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81章 她太累了

第681章 她太累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如果没有他李南,或许对于季心禾来说,也只是小北少了一个陪伴长大的玩伴,阿乖少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叔叔,她少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心腹。

    可这个人不是他,也可以是别人。

    尽管这些年来他都这么的努力,努力的去做好每一件事,去学好功夫,但凡是她需要的,他都会去学,并且做到最好,为的也只是想要自己成为一个稍稍不可超越不可替代的人。

    可若是没有穆侯楚,对于季心禾来说,便是少了可以享受依赖的机会,她大概会活的比现在更累,因为她习惯性的强大,习惯性的去撑着一切事情,习惯性的成为所有人的依靠。

    只有穆侯楚能够让她放下警惕,放下不安,安心的让他为她撑起一片天,他是她可以放心停留休息的港湾,是她让自己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的男人。

    这样的差别小柴火从很早就知道,也正是他看的清明,所以从来都不会去想一切不切实际的事情。

    他并不是不想拥有她,而是他知道他不可能超越穆侯楚在她心里的位置,并不是穆侯楚占据了那个位置,因为穆侯楚就是那个位置,就算没有了穆侯楚,那个位置便也随之消失不见,没人能够取代。

    这个事实对于他来说很残酷,但是小柴火却也只能面对现实。

    小柴火微微垂下眸子,掩下了眸中的些许黯然。

    心禾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才淡声道:“待会儿你不忙着回去,等到了一个隐蔽点的地方,你就转回去,查一下方才那个醉汉。”

    小柴火眸光一凝,立即问道:“王妃觉得那个人有问题?”

    季心禾淡声道:“穆侯楚治军向来最严谨不过,军中有人青天白日的喝酒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有人胆大包天喝了酒,又如何能恰好知道有个漂亮的小娘子在兵器库?”

    并不是季心禾草木皆兵了,而是现在这种局势下,任何细微的不对劲她都不会当成巧合来看待,反而都是要彻查清楚才能安心。

    小柴火心里也警惕了起来,抱拳道:“是。”

    马车走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季心禾将一块令牌给他:“这是军营士兵出入令牌,方便你进入,低调一点,不要让人察觉,查清楚这醉汉背后有没有人指使,或者说有没有人故意引导,立即来回禀我。”

    小柴火点点头:“是。”

    随即跳下车去。

    心禾掀开车帘子:“当心一点,若是被人发现了,直接报我的名字。”

    军营这种地方到底不同寻常一点,万一被人发现小柴火这个外人,那很有可能当成敌军的细作处死的。

    季心禾宁可暴露自己也不能让小柴火受到什么性命威胁的。

    小柴火心里莫名的一暖,抿了抿唇,便点头:“我会小心的。”

    方才心里的那一点点黯然的情绪转眼便消失不见了,其实他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何必去追求那些不实际的东西?他只要能够为她办事,为她分担那么一点点的忧愁,成为她可以百分百信任的人,那不就足够了吗?

    她对他的好,哪怕只是出于对一个弟弟的一点点好,也足以让他满足欢喜了。

    就像此刻,她怕是根本不知道,只是一句简单的“当心一点”,便能让他心头的黯然消失殆尽。

    小柴火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心禾才放下了车帘子:“走吧。”

    车夫应声便一策马鞭,马车急速的往王府赶去。

    心禾的确很累了,这次回到了王府,书兰和小玉一早就在府门口着急的等着了,直到看到她的马车这才松了口气。

    “王妃回来了。”书兰连忙给搬了脚凳,扶着心禾下车。

    心禾淡声道:“嗯。”

    “王妃今日可顺利?”

    心禾扯了扯唇角:“还好吧。”

    书兰正想继续再叽叽喳喳的多问几句,却被小玉给扯了扯袖子,使了个眼色,书兰这才注意到季心禾面上的疲惫之色,连忙闭了嘴,将季心禾给迎了进去。

    心禾几乎是沾着床就睡着了。

    书兰和小玉才房里退了出来,便轻叹一口气:“王妃这些天怕是累坏了。”

    小玉轻轻摇了摇头:“如今这个情势,怕是也没有办法不累了。”

    身体的累倒是没什么,关键是心里也时时刻刻的绷着一根弦。

    穆侯楚离开了禹州,时刻有被皇帝察觉的危险,但是被察觉也是迟早的事,这次他是要去连城到皇帝眼皮子低下做手脚,到时候皇帝一旦察觉,必然是全力追杀,季心禾如何能不担心?

    心里记挂着穆侯楚的安危,却一边还要操劳着禹州的事务,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好给穆侯楚带来负担,她其实也很累了。

    书兰叹着气道:“也不知王爷何时回来,王妃一个人撑的太辛苦了。”

    “只盼着这场动荡早些结束吧。”小玉喃喃的道。

    其实她们心里都知道,结束是迟早的事儿,可到底以一种什么样的结局来结束,却是未可知的。

    但愿一切顺遂吧。

    直到天色擦黑,季心禾也都没有醒,书兰和小玉想着心禾起码得吃点东西,但是她难得睡的这么沉又不忍心叫她。

    便也只能作罢。

    小柴火披星戴月的赶回来的时候,书兰倒是一点也不意外,这些年小柴火替心禾办事一向积极,连夜赶回来都是常事。

    “王妃正睡着呢。”书兰低声道。

    小柴火抿了抿唇:“那我在这里等。”

    “有什么要紧事吗?不然还是叫醒王妃······”

    “不必。”

    书兰讪讪的闭嘴,想来小柴火大概也是不忍心叫醒她,便道:“那我去小厨房盯着饭菜,都热着呢。”

    说罢,便转身离去。

    小柴火便独自站在门外守着,屋内只有一盏幽暗的烛灯,微弱的灯光透过窗棂照出来,将他形单影只的身影显的越发的单薄孤寂。

    小柴火背对着房门,在廊檐下站的笔直。

    忽而清冷的夜空渐渐的飘起了细细碎碎的雪花,原来已经入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