。

    那些人突然之间看到那个位置上坐着的是个女人时,都是微微一怔,神色各异,都十分的复杂。

    人陆陆续续到齐的过程之中,季心禾一直没有发话,就这么沉静的坐在那里,也没有指示,也没有神色变化,可那通身略微冷冽的气势,却是半点不容许让人忽视的存在。

    直到人到齐了,郑将军拱手道:“王妃,都齐了。”

    心禾这才抬眸,微凉的眸子一一从她面前的人的脸上扫过去,美艳的容颜,却似乎有着一双最凉薄不过的眸子,让人一看便忍不住心里发毛。

    尽管她穿着华丽又美丽的衣裙,盘着发髻带着朱钗,身上从上到下都似乎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却依然遮盖不住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冽的气势。

    “既然齐了,就先认识一下,我是季心禾,从今日起,便是这的新主帅。”心禾的声音平稳又淡然,似乎没有丝毫的起伏,美丽的面容上透着淡淡的凉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只是在说今日吃什么一样的寻常。

    季心禾这话一出,整个营帐里都惊的低呼一声,看着季心禾的眼神说是震惊都不为过。

    一个女人,成了这禹州十万精兵的新统帅?!

    有些人不可置信,有些人还在吃惊,有些人甚至眼里已经浮现了些许轻视。

    这都是意料之中的反应,季心禾自然没什么可意外的,扬了扬手中的虎符:“得虎符者,得军令,今日这虎符在我的手中,你们自然便应该听令于我。”

    心禾将手上的虎符放在了面前的矮桌上,声音不轻不重,落下一个清脆的声响。

    随即也不管这营帐里的人脸色难看与否,便站起身来冷声道:“好了,我,你们认识了,现在让我来认识一下你们,从谁先来?”

    心禾话音刚落,满营帐之中便是一阵静默,压抑的静默。

    心禾幽深的眸光打量着这营帐之中的人的脸色,一边暗暗打探这些人的脾性。

    这种突然的重大变故之前,这些人脸上的小表情透露着他们的小心思,从这些小心思,比之他们自我介绍,其实是一种更好的深入了解他们的方式。

    所以季心禾并不觉得这一阵的静默有多压抑多尴尬,反而她很乐意继续这种状况,看看后续发展会是如何,看看这些人内心深处的性格和心思,她这次能了解几成。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郑将军便率先站出来打破了僵局,自我介绍了一下:“末将骁骑营统帅郑原道,统领骁骑营。”

    心禾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是个识时务,又有些许怯懦的人,中庸之道,稳妥怕是最稳妥的,却也怕是难成大事的。

    随即又有人紧跟着郑将军的后面开始自我介绍。

    心禾一一看过。

    就在事情开始进展的顺利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粗狂的声音横插一杠:“王妃这虎符来的蹊跷,不知是从何得来?”

    她从何得来?难不成是她偷来的?

    心禾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处变不惊:“自然是王爷亲自托付。”

    “王爷为何将虎符交给王妃?”那人显然有些轻视。

    心禾双眸微凝,冷眼看着他:“这不是你该问的话。”

    她并不是以穆侯楚的女人的身份在和他说话,而是以整个军营主帅的身份和他说话,当属下的人,没资格问问题。

    军营这种地方,只有军令如山四个大字,唯一要做的,就是遵从。

    那人先是微微一愣,显然被季心禾如此硬气的态度给震了一下,却也只是片刻,随即面上便又浮现出了轻蔑之色:“我却是不知,我们这军营之中,也沦落到要让王妃亲自操劳担任主帅的地步了。”

    就差说的更直白点,一个小小女人,也有资格突然之间当这一军主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