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82章 英姿飒爽

第682章 英姿飒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半夜了,轻声从床上起来,便看到外间已经熟睡了的小玉,今夜是小玉值夜。

    她动作放的很轻,没有吵醒她,自己从白天睡到现在,小玉和书兰大概是守到晚上了才总算睡下,明日一早又得早起,何必吵着她?

    反而心禾现在已经是睡了半天了,感觉精神的很,屋里闷的很,便想着出去透透气,便轻手轻脚的披了件披风,推门出去了。

    房门刚刚被推开,便能感觉到一阵凉风灌过来,吹的人神清气爽,这带着丝丝寒意的冷风,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冻的慌,心禾深吸一口气,一抬眼便瞧见廊檐下站着的一个熟悉的背影。

    心禾诧异的道:“南儿?”

    小柴火转过身来,瞧见心禾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只是轻声道:“王妃醒了。”

    “你怎么在这儿?”

    “王妃让我查了军中那个醉汉,我回来复命。”小柴火神色平静的道。

    他一贯如此,就算有什么情绪也能让人看不见。

    季心禾看了看外面飘起来的鹅毛大雪,秀眉都跟着蹙了蹙:“回来了便先去睡下,在外面等着我醒做什么?都下雪了也不怕冻着,等多久了?”

    小柴火低声道:“才刚回来。”

    心禾看了一眼他肩头落下的些许残雪,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心知他大概是等了许久了。

    “你这孩子。”心禾道:“说你蠢吧,你这脑子也分明聪明的很,可说你聪明吧,有时候怎么这么不懂变通?我今儿若是半夜不醒你岂不是在外民站一夜?”

    小柴火低着头道:“你多半会醒的。”

    “你怎么知道的?”心禾瞪了他一眼。

    因为这些年你的习惯都是如此。

    不过小柴火没有说出口,这种季心禾自己都没有意料到的习惯,他却知道,岂不是很可疑?

    小柴火低着头没说话了。

    心禾这才轻瞪了他一眼:“罢了,那醉汉你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小柴火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神色也如常了,正色道:“那个醉汉名肖免,这人是明安营的一个小兵,素日里喜欢喝酒,但是到底也是知道分寸,毕竟军中纪律严明,他没胆子乱来的,最多私下里偷偷喝一点,这次大白天的喝酒,似乎是被人怂恿,至于他知道兵器库有个小娘子的事儿,我暗中去找他套了话,得知这消息果然是他从别人的嘴里听来的。”

    心禾面色都冷凝了几分,冷笑着道:“果然如此,查出这背后的人了没有?”

    “我顺着这些线索细查了一番,发现背后之人便是明安营的副统帅高州所为。”

    心禾双眸微眯,嘴里念着:“高州。”

    脑子里便已经开始回味这个名字,昨日她见了军中所有副将以上的人,虽说所有人也都只说了那么一两句话,季心禾却是一个都没忘。

    她想起来了,这个人并不怎么起眼,甚至当时所有人都不认同她的时候,郑将军带头自我介绍缓解气氛,这个人便紧跟着自我介绍,看上去没什么存在感,也没有表现丝毫对她不满意的样子。

    没想到这背后来阴的。

    呵!她也不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人。

    “此人大概是不服王妃当主帅,估计挑唆骗一个小兵来羞辱王妃,手段低下,大概是因为根本没有把王妃放在眼里。”小柴火道。

    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的,毕竟只是个女人,他能多放在眼里,用一个醉汉来羞辱简直再好不过,可他偏偏算错的一点是,季心禾并非是寻常女人。

    心禾淡声道:“若是不服我,明面上说出来我倒是佩服他是个汉子,心里不服不敢正面和我挑明,面上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背地里耍阴招,这样的人最是要不得。”

    季心禾也是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一次见面,便能成为一块试金石,让她将这军营之中副将以上的人物给了解个七七八八。

    “如此说来,王妃对裴勇印象还不错?”

    心禾牵了牵唇角:“差不多吧,至少一颗赤子之心也是很难得了,这么多人里面唯一一个敢公然站出来质疑我的人,我反倒是比较瞧的上眼,毕竟这份胆色已经不是旁人能比的了,不过要说日后,还是得多加磨炼才是,至于这个高州·······”

    心禾说着,双眸便已经微眯:“此人留不得。”

    若非现在这种不同寻常的紧张时候,季心禾兴许还会给一次机会来好好调教一二,但是现在,她显然是没有这个心情,也没有这个时间了。

    朝廷那边时时刻刻都在虎视眈眈,禹州这边大概一场战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穆侯楚如今不在禹州,她得守住禹州,十万精兵必须全部保持最高的警惕,高州这种搅屎棍留着以后必然是大患。

    “那王妃的意思是,悄悄的解决掉,还是说·····”

    心禾冷声道:“没必要悄悄解决,背后做手脚的人是他,咱们没必要做这背后的阴手段,直接将醉汉这事儿给翻出来,把高州给我狠狠的处置了,也算是以儆效尤!”

    “是!”

    ——

    次日一早,季心禾便又一次亲自来了一趟军营。

    军营之中处处响彻云霄的操练声十分悦耳,郑将军知道季心禾来了,现在是完全半点不敢懈怠,急忙准备亲自出来迎接。

    可谁知还没从操练台上下来,便远远的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抬眼一瞧,便见季心禾今日是策马而来,一身黑色劲装十分干练,头发高高的束起一个马尾,策马奔腾的样子英气十足。

    若说昨日季心禾给大家留下的印象还只是一个姿容绝色却手段狠辣的女人,而今日众人看到的,却似乎真的找不到女人的影子,因为她的举手投足都比男人还爷们儿。

    所有在操练的士兵看到这策马而来的身影时,手上的动作都跟着顿了顿。

    心禾一扯缰绳,马儿便停下了脚步,她利落的翻身下马,直接轻松跨上了操练的高台。